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第74章 小宝被绑架
        当天下午,店里来了几个陌生人,一进门就把正在忙碌的林思曼控制住了。

         林思曼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在旁边玩耍的小宝,有两个人已经把小宝抱了起来,站在了一旁。

         林思曼立刻急了,她说:“你们到底是谁?”

         其中一个男人摘下墨镜看向林思曼,说:“顾少说,顾家的血脉不能流落在外。”

         “顾一凡!?”林思曼蹙眉,“他让你们这么做的!”

         “妈妈,妈妈,妈妈……”小宝被吓坏了,嘴里边不停喊着林思曼。

         林思曼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她想上前,却被那些人死死拦着,不让她靠近小宝。

         “小宝别怕,妈妈在这。”林思曼笑着安抚道。

         可是,小宝还是不停的哭着,这么多陌生人,好可怕。

         那人没有回答林思曼的问题,直接挥了挥手,抱着孩子的人就出去了,紧接着其他人也跟着出去。

         林思曼一得到自由,就冲了上去,想要拦住他们,然而她的那些功夫根本就没办法跟这些专业保镖相比,还没碰上那些人,就被人无情踹倒在地。

         耳边是小宝撕心裂肺的哭声,林思曼眼泪不停掉着,但她没有大哭大叫,只是坐在地上无声地看着那些人。

         这时她眼睛微微眯了眯,看见了车里坐着的一个女人,当车门被打开,小宝被送进女人坐的后座上时,她看见了女人的长相,居然就是上午来她店里的那个奇怪的女客人。

         是她?她为什么要来抢小宝?

         她冲出店里,看着离开的车子,记下了车子的车牌号,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当那头接通后,林思曼强忍着想哭的冲动,说:“子俊,好久不见。”

         “思曼?”在林思曼的声音一响起时,郝子俊就听出来了,他非常吃惊,已经好几年没有林思曼的消息了,他一直都在找林思曼,却一直都找不到。

         他不知道林思曼为何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林思曼发生了什么。

         没想到过了三年,林思曼又出现了。

         “有空吗?我,我有点事想麻烦你。”好几年没有联系,一联系就有事,林思曼也开不了口,可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找谁帮忙了。

         “有空,思曼你在哪?”郝子俊赶忙问道。

         “我在……”看了看这个地方,林思曼觉得不适合谈事,就改口道:“去南广场那边的一家咖啡厅见面吧,我五分钟后到。”

         “好,等我,我这就来。”郝子俊挂了电话就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两人在一家物语咖啡见面了。

         看着眼前的林思曼,郝子俊觉得变化太大了,随意的穿着,看不出以前精明干练的模样,反而更加女人了。

         “你哭过?”看到林思曼红红的眼睛,郝子俊立刻询问道。

         “子俊,很高兴你能来见我,当年我,我不辞而别,是我不对,但那个时候我遇到了点事……”

         “我知道,我后来一直在找你,但一直找不到。”郝子俊一脸无奈道。

         林思曼正要说什么,却注意到郝子俊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禁笑道:“子俊,你结婚了?”

         郝子俊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点了点头,说:“去年结婚的。”

         “恭喜恭喜,都没有去参加你的婚礼。”林思曼笑道。

         “说说你吧,你找我什么事?”郝子俊似乎不太想讨论自己的婚姻。

         “我……子俊,我一直有个秘密没有告诉你,以前我以为自己可以摆脱,所以没有告诉你,后来是没脸跟你说。”林思曼露出苦笑的表情。

         “什么事?”郝子俊很好奇,他有预感这个秘密应该就是让思曼突然离开的原因。

         “我结婚了。”林思曼说道。

         郝子俊愣住了。

         “结婚快五年了。”

         郝子俊彻底呆住了。

         五年,五年……这,这怎么可能?五年前,思曼还是个学生啊!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这就是事实,我的结婚对象是……顾一凡。”林思曼又说出一个让郝子俊惊愕的秘密。

         “什么!!!”郝子俊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林思曼苦笑了一下,说:“你没听错,这是真的,当初我会不辞而别,就是因为这个可笑的婚姻,结果,离开两个月,我发现我怀孕了。”

         郝子俊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愣愣地看着林思曼。

         “我一直想着把孩子打掉,可后来遇到一个人,他告诉我,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的,不要伤及孩子,那人给我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最后我决定把孩子留下。”

         “那孩子在哪?”郝子俊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道。

         林思曼眼眶又红了,她说:“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的儿子今天被人绑架了。”

         “你说什么!!!是谁做的!”郝子俊顿时怒道。

         林思曼起身走出包厢,找服务员要了一支笔和一张纸。

         回到位置上,她在纸上写下记住的车牌号推到郝子俊的面前,“我已经不知道要找谁帮忙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查一查这车牌号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