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同居
    言亦初现在有点后悔把谷粒带回家,因为他发现自从把谷粒带回家,谷粒对他的态度就越来越奇怪……

     好像,不怕他了?

     最初的时候,谷粒是不安的,是嘤嘤嘤地被带到房间里面去的。她发现言亦初的别墅里面为她准备了一个房间,推开门,卧室色调温和,装饰简洁大方。而最重要的是这个房间的装修与别的地方都不同。言亦初家里的装修风格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大写的性冷淡。

     这明显就是为女孩子准备的房间,打死谷粒都不信这是临时准备的客房。果然这时言亦初家的保姆阿姨匆匆上来,问言亦初:“小言先生你一回家就跑这么快干什么。”然后保姆阿姨看见言亦初肩上还扛着一个,顿时愣住。

     谷粒尴尬地在言亦初肩上向她挥挥手,“嗨。”

     保姆阿姨一脸“吾家有子初长成”终于学会带女孩子回来的欣慰感说道:“你准备房间就是为了这位小姐吗?”

     言亦初站在门口,身体僵了一下,耳朵尖悄悄红了一下,保姆阿姨卖了一手好队友,把言亦初的心思都出卖了。原来不是临时起意,是早有预谋。

     房间里最显眼的是花几上放置着一只曲线圆缓、色泽淡雅的春瓶,里面插着一只挂满小白咕嘟的花枝,乍一看是月下香,后来才发现是不当季的珍珠梅。她在言亦初肩上悠然自得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什么时候才能放她下来,壮士你不累吗?

     她目光落在春瓶身上,瓶口细长优美,仿佛是天鹅仰起的脖颈,天蓝釉的颜色清透菁雅,与天青釉豇豆红一齐备受美誉,足以见得言亦初的良苦用心。

     在阿姨殷切的期盼之下,谷粒就这样在言亦初家里住定。谷粒被言亦初摔到柔软的席梦思上,她与言亦初对视,他的目光像是要把剥干净然后狠狠扑倒在床上,谷粒立马移开视线。终于言亦初不负众望说出那句话,“你在这里好好住着,不要想着跑。”

     谷粒撩了一下头发,半倚在床上眨眼问道:“房间挺好,我喜欢。还有什么事吗?”

     言亦初摇头,谷粒笑言:“那我要洗澡换衣服了,你要留在这里看吗?”

     果然,言亦初定定看了她两秒,然后转身离开,等到言亦初走后,谷粒立马跳起来把门锁上。

     后来她发现其实她的担心非常的多余,因为刨去吃饭睡觉的时间,言亦初的工作非常繁忙,有时候她能听见言亦初半夜爬起来去加班的关门声。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太多时间碰面,外加言亦初这个古代人,晚上十点就回房睡觉,于是客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刷微博。

     当然,她也是很忙的,《歌狂》的拍摄接近尾声,还剩下几场拍摄都在市内,她又开始接洽新的工作,但是合适的工作机会并不多,手上的资源数来数去,孙菲都不满意。

     谷粒渐渐习惯了和言亦初同居的日子,比她的租屋舒服多了,但是唯一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言亦初不喜欢接近猫,对她们家大王总有一种抗拒感,大王原本每天开开心心地每天和谷粒睡在一起,但只要被言亦初看见,他都会板着脸把大王赶出去。

     搞得大王每次见到言亦初都龇牙咧嘴,但是无奈于武力值相差太远,咬也咬不动,挠也挠不到,打又打不过,只能灰溜溜地去找自己的小窝。在物质上言亦初不曾亏待大王,它有自己的玩具室,里面有它的小床、线团、猫老鼠。

     这样谷粒自愧不如,她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她若是能够拥有八百坪大别墅,要怎样才能突出生为土豪的豪迈。想了大半年,最终发现,除了在客厅放三四张餐桌,在卧室放五六张梳妆台,在厕所放七八个马桶,竟没有别的方法能够体现她的品味。可见她的想象力多么匮乏。

     言亦初家里才是真的简洁到不能再简洁,处处彰显“我好有钱,但我好低调”之逼格。

     大王是一只灵气十足的小黄猫,每次它默默观察到言亦初不在,就昂首挺胸迈着小碎步窜到谷粒怀里,谷粒与它四目相对欲语泪先流,“大王你受苦了啊。”大王哀怨的喵呜一声,表示爱妃你也受苦了,落入敌人魔爪迫于敌人淫~威,不得不人宠分离,这样一幅画面,凄凄惨惨戚戚。

     但是后来谷粒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就是言亦初睡前会点一支蜡烛,有时候对着蜡烛发呆,有时候还能看到他似乎是在心中默默说一些什么。谷粒问过言亦初家的阿姨,陈姨那是什么意思,陈姨却连连摆手说不能说。谷粒心里纳闷有什么不能说的,陈姨告诉她“你直接去问小言先生吧,如果他愿意说他会告诉你的”。

     谷粒想了想还是没问,但是她过了很久才知道,这就是言亦初不能接受大王的原因,因为曾经她小时候也闹着要养宠物,于是言亦初和她一起养了一只苏格兰折耳猫,名字叫耳朵。谷粒那时候是个跳脱的性子,哪里适合养宠物,果然没多久就都让言亦初照顾,言亦初对耳朵很有感情,几乎都是他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感情能不深吗?

