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谷粒一边坐在马桶上,一边思考人生。

         她一脸严肃,思考的问题是,作为一个现代人,为什么有一天去上厕所可以不带手机?

         她捋起袖子左看右看,手臂上面有言亦初的名字和电话,她眼珠一转,心里明白七八分,这应该是可以信任的人,那么现在问题只剩下一个,找谁借电话联系他呢?

         谷粒皱眉走出卫生间,还没走到走廊转弯的拐角,她就迎面撞上一个男人,男人打扮十分清晰脱俗,娃娃脸、栗色的卷发、机车外套、皮裤皮靴……看起来有点眼熟。男人撞了她之后一开始嘴里抱怨了一句,“谁这么不长眼。”

         结果看清楚了是谷粒,他有些惊喜,然后他奇怪问道:“谷粒?你不是说今天有同学聚会?也是在这里吗?”

         其实这家餐馆很受各路名人的追捧,因为也是圈里人开的店,所以*保护和服务非常到位,在这里撞见熟人一点都不稀奇。

         谷粒有点想不起来跟眼前的人是为什么认识,她的脑海中迅速翻过无数张脸谱,终于找到对应他的身份,是摇滚天王宋琰。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们是什么的关系,宋琰已经自然地把手放在她的肩头然后搂着她往另外一边的包厢走,“你先别着急回去,剧组的人知道你在肯定高兴,既然在这里遇到你肯定不能放过你,至少要敬杯酒再走,大家凑一块儿不容易,我们杀青你都不参加,这太不像话。”

         “我们这么快都杀青了?”谷粒睁眼说瞎话,她连她拍的什么鬼都忘了。

         宋琰看着她,脸上尽是欣慰的笑意,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小酒窝,不明显,“谷粒,我要谢谢你。”

         “谢我什么?”谷粒竖起耳朵。

         “就是因为你,你们公司小老板才肯为我们追加投资呀,今天他也在。”没给谷粒辩驳的机会,宋琰已经为她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孟君山正端端正正地坐在圆桌的中央,被演员、发行包围,周围人谈笑风生,他就不动声色地听。见到谷粒被宋琰拉进来,他八风不动的脸上才有了一点戏谑的味道。

         剧组的人果然热情招呼:“谷粒来了,快过来坐。”

         “加个位置,就摆孟总旁边。”

         谷粒忙摆手说:“不用,我就进来和大家打声招呼,还得走。”

         旁人不依,“女主角嘛,怎么能没有优待,你又是孟总手下干将,还不得给孟总好好长脸。”

         她在孟君山身边坐下,她不说话,孟君山也没有特别搭理她,谷粒也就乐得清闲,这时候旁边有演员拍拍谷粒,跟她说:“谷粒,你看,剪辑今天把你的片段剪出来放群里了,你看看,你镜头感还真的很强。”

         那小演员把手机递到谷粒眼前,谷粒看了一眼标题,应该是她杀青前的最后一场戏,乐队里的一群年轻的面孔嬉笑打闹,在舞台上卖弄风骚,尤其是她一转眼就看见了男一号唐奚那张嫩得出水的笑颜,不知道这些明星是不是都是妖怪,明明已经是奔三,二十好几的人,一张面庞依旧是水嫩光滑。她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对的,在圈里见惯了俊男美女,是不是最后审美都会出问题?别人的画面一晃,她就看见了自己,最后一张戏为了配合场景,她特别带了一头及腰的假发,鼓风机把长发吹起,一个旋转的长镜头之后,她看到自己拿一把剪刀把长发全剪了,拿起行李去机场,男一号追过来问她能不能不走。她指着香港机场外面的天空,说道:“你会开始属于你的摇滚时代,你看到没有,红磡馆里那么多人为你欢呼尖叫。你的梦想已经完成了,我要去完成我的梦想。我们约好,下一个十年再见吧。”

         梦想,谷粒已经很久没到这个词了,她看到屏幕里的自己说这个词的时候心房居然跟着颤动。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觉得自己真的在镜头里美到要舔屏。不好,她可能要爱上自己了。

         然后她忽然看见宋琰默默站在她身后拿着酒杯一言不发,她试探着问:“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吗?”

