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谁也没想到,言亦初直接转身走了……大概是真的很生气。

     谷粒想到胳膊上写着的言亦初的名字,她当机立断放下酒杯就跑出去,对不起了老板,她明显是和这人有故事,而且这个故事,正面临要砸在她手里的趋势。

     她一路跑到餐厅门口追人也没追到,她想不通是不是腿长的人真的走起来都是走路带风,直接脚踩风火轮离开。走到旋转门的地方,门童替她开门,问她要不要帮她打一辆车,她想了一下,就算是想找人,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这时候班花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把她老公的名牌塞到谷粒怀里,讥讽道:“谷粒,你看,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你要是求到我头上,我和我老公说不定会考虑给你投资哦。”

     娱乐圈就是个名利场,红有红的待遇,不红有不红的待遇。你不需要自己为自己定位,自然会有媒体和无数的受众为你在金字塔里分出三六九等。就连班花对谷粒的定位都这么的准,但他们都错看了谷粒,他们怎么知道日后谷粒的新剧不会红呢?但趋炎附势,媚富贱贫向来是这些人的嘴脸,他们怎么会想长期的得失,他们最在乎的是眼前嘴上过瘾。

     但是……谷粒不动手班花都快忘了谷粒从前是个什么样的人,谷粒一把拽住班花,对她说:“刚刚你们在哪个房间,带我去。”她站在这里快冻死了,赶紧去把钱包外套取到。

     谷粒的手劲太大,她一脸委屈地让谷粒松松手,谷粒说:“带我去别废话。”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这时草丛里传来连续按快门的声音,谷粒机敏地扭头看去,果不其然,一个全副武装的暗影躲在哪里。

     谷粒对他喊道:“什么人,出来。”

     这下班花可高~潮了,拽着谷粒的手痛呼:“谷粒你放手,你这个野蛮的女人。”

     谷粒水汪汪的眼睛终于第一次露出王霸之气,她的眼睛冲着班花喷火,她真的是受够了和一群陌生人纠缠不休,她很努力的扮演自己在生活中应该扮演的角色,她猜测,她可能是同学们亲切的老同学,可能是剧组里可爱的女一号,可能是老板手下言听计从努力表现的好演员,甚至,是刚刚那个从门口走开的言亦初的好伴侣……

     但她忽然发现,这些复杂的社会角色,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她为什么要承受陌生人的玩笑,为什么要接受陌生人的嘲讽,这些一个个幸灾乐祸要看她笑话的人,为什么不能不要干涉别人的人生,给彼此一点尊重。

     显然她的想法太过理想,因为有一种能够轻易获得的快乐,叫做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你闭嘴。”谷粒冷漠说道。

     班花傻掉。

     言亦初吼她就算了,谷粒是哪根葱,她是葱也是只配用来蘸大酱的那根大葱,居然也敢吼她?她抬头又看到谷粒的眼神,有杀气,算了她灰溜溜地闭嘴,趁谷粒松开的片刻她赶紧逃离现场。

     谷粒不知道这些记者哪里来的自信,捧高踩低,觉得只要是镜头下吃饭的人,都应该要对他们卑躬屈膝。

     狗仔明目张胆地偷拍也就算了,发现谷粒已经发现她以后,他干脆把镜头凑到谷粒跟前疯狂闪动快门,恨不得把镜头凑到她脸上。

     谷粒用手挡住脸,“你干什么?”

     狗仔带着口罩,也不说话,只顾着拍照,他恨不得谷粒多露出一点丑态,这样才更有噱头。跟谷粒一起走进餐厅的是谁?他已经排到他们同车的画面,是言亦初,谷粒这腰,是被青年企业家搂过的腰。但他们走出来的时候,他都看到了,宋琰追出来被她赶回去,还有刚刚这个女人不知道是谁,但是谁不重要,标题他都想好了,“谷粒脚踩两只船,奸~情暴露暴打女伴”,骇人听闻,吸睛程度百分百。光是这几个人的画面,就够娱记写一个版面的新闻了。

     谷粒对他说:“你别拍了,你是哪一家报社?把你名片给我。”这时候谷粒还存有理智,想着让经纪公司出面和对方交涉,她拼命抑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因为她还记得,孙菲对她三令五申,任何时候和媒体保持友好的关系,要笑,一定要微笑。

     可没想到对方伸出脚踢了她一脚,脚下带碎钉的足球鞋,一脚踢在她的膝盖上,谷粒感到剧痛,一瞬间龇牙咧嘴。

     不出所料,镜头记录下她最丑的面孔。

     谷粒的手比大脑更快,她一把抓住狗仔的相机,一把夺过来,争执之间相机掉在地上,她蹲下伸手去拿,结果被狗仔一脚踩中手指,然后对方眼疾手快拿起相机,十指连心,谷粒疼得直接跪在地上。

     孟君山出来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谷粒揪住狗仔的头发,死命不肯放。

     他沉着脸走过去,用衣服外套遮住谷粒的头,直接说道:“你是傻吗?”