     结果折耳因为从家里跑出去,在路上出车祸死了,死的时候很痛苦,送到宠物医院的时候还没有咽气,但言亦初实在看不下去让它那样痛苦,他们选择的安乐死。从此言亦初就为它点一只蜡烛,希望它下辈子投个好胎。

     再后来,谷粒发现其实言亦初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于是她渐渐故态萌发开始登鼻子上脸了……言亦初深刻意识到,其实谷粒和她家大王很像,主宠二人简直是一个脾气,他这种给自己挖坑的行为,无疑是请了两个祖宗回家。

     有一次公司里面有员工过来找言亦初签署资料,他拿来的资料看得言亦初直皱眉头,火气冲天,但他从来不把怒火放在脸上,但员工一看他皱眉的表情就低着头顶着老板的低气压不敢说话。

     “你们这个月的项目报告根本不行,这几个数据是怎么回事?”言亦初把文件放在桌上,很快勾出有问题的数据,“科技产品、药物研发,无论是什么项目,需要的不仅是创造力,还有严谨,一个小数点错误就是多少工作日白费,你们还连错两个,我请你们来是为了给你们改作业吗?”

     言亦初快把员工脆弱的小心灵说哭了。

     这时他只见一个陌生的女人裹着浴袍湿漉漉的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楼上走下来,问言亦初:“言亦初,你有没有看到我把皮筋放在哪里了?”

     ——谷粒现在已经连名带姓喊他喊得很顺口了。

     不对,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公司员工站在客厅沙发前已经石化了啊,惊天大八卦,老板金屋藏娇、老板早就脱团了但是老板不说、没有想到禁~欲系老板不是不行,是藏得深。

     员工使劲绷着脸,心想,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个时候出来问这种弱智问题老板肯定要大发雷霆,管你多美都不行。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老板居然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发火,而是从文件里一本正经地抬头说:“你的皮筋我怎么知道它在哪儿?”

     员工使劲揉眼睛,妈呀,他他他莫非是见鬼了?这还是那个鬼畜boss吗?他为什么从老板面瘫一样的脸上看出了一种称为“温柔宠溺”的神态?

     没想到更劲爆的话还在后面……只听披着浴袍光着腿女人郁闷地说:“谁让你老是收拾我的东西,每次你收完我都找不到东西。”

     言亦初施施然翘起二郎腿换了一个姿势望向她,轻轻拖出一个低沉的尾音,“哦?你不让陈姨收拾,自己又不收拾,狗窝都比你干净,那就只能我来了。”

     谷粒欲哭无泪,她已经从“寄人篱下”变成了“我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妈”,言亦初的不合理要求实在太多了,而且还必须遵守,上诉无效。

     谷粒一扭头,发现言亦初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她看看对方又看看自己,再看看严肃脸的言亦初,又嘤嘤嘤地跑开。

     言亦初放下笔送客,对员工说道:“你可以走了。”

     员工心惊肉跳,他不会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吧?老板不会要杀人灭口吧?他真的可以走了?真是想不到,原来老板是这种人,喜欢给人当爹又当妈。他连忙表态,“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在公司里面乱说话的!”

     言亦初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算是说了又有什么关系吗?”

     员工一听这话,心里开始嘀咕,这是什么意思?

     他走后,言亦初不紧不慢地上楼,看到谷粒在房间里面开着门,撅着屁股到处找皮筋,他敲了敲门,“我能进来吗?”

     谷粒头也没回,答道:“进。”

     言亦初轻车熟路地打开化妆盒,从里面一层收纳里面拿出一根新的皮筋,走到谷粒身后,声音充满磁性,“别动。”

     他拿梳子把谷粒的长发理顺,然后帮她把头发扎了起来,谷粒只觉得他的动作轻轻的,痒痒的,有些舒服。

     然后言亦初叹了口气,把她放到床上坐好,拿过她手上攥着的浴巾给她把赤脚踩在地毯上的脚擦干,他感觉到手里握着的小脚冰凉的,顺势就揣在怀里给她暖一暖。他批评道:“怎么这么不注意保暖,寒从脚起。”

     机灵的大王在门口偷瞄他们两个,看见两人靠在一起无声地“喵”了一下,圆圆的小脸上挂着的胡须微微颤动,摇头晃脑仿佛在送言亦初几个字:老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