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谷粒是一个很刻苦的人,导演让她爬到树上辨认方向,她二话不说就往上爬。

         导演十分高兴,这个镜头非常的完整,几乎不需要剪辑,这时候就显示出谷粒经验的重要性。

         为了拍出在梦境中的场景,场务点了数十块烟饼,让谷粒从不同的角度在树林奔跑,这可比跑八百米要累人,既要保证背影是有美感的,又要注意角度光线,导演不喊停,谷粒就咬牙继续。

         每一天的经费剧组要管百人的吃喝,只要开机,就是每天都在吞钱,所以导演的风格就是,能省一天是一天,等到跟男一的戏对完了,a组导演都去吃饭,谷粒还在b组跟男二拍新的场景。

         谷粒早就听说章导的导演风格虐人,没想到是这么虐,打个盹,起来又继续工作,一天至少有12小时以上,剧组处于全面工作状态。

         等他们开始剪辑,谷粒就搬个凳子去看,对照自己的剧本,看自己的表演。然后她发现,虽然她在镜头里足够瘦,但是女主那种健康的躯体线条感表现不足。女主经常在大自然里面找音乐灵感,这片山就是她心目中的圣地,她不是寻常的城市里面成长起来的温室花朵。

         他们的住宿条件极差,因为他们原本租的景区场景被别的土豪剧组组走,他们只好到隔壁的山沟沟里速战速决,帐篷都是临时搭建的施工帐篷,大通铺,谷粒相比之下还好一点,是个单独的帐篷。

         第二天天没亮,剧组里面的人就看见谷粒起床跑步,体力是工作的保障。三十年一遇的寒潮来袭,外面的路面很多都上冻结冰,昨晚下的大雪,厚厚的积雪一片雪白。

         没想到宋琰也从房间里走出来运动,他递给谷粒一瓶功能饮料,谷粒向他请教,身处自然的时候,会不会觉得乐感和平时很不一样。宋琰跟她说,他尝试过很多活动,攀岩、冲浪、漂流,说实话,他在进行运动的时候,想到的只是运动本身,但是运动之后,会焕然一新。

         两人一边绕着小路跑步,一边聊,进入剧组拍摄场地的时候,忽然飞过一只凶猛的鸟禽,谷粒反射性要避让,正巧摔在宋琰身上。

         别人家的女主角都是正面温柔的摔倒,她是一屁股稳稳坐在宋琰身上,她顿时脸色涨得青紫,手忙脚乱要爬起来。

         宋琰发出惊天惨叫。

         全剧组的人都忘了干活,就看见他们两个在门口上演大戏,刘称心第一个冲过来把谷粒扶住,她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得在谷粒耳边说:“粒粒,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怎么把天王给坐了。”

         谷粒懊恼不已,她刚想说什么,就听刘称心板着小脸跟她说:“你别说,你什么都别说,你说什么都是错。”

         谷粒心里奇怪为什么称心反应这么大,结果她一抬头,就看见双手插在口袋里的言亦初从帐篷里缓缓向她走来。

         她这下是百口莫辩,她看看言亦初,又看看自己,再回头看看宋琰,她是个清清白白的人,你们要相信。

         这时候章导笑呵呵地走过来说道:“来来来,你们来这边吃早饭,言总送的。”

         剧组群众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游离,言亦初拉着谷粒往外走,上了车,言亦初把牛奶面包塞到她怀里,问她:“你们要在这里拍几天。”

         谷粒抱着怀里的面包,“三天,后天就走。”

         “你跑这么远,就为了给我们送早饭吗?”谷粒问。

         言亦初笑笑,“看到网上都是关于你的消息,就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还好,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谷粒奇怪言亦初为什么选在今天说这些话,她被黑也不是一天两天,她都快要习惯,不被骂两句她可能都不习惯。

         但很快谷粒就懂了,山里信号微弱,她好不容易蹭网才看到微博上又是关于她的话题,#谷粒整容#。

         这次是有图有真相,她被拍到戴着口罩鼻子上贴着纱布的照片,虽然像素很渣,但是还是能够清楚辨析是谷粒本人。

         她暗自惊心,这根本是张冠李戴,这是她那一天撞到玻璃医生给她消肿敷的药,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配上触目惊心的文字,就炮制出精彩的话题。

         网友开始怀疑是她自我炒作,大多人开始嘲讽谷粒,“别再自我炒作了,要是没这些新闻,谁知道你要拍戏了”、“新戏是不是要上了,不约,手动再见”、“现在网红真会玩,是个人都能红,活久见”……

         谷粒叹息,她大概要成为史上为数不多,未红先黑的女艺人,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作品跟观众见面,就被黑出翔。

         女明星最怕沾上的三大丑闻:陪酒、整容、劈腿,三个她占了俩。殷可人真是煞费苦心。

         谷粒打电话问熟悉的记者,问他为什么公司的公关不管用,他说:“没办法,你们公司左右手博弈,记者也要吃饭,谁给的钱多,就发谁的消息。你要平息丑闻可以,给我一个更大的,保证你的事立马被人忘到角落。”

         谷粒盯着手机,陷入沉思。

         这时候公司里菲姐也在小老板孟君山的办公室据理力争,她把资料摔在孟君山的办公桌上质问他,“谷粒被黑可不止殷可人一个人的功劳,你准备怎么办。”

         虽然孟君山打过谷粒一巴掌,但是就像是刘称心说的,孟君山根本不会把她记在心上,他关心的是公司的发展和地位的稳固。

         孟君山是公司里坚定的改革派,他坚定地认为传统传媒要想在市场上开疆辟土,不被后来者追上,必须革新,不变,就会被淘汰。

         网剧是他敲定的项目,虽然没有抱有太大的期望,但是也没有料到,不过是短短一个月,就被公司内部顽固的反对派狠狠打脸。

         其实比起谷粒,他原本更看好殷可人,但是殷可人实在太不听话,谷粒嘛……他看着手里谷粒的资料,倒是可以一用。

         “fiona,这件事我交给你,公司内部的事情我会解决,我要看到成果,让他们把样片传过来,如果效果好,以我个人名义追加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