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22章 跟我一起睡
        当晚,顾一凡居然住下了,林思曼见他要住就让管家去收拾房间。

         顾一凡说:“何必那么麻烦?我们是夫妻,自然是睡一个房间一张床,你让我去客房睡算什么意思?”

         林思曼一听,脸色很不好看,她说:“你要跟我一起睡?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耍流氓?”

         一旁的管家听到林思曼这话,不禁汗颜了。

         两夫妻睡觉,怎么变成耍流氓了呢?

         显然,这么想的不仅仅是管家一个人,顾少也在林思曼说完后,用好整以暇的表情看着林思曼,他说:“你觉得法律上会接受你这样的说法吗?”

         林思曼语顿,片刻后她说:“不管怎样,我是不可能跟你睡在一起。”

         说完,林思曼就上楼去了,进房就把门给锁死。

         躺在床上,林思曼回想着刚刚顾少凡说的话,总觉得事情变得很不一样了,想必应该是今晚他们在宴会上遇见后,让这人想起了她这个妻子,才过来瞧瞧。

         这让她有些后悔今晚出席那个宴会,如果顾少凡只是一时兴起,倒也不怕,等这新鲜劲过去了,这个冷面渣男会很主动地远离她。

         如果这人有其他目的……

         林思曼烦躁地倒在床上,不愿想那些复杂的事情。

         她本来就是个非常简单的人,复杂的事情她从不会去关注,可是现在貌似不能再这么随性了。

         她昂着头看着天花板,思索着对策。

         正想着,她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掏出手机一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

         林小姐,太感谢你了,你给本公司写的软文成功让本公司拿到了这一次标会上的项目!希望后续还能继续合作!

         林思曼把手机往一旁丢去,嘴里边说道:“这种软文分分钟搞定。”

         紧接着,她的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她侧头看了看,是银行卡进账信息,两万块,那篇软文的酬劳。

         “唉,便宜了,早知道要五万。”

         这一个项目拿下来,少说要给这公司带来上千万的收益,那五万酬劳并不为过。

         下次还是长点心吧!

         林思曼告诫自己。

         ……

         顾一凡最后还是在客房睡下了,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女人拒绝,还睡在自己家的客房,说出去真是要被人笑死。

         他坐在床上闭着眼睛,总觉得自己今晚的行为太过鲁莽,他心里边只有神车手,其他女人根本就不能跟她相比,他没必要在这个女人身上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

         然而,事实上他还是被林思曼那个女人牵动着某根神经,这种感觉很不好,然而他却并不想去改变。

         难道,他已经不爱神车手了?

         不可能,神车手是他心里边不可触碰的女神,没有人能跟她相比。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顾一凡下床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月亮,神情惆怅。

         他已经派了不少人调查那个神车手,然而一年过去了,他却一丁点消息都没有,那个女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轻轻叹息一声,顾一凡站了一会儿,就上床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一凡起床了,在吃过早餐后,他没有等林思曼就离开了。

         公司里的项目好像出了点问题,得他回去处理。

         他离开没多久,林思曼就下来了,看着已经用过的早餐,林思曼说:“撤了,重新上。”

         “好的。”

         顾氏集团——

         “少爷,这次问题不能说很大,但也不能忽视,现在合作方有部分想要放弃合约,我们得立即采取行动才行。”

         顾一凡一到公司,何茵就赶忙跟在他身边,把公司的情况一一汇报给顾一凡听。

         “需要怎么做?有没有想到?”顾一凡走进办公室,拉开办公椅坐了下来。

         他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何茵问道。

         何茵说:“我有一个提议,让人设计出一个非常直观的效果图,可以表达出我们对这一次项目的用心程度和未来发展前景,想要解约的那些人都是觉得我们这一次的项目看不到前途,又听了我们竞争对手的谗言,才想要放弃合作,但如果我们把我们这个项目的未来前景用非常直观的效果图一一解释给他们看,我觉得应该能让他们改变主意。”

         “我们之前不是有人已经设计了这样的效果图吗?”

         “少爷,那不一样,这一次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让人看了就改变主意的效果图和文字介绍,这个得需要非常高水平的人才能做到。”

         “你有人选?”顾一凡问道。

         何茵想了想才回答道:“少爷可能不知道,有个人在这方面非常厉害,据说只要是那人出手,没有搞不定的项目,我觉得可以请他来试试。”

         “谁?”

         “暂时不知道名字,不过我知道该怎么联系。”

         “你去处理,尽快。”

         “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