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谷粒正与人掐到激动处,她看到有人说:“大家来看看谷粒是不是整容了,鼻子在阳光下在发光。”

     她拍桌而起,别人鼻子高的都是垫的,眼睛大的都是开的,下巴尖的都是削的,你这么美你行你上啊。殷可人脸上的玻尿酸都要溢出来了粉丝还双标假装看不见,谷粒拿起鼠标就噼里啪啦打道:“wuli谷粒纯天然,脸上都是胶原蛋白。”

     ……这么中二的一句话,被刷频的群众们飞速无视,甚至没人反驳它,因为不屑。

     第二天孙菲和刘称心来给谷粒送早饭,让她这两天躲家里别出门,一推门进去,就是红牛堆的谷粒,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黑子太多,夜不成眠。

     谷粒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她的手机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有的是朋友关心,有的是媒体八卦想要来和她探听消息。

     她一律把它们挂掉,接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不如不要说话。

     只是有一个号码一直坚持不懈不断拨打,打了手机打座机,她忍无可忍接气来没好气道:“喂?”

     “我是张律师。”原来是负责遗产接洽的律师打电话来,问她:“谷小姐,你现在有想好要不要退出娱乐圈,接受遗产?”

     退你妹。

     谷粒气不打一出来,“我再说一遍,第一,遗产是你们要给我的,不是我在要饭;第二,我首先是个独立的人,然后才是所谓的继承人,再搞清楚这些关系之前,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如果期限到了……”

     谷粒冷笑,“期限到了不如你们把钱都捐出去奉献社会吧。”谷粒“啪”得把电话挂掉。

     谷粒陷入沉思,这个人会不会跟她的身世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为什么要逼她结婚生子,这让她想不通。

     这时另外一通电话打进来,是康复中心里面催她缴费的。

     谷粒的表姐谷若兰很出名,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谷家娇女,但是鲜少有人知道谷家还有另外一个孩子,是她的表弟,她舅舅从老家过继来的儿子,她舅妈一心想要男孩奈何肚子不争气,只好从别人手里过继孩子。

     可没想到这个孩子渐渐长大,他们才发现是自闭儿童。

     谷粒二话不说立马乘车到医院,她看到年纪尚小的表弟在绘画室里画图,护士跟她说最近这孩子安静多了,不想从前那样大喊大叫。

     她很欣慰,在她舅舅家,没有用的人是不配留下的,知道小表弟患病以后他立马就被送回乡下,可是乡下哪有条件治疗。

     谷粒走的时候,在画画的小男孩放下笔,从窗口看她离开的背影。

     .

     年末了,妖魔鬼怪都出来争当15年的年度之最。

     谷粒被黑的这一场闹剧可以勉强跻身年度最狗血撕比,它不是飞来横祸,而是殷可人的预谋。

     谷粒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保持沉默,这个世界上每天热点那么多,哪真有那么吃饱了撑着的闲人盯着谷粒不放。

     所以第二天殷可人发表的微博,宣布她将退出《歌狂》剧组。

     很简短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废话和任何一个多余的标点:“我退出。”

     她的公告彻底把谷粒被黑推向高~潮,多么引人猜测回味的一句话。

     刘称心感慨,“这都是她算计好的。”

     谷粒多想高喝一声,我三百勇士何在?她要去找殷可人算账,被称心按住,“粒粒,淡定、淡定。”

     谷粒度过了昏天暗地、清心寡欲的一周,无论对方使出什么手段,她都咬死一条铁律,打死不说话。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之前在微博上谈的广告商直接消失玩失踪,还有个尾款没付清的,助理打电话过去对方直接说,请你们是为了宣传,不是为了拉低逼格,不找你赔偿就好了。

     但是不幸中总有好消息,没有怎么联系过的宋琰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你是我定的女主角,我不会因为这一点风浪把你撤掉。”

