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你是说,妮可陷入深度昏迷,怎么都喊不醒?!”

     班纳难以置信地重复道。他搜索到妮可的生命特征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应该说,直到目前为止,妮可的生命特征所反映出来的信息都显示她很好。

     “是的。”史蒂夫低头看着怀中一直沉睡的女孩,语气带上了些许的紧张和担忧:“擎天柱,也就是大黄蜂所说的汽车人首领。它说,妮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但是下降速度很慢,也没有遭到任何的攻击。”

     会议室里一片静默。

     斯特兰奇摩挲着柔软的红斗篷,突然露出略带张扬的笑容,说道:“美国队长,我想你只要尽快将人带回来就行了。因为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和最优秀的科学家。”

     “没错,史蒂夫。不用担心,妮可不会有事。我们都不会让她出事。”娜塔莎看了一眼垂眸不语的班纳,撩了撩头发,眼波流转出细腻的风情,刻意柔化的声音含着妩媚的关怀。

     史蒂夫摸了摸女孩细顺的长发,眼神不自觉地温柔起来。

     “好,我知道了。我们会在二十分钟后赶回复仇者大厦。”

     通话结束后,斯塔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风流多情的棕色眼眸此刻凝出一片深邃的冷静,充斥着令人难以直视的威势。他直接唤醒了正在进行自我修复的贾维斯:“贾维斯,帮我接通查尔斯教授的电话。”

     “好的,先生。”

     鹰眼和娜塔莎都迷惑地看着斯塔克。

     班纳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他猛地敲了敲手心,赞同地看向斯塔克。“妮可的能力源于她的精神力。既然队长说了,妮可没有外伤,那么最可能导致她陷入深度昏迷的就是精神方面的创伤。而查尔斯教授正是这方面的专家。”

     “抱歉,先生,金刚狼说查尔斯教授暂时无法联系。”

     “偏偏是这种时候!”班纳紧紧皱起了眉头。

     斯塔克冷静地看了他一眼:“没关系,我们也可以自己解决。”

     已知信息:妮可一定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斯塔克微微闭了闭眼睛,膨胀的信息快速地在眼前滑过。超负荷运行的大脑抑制不住地传来阵阵抽痛,他却毫不在意,继续在庞大的数据海中寻找着所需要的资料。

     鹰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喊道:“托尼,你冷静点!”

     “我很冷静,非常冷静,无比冷静,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静过,ok!”斯塔克快速地说出了一长串的话。他粗粗地喘了口气,在看到鹰眼有些愣怔的眼神后,动作僵硬地停顿了一瞬。又快速地反应过来,将鹰眼的手拍掉,大步地走进了实验室中。“班纳跟我进来。等史蒂夫回来后,通知我!”

     班纳呆滞了片刻,迅速回过神来,朝娜塔莎比了个“放心,交给我”的手势后,跟着斯塔克跑进了实验室。

     “嘿,托尼,你现在可不像是可以做研究的样子。”

     “我知道。”斯塔克狠狠地咬了咬牙,身上狂躁的气息慢慢地淡化。他有些难受地灌了一口咖啡,将胸口翻涌的凉意和恶心压制下去,表情不自觉有些痛苦。

     “托尼,也许你该去休息一会。我会做好一切的。”

     班纳看着斯塔克,手指灵活地滑动着屏幕,将无数条复杂的基因链放大融合,摆出各种实验进行综合探索。

     斯塔克并没有接话,而是走上前,跟他一起进行研究。“我只是在想,maybe错了。我们不应该让妮可加入复仇者联盟,这对于她而言太危险了。我是她选择的这条道路的引领者,我应该保护她。”

     “不,不是你,而是我们,我们都应该保护她。但是托尼,你认为妮可真正想要的、需要的,真的是这个吗?”

     斯塔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眼神风流得意,满是不怀好意的暧昧。他挑了挑眉毛,低沉着嗓音说道:“布鲁斯,我记得你没这么会说话。看来娜塔莎影响了你许多。我说得没错吧,有女人的日子才叫生活。”

     “斯塔克!”