         旁边的演员顿时脸色不妙,漫长的沉默之后,宋琰回答她说:“后来她嫁人了,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娃娃脸严肃起来,也这么惊心。

         然后宋琰又笑道:“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早就不在意,有些事就是发生过,但不一定有结局。”

         谷粒看着手里的剪辑片段,心里有点酸,虽说这个结局洒的是狗血,卖的是情怀,但若是她应该会对这个结局很难忘,因为真的很想给编剧寄刀片。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孟君山问她:“谷粒,你有梦想吗?”

         谷粒愣住,她已经很久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她小时候最怕老师跟他们谈梦想,别的小朋友会说,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当老师,当医生,她的梦宪比较奇怪,她当时说,她想要有个自己的家,里面有一两只宠物,还有一个相伴的人,可以在里面每天开心的睡大觉。

         老师一个粉笔头砸过来,“你就继续睡你的大头觉吧。”

         但谷粒生存了这么些年,她觉得这个梦宪简直是所有梦想里面难度最高的一个,因为她现在连魔都买一个厕所的钱都没摸着。她想了一下说道:“我想红,这个算吗?”

         一桌人哄堂大笑,“谷粒你不用这么实在,在座的人,摸着良心说,哪一个不想红?”导演笑得前仰后合直拍桌子。

         然后导演又说:“想红还不简单,能让你红的人就在你的眼前呀。”

         谷粒不傻当然知道他们在说谁,她抿嘴笑笑,坚决不接话。

         结果剧组的人玩笑越开越过分,“谷粒,还不快去敬孟总一杯,以后大力提携你。”

         “光是简单的这么敬可不行,应该有点诚意。”

         “至少要来个交杯吧?”看到孟君山没有反感,在座的人玩笑越开越露骨。

         看见孟君山坐那儿没动,有人接口,“还是女主角亲口喂的酒最好喝。”

         宋琰看到谷粒站起来不动,出来解围,“谷粒还在隔壁参加同学会,差不多就行了,来来,我们一起举杯吧,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他有点后悔把谷粒带过来。

         剧组的汉子多喝了几杯酒荤话上头,酒桌上女生本来就没几个,自然被殃及池鱼的人就成了谷粒,谁让她那么扎眼呢。见到宋琰出来挡枪,大家也就作罢,毕竟他们也不是把谷粒当成外面那些随便的人,但没想到这时候孟君山开口说话了,他说:“跟你喝一杯酒就这么难?看来我很不受人欢饮啊。”

         谷粒一听这话就是要跪的节奏,老板用他的低气压跟员工说:“我觉得你不太喜欢我啊。”,这时候怎么办,难道要承认,老板,我们被压榨的普通劳动人民和您高贵的身份就决定了我们不同立场不同层面不可能和谐共处的上下关系啊,上下级。

         孟君山这是何苦为难她一个小透明?

         言亦初在外面找谷粒找疯了,他几乎跑遍了每一个房间,每一个角落也没找到谷粒在哪里,他想要问酒店要之前的监控,餐厅却以客人*的理由拒绝他,如果要看监控可以,必须有警~察出具证明。言亦初火冒三丈,火急火燎地在餐厅里面乱闯,见他乱了方寸,餐厅经理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让他不要再打扰别的客人用餐。

         言亦初挥开经理拽他的手,打开最后一个包厢房门的时候,正看见谷粒和孟君山面对面站着,两人的身体贴近相隔不过两拳的距离,孟君山一只手搂着谷粒的小蛮腰,旁边还有人在煽风点火,“交杯、交杯、交杯……”

         言亦初见了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谷粒。”

         从后面追上来假惺惺关心地班花用她尖锐的声音大声惊呼:“天啊谷粒,言总对你这么好,你居然给他带绿帽子?”

         言亦初明明没有绿,被她这么一吼头顶的乌云都绿了,春风又绿江南岸,春来江水绿如蓝,去年暴跌的股市都没这么绿。

         言亦初瞪她:“你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