     谷粒很感动,尤其是在这样孤立无援的处境里。

     菲姐找谷粒谈话,她主要负责稳定艺人的情绪,准备相应的公关,但她话没多少,谷粒瞪着她和黑子大战三百回合的一双红眼跟菲姐说道:“菲姐,他们请的水军质量挺高,事件每次将将要平息的时候就又被翻出来说。”

     谷粒的底裤要被翻出来了,包括她的教育经历,大多数事她自己都是第一次听说。

     其中一件让她很在意,她还记得她问言亦初,为什么小马叫他们模范情侣,言亦初含糊带过。

     但她看到有媒体挖出来,有她的同学爆出她曾经倒追校草言亦初,也就是如今的大众情人,结果害得言亦初成绩一落千丈,本来是保送清华北大的水平,结果高考失利与心仪高校失之交臂,最后干脆考去了国外。

     逻辑清晰,值得推敲,没有细节,谷粒如此评价。

     但是现在也不是操心这些的时候,她对菲姐说:“我们也请水军。”

     “你觉得可行吗?”菲姐反问。

     “我的意思是我们也请水军黑我,往死里黑。”谷粒的眼睛发光。

     孙菲笑了,是个办法,真的黑到深处围观群众反而会疑惑,他们是不是被人利用了,舆论传播过程经典论,这一招有艺人用过,当时他们请的大量水军对女星进行人参公鸡,最终黑子终于倒在社会主义大旗之下。

     于是他们的网剧就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轰轰烈烈地开拍了。

     谷粒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越有钱越小气,主要投资人就是宋琰,但是谷粒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换场景不换服装,男二一共只有两套衣服,一套休闲,一套西装。

     她是女主,还好一点,但真的是省布料省到极点,还有脚上穿的鞋,大冬天的,就不能从隔壁批发市场上批发好一点的棉鞋吗。

     谷粒和男二杨延暗搓搓聚在一起吐槽剧组穷比,还有宋琰这个大抠门。

     然而墨菲定律再次应验,每当你说别人坏话的时候,一回头,被吐槽的那个人就在身后望着你。

     娃娃脸金链子宋琰笑眯眯地看着谷粒打招呼,“看来我们的主演对我们剧组有意见。要不我们一起找剧务老师来探讨一下。”

     导演大吼,“开拍了,都给我准备!”

     谷粒趁机溜走,宋琰笑眯眯地在剧组欣赏谷粒被虐,他看了一眼,这一段需要谷粒爬树。

     今天选的片场是在山区的一块拍摄场地,拍的是女主从山林里救出被困三天三夜的男主小松烟,嗯,名字就是这么没有创意,直接是宋琰的谐音。

     不要跟她谈逻辑,不要跟她谈合理性,更不要跟她谈为什么她和男一唐奚两个年纪加起来奔五的人,还可以这么不要脸的演小孩。

     都是因为穷字当头,这下连请小演员的钱都省了,多好,盒饭给大家加鸡腿。

     和谷粒演对手戏的男一唐奚是整个剧组里的唯一大神,据说是宋琰的铁哥们,友情出演。

     剧组的大部分预算,都用来支付大神的片酬,但是必须说,大神的演技就是不一样,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从目光犀利的成人,变成了眼神清澈的小孩。

     故事中女主回老家,满山乱跑,结果迷路,遇到受伤被困在树下的男主,男主抓住她的脚踝,嘶哑的声音说:“吃的,我要吃的。”

     女主说:“你是人是鬼!”

     男主重复,“吃的,吃的。”

     女主拿着随手捡的树枝指着男主,“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喊人了。”

     “你喊,我要是能喊到人,还会找你吗?”

     ……男主说到这里,谷粒真的接不下去了,台词雷人也就罢了,为什么会出现官方吐槽?

     她忍不住扑哧笑出声,被唐奚恶狠狠瞪了一眼,大概他内心是非常认同她是个连台词都捋不顺的草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