     谷粒应声松开手,两手拽着他西装外套,呆呆看着他,这个人酒桌上还对她有莫名的敌意,现在又帮她,男人心海底针,还真是多变。

     谷粒不知道最后狗仔的事情是如何被解决的,她只知道孟君山把她送到了孙菲家里,孙菲开门的时候没想到是谷粒和孟君山一起来的,满脸惊讶。

     孟君山走后,谷粒可怜兮兮地跟她说:“菲姐,你收留我一晚吧。”

     孙菲叹了口气,递给她一杯热茶,“你跟言亦初怎么了?”

     哦,看来大家都知道言亦初。

     她撇嘴,“我也不知道。”然后她把自己在酒席上的事情跟孙菲说了。

     其实今晚思绪万千不只是谷粒,还有言亦初,两个人出家门,却是一个人回来,他难受极了。他是被气晕了头,他不是没有意识到谷粒的不对劲,他正是发现谷粒不对劲才生气,他生自己的气,为什么没有更好的照顾谷粒,让谷粒在外面走开今天是遇到熟人,万一以后遇到歹人,他要怎么办。

     他只是想要出去透透气,他开着车在高速上兜了一圈就已经全都冷静下来,他看见自己跟着车队堵在高架上,言亦初的头用力后仰装在颈枕上,冷空气让他清醒很多,他不是一个冲动的人,甚至大多数时候,他都冷静自持到可怕的地步,但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天酒精上头,还是因为挑衅的对方是孟君山,才让他特别的受不了。

     孟君山是他的老对手,他们虽然他们完全不在同一个行业,但是任谁从小被人放在一起比到大,也会心生厌烦,最开始,他们是孟家最不受欢迎的孩子和言家最不受欢饮的孩子,上层社会提起这两个孩子都说他们是投错了胎,结果没想到他们这一辈,最出息的,也是这两人。

     孟君山就是个万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子,尤其是喜欢别人的女人,偏偏还有无数女人把他当成那个用来炫耀的勋章,前赴后继。言亦初想一想觉得不对,他怎么能放心把谷粒留在这么一个危险的人手里?可等到他开车折返,谷粒已经不见踪影。

     孙菲家里,她看着谷粒说:“谷粒,你的身体真的没问题吗?”

     谷粒笑着说:“当然没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孙菲却说:“你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其实言亦初很早的时候就都跟我们说了,只是照顾你的情绪不想告诉你。还有一件事我必须跟你道歉,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孟君山针对你,有我的关系。”

     孟君山的面相很有特点,他眼睛狭长上挑,眼角含情,这种眼睛正是人们常说的桃花眼,一双犀利的眼看人的时候冷冷清清却暗藏风情。商场如战场,他的敌人对于他的雷霆手段更有体会。此人心狠手辣,看准的猎物一击必中,唯利是图。

     公司里员工来来去去,可能已经很少人记得当初孟君山入行不久,孙菲被老爷子派到他身边做助理,当时他们联手打造了一颗巨星,为星辉在行业内的地位奠定基础,但是这个巨星只是一颗迅速陨落的流星。这位巨星结婚嫁人之后没多久,就在首都病逝。当然,病逝是官方的说法,坊间多有猜测是她死于阴郁症,自杀,红粉骷髅,一念之间。

     掌权后,孟君山一直想要孙菲回来,他们继续做回原来的搭档,但是没想到自从孙菲发掘了谷粒之后,心思就放在了谷粒身上,完全是把谷粒当成了一个苗子在培养。

     孟君山找她谈过,问她为什么。孙菲没有答话,孟君山说:“你还是怨我,你觉得当时对姚一梅逼得太紧,我是刽子手。”

     孙菲已经厌倦反复的争执,她当时在孟君山办公室是这么说的:“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怨你,我就是怪我自己,如果我能在姚一梅身上多放一些注意力,也许她根本不会死。这个世界上众口铄金,一个女人能在一脱成名之后获奖、嫁人,她的人生在别人看来太顺利,别人只对她怎么豪门梦碎感兴趣,对她的辛福生活不关心,是我不成熟。”

     “所以呢,你觉得谷粒和姚一梅像吗?我看不出来哪里相似,值得你对她这么好。”孟君山打断她的话。

     孙菲反唇相讥,“不像吗?不像你为什么对她那么反感?对女人动手,不像是你的风格。”

     “我反感的不是她,是让你沉浸在过去不可自拔的人,任何人!”孟君山手一挥,办公桌上的摆件资料“哗啦”全部被他扫到地上。

     孙菲猛然站起来,“那就没什么好说的,这一次我不会重蹈覆辙。”

     孟君山被她气得久久不能平复心情,两人不欢而散。

     .

     只是孙菲没想到,谷粒会在餐厅碰上孟君山,孟君山大概是心里有气,她撞在枪口上正好成了炮灰。

     孙菲在家里问谷粒,“怎么样,你想好没,明天送你回言亦初那里吧。”

     可是她没想到谷粒犹豫了一下,“菲姐,你不是说有新的综艺要录制吗,等节目录完再看吧。”女人,总一点自己的小脾气,就看能不能被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