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狗妖(上)
        幽冥从椅子上拿起一本不知翻看了多少遍的老旧杂志。杂志的封面是一张穿着丁字裤的性感男模的照片,也许是角度的关系,男模看起来性感狂野,野味十足。幽冥随手翻了翻,里面内容都是些男/男/激/情/的不雅照片。

         幽冥不削的冷哼一声,这狗妖,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口味。随手将杂志丢到一边。

         幽冥抬起头,正瞧见,苏莫被椅子上一个粉红色盒子吸引了目光。苏莫伸手去拿,却被幽冥抢了先。幽冥快速将盒子握在手心,不动声色的将它揣进口袋,“走吧。”

         苏莫觉得幽冥发现了什么,却有意隐瞒。不由得多想,怀疑起幽冥对自己的信任,也许从始至终,在他眼里,她和其他人便没有什么不同。当然除了一点,她的术法够强,更适合做个做苦力的打手。

         苏莫憋着一口气,胸口憋闷的像是压着一块巨石,怎么深呼吸,都没有一点缓解。至于为什么生气?失去判断力的苏莫,根本无法深想,只是偏激的愈加觉得,昨日的吻,荒诞讥讽的可笑。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贫民区,到了停车的地方。苏莫打开车门,上了车,系上安全带。一直习惯于坐在副驾驶位的幽冥,今天却一反常态,自顾自的坐到了后面。

         这样明显的保此距离,如同火上浇油,让苏莫更加觉得气愤。为什么?三个字,苏莫怎样都问不出口。不管是对于昨天的吻,还是对于今天的故意疏远。

         “去哪?”苏莫冰冷开口,已然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有些怒气冲冲。

         幽冥似乎没有听出苏莫语气不善,从口袋里拿出刚刚揣进兜里的粉红色盒子,翻看了一下,说出了一个苏莫从未听过的名字,“蓝月酒吧。”

         苏莫打开了导航,调转了车头,费了些功夫。还是找到了那个叫做“蓝月酒吧”的地方。

         将车子找了个车位停好。苏莫刚要打开安全带,幽冥已经先一步下车,对苏莫道,“我自己进去,你在这等我。”

         苏莫解安全带的动作僵了僵,又把解开的安全带重新系上。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转过头看着窗外,执拗的不去理站在另一边的幽冥。

         幽冥看着闹别扭的苏莫嘴角勾了勾,粉红色盒子在手中快速的转了几转,还是丢给了苏莫,直落在她的腿上。“想看就看吧。”

         苏莫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盯着幽冥走进了蓝月酒吧。才低下头,拿起那个粉红色盒子开始研究。盒子上的标志和酒吧门上的标志一模一样。都是一个弯弯的蓝色月牙。

         盒子的一面,写着酒吧的名字,电话和地址。

         另一边则写着丝滑放松,缓解疼痛,强效杀菌。最要命的是上面直接标有GAY专用/润/滑/剂字样。

         如此,还不明白这看起来像女士护肤用品的东西是什么。苏莫的脑子就可以直接扔到垃圾箱里去了。

         苏莫立即黑了脸色,像是触碰到致命病菌般,将盒子从窗口丢了出去,嫌弃的抽出湿巾使劲的擦着双手。恰巧,一对男男恋人,手拉着手,正走向酒吧。看到从车里丢出的东西,不由得多看了车里的苏莫几眼。两人窃窃私语,像是误把苏莫当成前来捉奸的同妻。

         苏莫受不了那种古怪的异样目光,好像她脑子才是有问题的那个。慌张的从背包里拿出宽大的太阳眼镜,戴在脸上。懊恼羞涩的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明知道,好奇害死猫。不该有那么多不该有的好奇心。可是看到幽冥那遮遮掩掩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想要知道他为何遮掩。

         如果他出言讥讽怎么办?如果他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自己热闹怎么办?

         苏莫正苦恼的思忖,一个抱着衣服慌张身影从酒吧穿墙而出,边跑,边忍不住回头张望。

         苏莫定睛去瞧,刀疤横贯整张脸,不是狗妖,又是哪个。

         苏莫立即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没有时间去通知没有回来的幽冥,紧随着男人的背影,追进了酒吧的后巷。

         酒吧的后巷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废弃的酒瓶胡乱堆砌着。让本就不宽的后巷,变得更加脏乱。装满垃圾的垃圾箱上趴着几只觅食的老鼠。被突然跑进来的苏莫,惊得四处乱窜,急于逃命。

         “站住。”苏莫边跑,边出声叫前面的狗妖。

         狗妖猛的顿住身形,魁梧结实的身体徐徐转过,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追进来的苏莫,慢慢勾起嘴角,笑得狰狞,“你能看到我。”

         苏莫停下脚步,和狗妖保此着适当的距离,因为狗妖周身散发出的灵力,充斥着一股难闻的血腥气。

         这世间万物同沐浴日月精华,岁月洗礼,不管是神魔,鬼怪,亦或是最为弱小的人类,都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力。

         神魔灵力最强,便成为掌管生死的神明,或是贪婪的想要吞噬一切,让黑暗统治世界的魔鬼。

         鬼怪经过修炼,或成为鬼仙鬼魔,或修成人形。因其修炼不同,术法不同,拥有灵力不同。又分作三六九等,自身散发出的灵力气息各有区别。

         而人类,作为灵力最少最弱小的存在。在这世界上迅速的繁衍生息,过着相对平静祥和的生活。则是因为天,神魔,鬼怪,各界共同制定了一份不扰协议。

         但凡拥有灵力者全部必须遵守。除负责人类正常秩序的神明外,其他拥有灵力者,不得随意降临人间,不得在人类面前使用灵力,不得以灵力妄自伤害人类,不得以灵力扰乱人类秩序……洋洋洒洒一大篇的“不得”,归根结底不过一句话。不能让弱小的人类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竟还有其他各界的存在。

         而各界的意见之所以能如此统一,全部许诺遵守并监督这份协议的执行。却不是因为单纯的怜悯和慈悲。

         人类,作为世界上灵力最为弱小的一族。却拥有超凡的智慧,总是能出人意料的发明出许许多多有用的东西。让社会不断的进步,让人类不断的发展,让生活质量不断提高。

         人类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有时便是天上的神明都会自叹不如。而那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想象,往往通过不懈的努力,几代人,或是几个世纪,终会得到实现。

         也许,这正是弱小人类在世间得以安身立命的真正原因。

         因为他们精神的强大,才会得到各界的尊重,得以在拥有强大灵力的各界的夹缝里,繁衍生息,平静的生活。

         当然,神明看重的是人类自己独特的能力。

         而那些脑袋上顶着黑色光圈的家伙,却完全出于私心的,为了保留一个完整的,不需要喂养的,可以肆意掠食的食物饲养场。

         神明与魔鬼的初衷不同,却默契的达成了意见的统一。

         只要各界不做出令那些精神脆弱的人类崩溃的举动。不让他们亲眼看种异类的存在。让他们如惊弓之鸟般,惶惶不能终日,没了足够的精力和热情,去研发,去繁衍,去开拓……

         便是因为天灾,瘟疫等种种原因,死去些许人类又如何。但凡冠上天灾人祸的名头,人类永远不会想到这些灾难降临的真正原因。

         当然,除了人类社会中那些个同神魔一样,拥有强大灵力的人类。他们因为拥有强大的灵力,可以获悉一切真相,与神魔沟通谈判。对于这些人类,便是神魔也不得不有所忌惮。人类中怎么会有这些与生俱来的异数?

         也许,这才是“天”真正的慈悲!

         凌驾于神魔,鬼怪,人类,各界之上的真正神明,唯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