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罪过
        安静坐在幽冥身后的苏莫,突兀开口道,“他是您什么人?”

         狗妖族族长羞愧的低下头,死力攥紧手中的袋子,“是家中逆子。”

         会议室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便是妖族,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会令人感到深深哀伤的事。所有人都理解了族长的憔悴,明白了他内心难言的苦楚。却无法出言安慰。还有那二十多个孩子的尸骨未寒,灵魂缺失。谁又能为这一切买单?

         幽冥如无事人般,用灵力将作案上各家的供奉,吸到手中。超市的袋子在幽冥的手中,攥捏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东西在这,你们自己分。”幽冥拿起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意的依靠在椅子上,冷眼旁观。

         桌案上凭空出现了同样大小的三个正方盒子。蓝色的盛着狗妖的灵魂,白色的盛着狗妖被缩小的肉身,金色的盛着狗妖族宝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三个盒子所吸引。

         片刻,沉闷的静默!

         白无常率先动手,将蓝色盒子吸到手中,“我只要灵魂。”

         组长为难的看了看幽冥的脸色,又看了看坐在身边颓废的狗妖族族长。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只要能结案了就好。”

         狗妖族族长将白色和金色的盒子吸到面前。手臂轻颤的将金色盒子塞进怀里。白色盒子则紧紧握在手中。“谢谢。”缓缓的起身,一个踉跄,扶住桌沿,才勉强稳住了身子。一瞬,狗妖族族长似乎又老了十几岁。走出会议室的脚步,沉重蹒跚。

         苏莫一眨不眨的,一直看着狗妖族族长。明明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却让她莫名的从眼前这个父亲的身上,看到了老苏的影子。

         最后的分离,她没有见老苏最后一面。不知道老苏站在奈何桥前,手捧孟婆汤时,是怎样的心情?会不会怪,会不会怨她的狠心。

         天底下没有狠心的父母,只有狠心的子女。

         而那时,她自认为最好的选择,又是不是犯了一次永远无法弥补的大错。

         苏莫的双眼始终黏在狗妖族族长的身上,随着那身影从会议室的门口消失,她忍不住站起身。

         幽冥适时抓住了苏莫单薄的手腕,将一张崭新的银行卡塞进了她的手里。“去吧。”

         得到了幽冥的许可,苏莫毫不迟疑的追出了门,取了车,将车子开到了族长的身边停下。

         “我送你。”

         苏莫的语气依旧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温度。安慰人这种事,就算再给她十年,她也不见得能够学会。不懂得如何表达感情的苏莫,就像一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用一层又一层的冷漠将自己紧紧包裹。

         外面的人走不进去,里面的她飞不出来。

         狗妖族族长接受了苏莫的好意,说了声,“谢谢。”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车内播放着舒缓的音乐,苏莫淡漠的脸上,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没有好言安慰,没有哀伤惋惜。

         也许正是因为苏莫表现的如此淡漠,狗妖族族长反而心安理得的坐在车上,自顾自的想着心事。

         白色的盒子,安安稳稳的放在族长的腿上。像是怕摔掉般,族长粗糙的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护着那个盒子。

         苏莫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中,却流不出一滴眼泪。车子开到那片烂尾楼,找了个空地停住。时间一点点流逝,晚上九点整,通往妖界的幕帐又一次降临。

         狗妖族族长打开了车门,趁他没有注意。苏莫将那张银行卡悄悄塞进了族长的口袋。

         “走好。”苏莫淡漠的开口,如同那一日送走只是魂魄的老苏。

         狗妖族族长道了谢,手捧着装着尸体的盒子。步履蹒跚,佝偻的脊背,徐徐走进了那片幕帐。

         晚风吹进车窗,清清爽爽的凉。苏莫失神的望着早已消失不见的那个背影,忽然想,如果老苏还在,他是否会同意自己和幽冥交往。

         答案,显而易见!

         苏莫似乎得到了某个答案,下定了决心。启动了车子,拨通了幽冥的电话,嘟嘟声之后,电话被接通。

         苏莫平静道,“大人,我应该去哪找您。”

         幽冥那边片刻的沉寂,“回家楼下的烧烤铺子。我在这等你。”

         居民区外面的烧烤铺子,是一片当地有名的大排档。简单的塑胶桌椅,美味的各种烧烤小抄,还有爽口的冰镇啤酒。忙碌了一天的上班族们,约上四五个好友或是同事。选一个干净的位置,吃着小吃,喝着啤酒,谈笑着说着各自的琐事。

         这里吵杂热闹,而又让人感到亲切,充满了苏莫喜欢的烟火气。

         苏莫将车子送回了小区,只身走向大排档。穿着最为普通断袖T恤和牛仔裤的幽冥,坐在人群中是那么的醒目。有人说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这句话用在幽冥身上也只能立刻翻转。便是穿着如摸布般破烂的衣裤,也掩盖不了幽冥身上的不凡贵气。

         看到苏莫,幽冥微笑的冲她挥了挥手。如同其他等待女友的男生一样,笑得天真而又纯情。

         “这里。”幽冥叫了一声。

         苏莫加紧了步伐,走了过去。坐在了幽冥的对面。餐桌上摆着冒着热气的烤串,杯子里刚倒不久的啤酒散发着微冰的凉气。

         “这是晚餐。我们喝点酒。”幽冥微笑的举起酒杯,等着与苏莫碰杯。

         苏莫眷恋的定定的看着幽冥,似乎想要在这一刻把他的每个表情,每一动作都深深刻在心里。

         “大人,我有话对你说。”

         “嗯。”幽冥淡淡的应了一声,深邃的目光意味不明,在等着他已经预料到的下文。

         不能吗?

         幽冥心底发出一声惋惜的喟叹。一缕一缕黑色烟雾,从地下最深的幽冥界钻出,像是水中游动的鱼般,在四周飞速游窜。世间最为邪恶,哪怕是中国死神阎王,北欧死神赫尔,希腊死神腾纳托斯,欧洲的死神达纳特斯都恐惧的幽冥之气。

         那幽冥之气,每到一处,不慎吸入它的人类,渐渐露出茫然呆滞的神情,木讷的动作,像是木偶般机械。

         只需幽冥的一个意念,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在所难免。

         谁也不会想到,如此浩劫,却是因为苏莫的一时迟疑!

         爱与不爱,都是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