     “嘿,不要害羞,记得,要在娜塔莎面前展现出狂野的一面,这样才能征服我们漂亮有力量的黑寡妇。”

     班纳吸了口冷气,耳根有些发热。他瞧着斯塔克侃侃而谈的骄傲模样,不忿地朝着斯特兰奇的位置努了努嘴:“那么你已经征服他了?我看他一直在揉腰。”

     正中死穴的斯塔克:“……”

     他会告诉你,那是因为长腿细腰的斯特兰奇缩在他怀中的姿势太豪放导致闪了腰吗!【细腰……我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这一切都是多玛姆(万年背锅侠)的锅!

     然而他却不能解释。因为他要维持他超(身)英(高)的尊严……

     班纳轻轻地松了口气。他依旧很担心,但是看着斯塔克的眼神,他就明白,钢铁侠不需要安慰,因为他是钢铁侠!或者说,能够温暖钢铁侠心脏的那个人,不是他,幸好已经在不断的靠近。

     ——————————————————————

     苏溪的心微微一跳,有种奇异的感觉在心头蔓延。

     她摸了摸胸口,不解地看向查尔斯:“查尔斯先生,在这个意念构筑的世界里,也能接受到现实世界的感受吗?譬如心脏麻痹?”

     查尔斯慢慢地睁开眼,温柔地看着苏溪,像是对待学生一般解释得仔细详尽:“我们现在已经脱离的身体,与现实世界彻底隔绝,又怎么会有接受渠道呢。如果你有任何的难受,那都是你自己加注在身上的枷锁,也就是说,这些痛苦源于你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我一直想出去却出不去呢?这也是我的想法啊,还是现在最大的渴望呢!”

     “因为这里依旧是那个女孩的意念。她将我们从无尽的幻境中释放了出去,避免我们迷失在她的潜意识从而失去自我。但是她并没有开发自己的意念,这个精神世界依旧是封闭的。除非她出现在我们面前,带领我们走出去,不然我们只能被困在这儿。当然,我们也可以用暴力手段强行突出,但是这样很可能会引起那个女孩的能力暴动,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得看她能力的强弱了。”

     “是,是这样哦。”措不及防被塞了一嘴黑知识的苏溪晕头转向地坐在地上,视线触及查尔斯盖在毯子下的双腿后,浮现了点点茫然。但她并没有询问,而是扭头欣赏起周围无尽的黑暗。

     查尔斯看着女孩刻意却格外灵动的动作后,不由笑了起来。他喜欢贴心的姑娘,好像能让人瞬间年轻充满活力一样。

     “只要我想,在这里我确实可以站起来。但是我不想,我并不迷恋走动的感觉,自然也不会觉得失去行动能力是多么令人悲伤的一件事。相比想象自己可以行走,我更愿意多练习几次轮椅,好让我在现实世界中更好地掌控它。”

     “您是一位意志很坚定的人,很有魅力。”

     “是吗,谢谢你的夸奖。我想知道你对托尼的看法如何?”

     “斯塔克先生吗?”

     苏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有些羞涩地搅动着手指。在想起妮妮那双眼睛后,哪怕身处恐怖的黑暗,她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语言无法形容我对斯塔克先生的崇敬。从斯塔克先生笑着应下钢铁侠的身份并朝着观众抛飞吻,他的每一个举动,都不经意地敲动我的着心扉。他为了守护拼尽全力地强大、他对同伴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宁愿承受痛苦和牺牲的奉献、他的温柔、他的骄傲、他的才智,多么的令我着迷。我只能说,如果上帝许诺我一个愿望的话,我希望,能够达成他的愿望,想他所想,行他所行。他在我心中,值得一切最美好的对待。”

     查尔斯清楚地看见,苏溪本来娇俏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仿佛满天星辰都落在她的眼中并化成了最纯澈的仰慕。他看着她抱着膝盖,歪着头,一点一滴的话语,都像是在说——

     她将托尼放在心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