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别扭
        幽冥不是不懂苏渭的用意,反抗拒绝不了,便用言语相击,让他善待苏莫。苏渭那只老狐狸能如此,也算是对苏莫有心了。正是念着苏渭那点真心,幽冥倒也没和他计较,只是又一次毫不留情的将它从窗户丢了出去。

         虽然明知道加菲这个形象,不是苏渭自己选择的。但是看到苏渭那只老狐狸,顶着一张萌萌的猫脸,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他就忍不住手痒。

         人的喜恶,又岂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幽冥站在窗前,似看着外面柔美的夜色,内心却无法如夜色般平静……

         苏莫依靠在床上,身上搭着一条薄被。柔和的床头灯灯光,让房间泛着朦朦胧胧的黄晕。苏莫的手指像是怕烫到般,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唇上还有些刺疼的伤处。心里乱糟糟的,也说不清再想些什么。

         从苏莫记事起,便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不同。在郭家生活的那些年,母亲莫莉总是陪着郭华安飞来飞去。一年到头,陪在她身边的时间,两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那时候,郭斌年纪大些,虽然从小性格沉稳,但是不会去在意苏莫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郭耀倒总喜欢逗她玩,不过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小破孩,又哪里懂得该怎么照顾小孩子。常常把她当做一个活着的娃娃,不知轻重的捏她的脸。

         负责照顾她的保姆,习惯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去得罪小少爷,并不是明智之举。

         郭耀喜欢看苏莫哭,甚至到了着迷的程度。觉得小孩子憋着小嘴,眼中含泪委委屈屈的样子,萌蠢的有趣。可是苏莫哭过几次之后,似乎发觉了郭耀手欠的原因,不管郭耀在怎么用力掐她,都没掉过一滴眼泪。只是脸上,身上常常留有青青紫紫的印记。而这些,粗心的莫莉直到现在,都并不知情。

         知道的老苏,却碍于郭耀本身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不好当真与郭耀计较,只是暗中阻挠。

         苏莫从那时起,似乎就忘了什么叫做哭。不管练习术法时,受了多重的伤,磕磕绊绊的生活里,受了多少委屈。都不再喊疼,不再落泪。

         因为小小的苏莫早早的知道,便是身上再疼,也不会有谁真的在乎。落下的眼泪再多,也都是无济于事。

         生活便是那么现实而又残酷,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的喜恶改变,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痛苦悲伤而停止。不管多么绝望,太阳还是每天按时升起,不管多么恐惧,夜幕也都会准时降临。

         不管多么不舍。终有一天还是会失去老苏。

         而这个世界上,除了老苏,便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人。在她彷徨的时候,为她指明方向。在她悲伤的时候,陪着她哀伤。在她害怕的时候,温柔的拥抱她,对她说,“宝贝,别怕。”

         苏莫翻了个身,眼睛酸涩,却流不出一点眼泪。这样静谧的夜晚,心绪难平,太适合想起老苏。辗转反侧,不知不觉苏莫闭上了眼睛。

         平稳的呼吸声,在房间中回荡。床前慢慢显现出幽冥的身影。不知道他在床前静默的守了多久,才等到苏莫睡去,现出了真身。

         幽冥安静的坐在苏莫的床头,双眼眨也不眨的,凝视着苏莫精致小巧的五官。指尖在眉眼上,徐徐勾画。不管怎么看似乎都看不够。指尖游走在眉心,轻轻抚平了苏莫皱起的眉头。他不知道苏莫心里藏着怎样的心事,却感觉到了她深深的哀伤。难过的让他心疼。

         看到苏莫已经睡得平稳。幽冥才准备起身,苏莫不经意的搂抱被角,连带着幽冥的胳膊一并抱住。

         幽冥顿了顿,唯恐惊醒了苏莫。犹豫了一下,还是掀起被角,躺在了苏莫的身边。脸颊紧贴着苏莫的头顶,闻着萦绕在鼻尖淡淡的发香,也慢慢安心的闭上了眼。

         这一夜,苏莫难得踏实的睡了个好觉,没有再做那个缠绕了她多年的噩梦。

         早上,苏莫被浓郁的包子香唤醒。恍惚,又回到了老苏在的日子,竟完全忘了和她住在一起的不是老苏,而是另一个男人。

         “老苏。”

         苏莫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裙,揉着自己乱蓬蓬的长发,塔拉着一双拖鞋,恍恍惚惚的走进了厨房。

         幽冥拿着汤勺转过身,身上系着一件印着米琪的花边围裙,明显不伦不类。

         苏莫看清眼前的人,不免愣怔,望着幽冥久久忘了反应。似乎还是努力的回忆,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幽冥倒也不急着惊扰苏莫,由着她发呆,以便自己可以好好欣赏眼前秀色可餐的美景。松垮的睡裙,自然的滑落,露出一个圆润的肩头,沿着精致的锁骨向下,可见微微隆起的山丘边缘。如奶皮般白皙的肌肤,光滑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在上面亲吻吸吮。光是看着,便已然觉得口感极佳。没过膝盖的睡裙下是双笔直均匀的小腿,纤纤玉足,涂抹着艳丽的红色指甲。

         “啊!”苏莫回过神,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红着脸跑回了房间。紧关上房门,又开始为自己的大惊小怪感到深深的懊恼。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应该淡定的问声早安,而不该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跑回来。

         昨天的吻能代表什么?

         在幽冥眼里,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一时的无聊,或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毕竟如果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她便成了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她是苏家人,便注定了她这一辈子都得供家里这个男人差遣。

         想到自己也许不过只是幽冥一时的消遣。苏莫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好像有什么在心里狠狠的刺了一下。说不上究竟多疼,却丝丝缕缕的让人不舒服。

         吃早饭时,苏莫一直觉得别别扭扭,有些放不开。可是幽冥却像是没事人一般,完全看不出一点异常。好像那些暧昧不清的事,从未发生。前天和昨天没有什么不同,昨天和今天没有什么不同,而今天和明天也不会再有任何区别。

         如同两人已定的关系。

         苏莫的心绪慢慢平复。与幽冥独处起来,比往日更显冰冷疏离。

         按照老鼠精提供的地址,幽冥和苏莫顺利的找到了狗妖在A市的落脚点。也许是为了掩藏身份,狗妖只是在贫民区,租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出租屋的房间不大,一眼便能看清全部,十几平米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凌乱不堪的床铺。便是一个勉强支撑能用的立柜,和床头堆着杂物的椅子。

         以房间凌乱的程度来看,应该已经被人翻找过。幽冥毫无再翻一次的欲望,只是环视了一周,将目光落在了堆满垃圾的椅子上。

         椅子摆在床头,正对着床铺,明显被当做床头柜在用。这个位置,人们总会不经意间随手放些常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