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你死定了
        永宁镇外,帕菲特庄园。

         “李队长,这里就是我的庄园,在咱们永宁镇啊,我的庄园是最大的!”商人帕菲特向李有钱炫耀自己的产业。

         “队长,还请兄弟们在这里休息,您单独跟我来,有些事,我们还是单独谈好一点。”帕菲特给李有钱使了个眼色。

         “你们在这里好好休息,我进去说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李有钱拉过带着面罩的马尼德,“酒水什么的千万不要喝,小心下毒。一会里面枪声一响,你就带兄弟们杀进去,胆敢阻拦的,杀无赦!放心,帕菲特的狗命是你的!”李有钱拍了拍马尼德的肩膀,笑呵呵的跟着帕菲特走了进去。

         马尼德愣愣的看着李有钱的背影,他又想哭了……有这样的老大,死也值得……

         “好的队长,我们正好也累了,在这休息休息。”士兵们都是老油条,笑嘻嘻的打着哈哈,同时双眼四处查看战略地形,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已经从农夫变成专业的佣兵了。

         这处庄园真的很大。一路走来是一片又一片的农田,再穿过一片森林,绕过围墙,一行人来到住宅区。

         “帕菲特,你的农田很贫瘠啊,你没有好好的施肥么?”

         “队长真是好眼力,不瞒您说,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肥沃的土地最近几年越来越贫瘠了,收成大不如前啊。”帕菲特领着李有钱走进房屋群。

         “这里都是仆人们住的地方,那里是我住的房间,请跟我来。”

         帕菲特住的别墅很大,布置的金碧辉煌。别墅中央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是一塑雕像。一位美丽的少妇正带着一个小男孩在雕像下面玩耍。

         “儿子,过来,这是李有钱叔叔,快说叔叔好。”

         “叔叔好。”小男孩天真、活泼、可爱。

         “好,宝宝真乖。”李有钱掏出一些糖果,“这是我的见面礼。”

         “谢谢叔叔。”小孩子都难以抵挡糖的诱惑。

         “夫人,这位是治安队的队长李有钱。李队长,这是我夫人雪儿。”

         “李队长好。”美艳少妇缓缓施礼。

         “嫂夫人好。”李有钱和美艳少妇四目相对,你有钱才看清她的长相,美艳少妇真的很漂亮,就算曾经见过(电脑上)无数岛国老师的李有钱,在那么一瞬间,也被惊艳到了。

         帕菲特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李有钱一眼,傻瓜,又一个中套的。

         “李队长跟我来,保险柜在很隐蔽的地方。”帕菲特开门带着美艳少妇向里面走去。美艳少妇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闭上了嘴,什么都没说。

         穿过一条极深的小巷,来到一间柴房。“这里就是我存钱的地方。李队长稍做休息,我去给你沏茶。夫人,你陪李队长说说话。”帕菲特离开了房间,走的时候很自然的带上了门。

         美艳少妇有些手足无措,很纠结,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双手很不自然放在修长的美腿上。

         “嫂夫人,是我过去给你脱衣服,还是你过来服侍我。”李有钱拿着茶杯看了看,茶杯底部药还没有融化完全,还有一点点残渣。李有钱上辈子就是这么死的,这辈子可小心着呢。

         “啊!什么!”美艳少妇很是慌张,脸一下就白了。

         “看来,嫂夫人对于勾引人的事并不在行,那要不我主动?”李有钱一脸的淫笑,看起来比流氓更像流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美艳少妇脸色突然白了,“你是说,帕菲特又……”

         “又?”李有钱一脸的玩味。

         “李队长,我想你猜错了,我不是那种人。是我丈夫他……”美艳少妇顿了顿,“我嫁给他以后,只不忠过一次,是我的初恋情人,安德森。因为是他,我无法拒绝。”美艳少妇抬起头,目光坚定,“如果是你,哪怕你长得再俊美,我也宁死不从!”美艳少妇一把将茶碗摔在地上,捡起一片碎片抵住自己的脖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安德森没有看错你,我是来救你出去的。”李有钱笑着指向门口。

         “3.2.1!”

         “好啊!你们这对奸夫YIN妇没想到我……”帕菲特一脚踹开房门破口大骂,还没骂两句,他就拿着茶壶愣在当场。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帕菲特看了看雪儿手里的碎片,看了看衣衫整洁的李有钱,他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

         李有钱起身,走向门口。“帕菲特,你庄园的土地如此贫瘠,你应该把家底赔的差不多了吧。”

         帕菲特吓得手中的茶壶直接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被土匪团抢走的货应该是你最后希望了吧。现在,你应该穷的连5000第纳尔都没有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帕菲特退出了房间,几名商队护卫围了上来,将帕菲特保护在中间。

         “你老婆确实很漂亮,可惜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就你,还想和老子玩仙人跳,你太嫩了!”李有钱看向帕菲特,目光如炬。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什么都知道!”帕菲特现在不仅仅是紧张,而是恐惧了,深深的恐惧。

         “我有个朋友,他曾经爱上一个女人,他说这辈子犯过很多错误,但与她的再次相遇却不是其中之一。”

         “我愿你有一天会爱上某人,我愿你爱她入骨,当你闭上双眼,脑海浮现她的脸,我愿你如此,我要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真正爱一个人,然后我会把她从你身边夺走。”

         “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话!”帕菲特面如土色。

         “亲爱的帕菲特,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得罪我最好的兄弟,安德森。”

         “你是安德森的兄弟!”

         “我不仅有个兄弟叫安德森,我的治安队,副队长叫马尼德。”

         “不可能,马尼德不是死了么!”

         “没有,他没有死,现在还活还的挺好的。”李有钱走向门口,露出一丝灿烂的微笑。“他叫我给你带个话,帕菲特,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