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狼果
        阿辉肯定道,“这件事你们解决不了。还是交给幽冥大人处理吧。”

         阿辉的提议引得苏莫和苏渭彼此对视,却都同时没了下文。阿辉似乎猜到了苏莫和苏渭的顾忌。别人的事阿辉一向从不干预,更何况事关幽冥大人。那个烫手的山芋,他不会触碰,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会给主人和亮招惹麻烦。

         不过眼前这件事,事态严重,绝不是苏莫和苏渭个人的能力能够解决的。他不能直接给出任何建议,但是至少他可以给他们讲讲早已埋没在历史中的故事。

         “这狼果以前也曾出现过。因为它的出现一个月之间死了十万多人。一个国家,就因为这么一颗误认为圣果的果实,引起所有百姓发了狂,互相厮杀撕咬。你们没有见过那种场面,惨烈的便是如今想起,依然让人毛骨悚然。”

         苏渭猛的站起身,担忧道,“不能再等了。我看这个东西极有可能就是阿辉说的狼果。不然妖界不会有那么多人突然发狂。现在妖界的结界被封。想要再进妖界也只能求助幽冥大人了。”

         “可我总觉得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苏莫拉住苏渭,问阿辉道,“你说的那件事之后呢?狼果毒是怎么解开的?狼果可曾再出现过?”

         “没有解毒的方法,所以那个国家的国王下令,封了整个国家。直到整个国家的人都死了才算结束。至于那个狼果,据说因为这件事狼族族长受罚,狼族圣地从此被封。按理说不会有人再开启那个被封的圣地。”

         苏莫迅速想到了什么,“如果是生死盘呢?是否能够打开那个封印?”

         “有可能!”阿亮忽然激动道,“有一件事你们也许不知道。那个狼果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阿亮的身上,他笃定道,“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分魂果。吃了分魂果的人会拥有分身的能力,如果这种能力被激发,分魂果便不是毒药,而是能够分身的宝物。但是如果吃了分魂果的人自身灵力不够,承受不了分魂果的法力,便会发疯发狂,逢人便咬。”

         分身?分魂?

         一种不好的预感让苏莫觉得心惊胆战,她看向同她一样错愕的苏渭,两人异口同声道,“可分二重身!”

         两人不敢再迟疑,急匆匆向阿辉和阿亮道了谢。匆忙拿出电话拨打了幽冥的手机号码。

         而此刻,幽冥早已站在通往妖界的幕帐前,饶有情趣的按了按被封了的幕帐。讥讽的勾了勾嘴角,如此雕虫小技怎么能够拦得住他幽冥大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除了欧洲的女巫,连狼族竟然也开始丧心病狂的想要开启生死盘。一直隐忍不发的狼族终于有了动作,如今的他们不顾一起的想要用分魂果,造出一个可以从原身体内分离出来的二重身。再利用狗妖族的宝物,重现制出一把可以开启生死盘的钥匙。不顾妖界安危,如此疯狂的举动,让幽冥嗔目。

         在他即将准备走进妖界的时候。苏莫的电话及时打了进来。电话刚刚接起,苏莫焦急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听到苏莫提到分魂果,幽冥冷漠的双眸眯了眯。

         “幽冥……”幽冥出于寻常的安静,让苏莫感到了强烈的不安。她隐约感到幽冥似乎早已清楚了所有情况。为何会这么巧?出现生死盘的地方,所有事似乎都逃不过幽冥的眼睛。究竟幽冥是哪个追查生死盘,阻止灭世的人。还是幽冥才是那个将生死盘故意留在人间,引起种种祸端的人。

         “幽冥,不管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带我和苏渭一起。”

         “太危险了。”

         “可这就该是我要面对的不是吗?你应该明白戴上那个手镯意味着什么。命运如何安排,不是躲便能躲得开的。我知道你很强,可你是你,我是我。该我走的路,就在我的脚下。我必须自己亲自去走,只有我自己亲自走过,才能结束这一切。”

         幽冥默然了一阵,不知目光闪烁在想着什么。眼前的慕帐被黑雾笼罩,死亡的气息便是被封印,他依然能够敏锐的察觉。没有时间了,“好,你们必须快,我在老地方等你。”

         苏莫死力踩住油门,用了最短的时间,和苏渭一起赶到了通往妖界的地方。

         苏莫,幽冥,苏渭站在通往妖界的幕帐前。幽冥关切的凝视着苏莫,“我帮你设结界,不会引起人间的恐慌。”

         苏莫点了点头,看向苏渭,“太爷爷?”

         “十一娘还在里面。”苏渭不自然的耸了耸肩,“我欠她的。”

         苏莫轻拂手腕的上墨镯,一句,“轩辕。”

         那代表道义的轩辕宝剑,赫然出现在了苏莫手中。日月星辰的流光,山川河流的灵力。苏莫脚下发力,手臂笔直,端着轩辕直冲向幕帐。

         “唰。”一声干净利落的声响。封了幕帐的结界倏然出了一条如缝隙般细长的缝子。那缝子虽然微小,不过却破了封印。三人畅通无阻的步入了妖界。幽冥断后,立刻重新做了封印。将整个妖界隔离开来。

         浓烈的血腥气空气中弥漫,到处一片狼藉,残垣断壁,各种动物不全的尸体,七零八落的散落一地,到处都是。“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呼啸,所到之处,都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生机。

         “十一娘。”苏渭突然像是疯了般,向着醉仙楼的方向跑去。苏莫手执轩辕剑紧随其后。

         眼前惨烈的景象,让人一阵阵胆寒,他们似乎还是来晚了一步。苏莫突然开始担心,期待着可以尽快找到十一娘,又怕若是找到的是发了疯的十一娘,他们又该如何?

         心情忐忑的赶到醉仙楼。远远的便看到一个狼人的手臂自十一娘的腹部抽出,牵动着血花四溅。

         “十一娘。”苏渭惊呼一声飞奔而去。踉跄的接住了十一娘后仰即将到底的身体。“十一娘。”

         十一娘脸色惨白,失了焦距眼睛,在苏渭的呼唤声中,重新有了生机。“你怎么回来了?不该……不该……回来。”

         “我不该走,不该走的。”

         十一娘欣慰的浅笑,“其实我知道,你不是他。只是……只是……一直再骗自己。谢谢你……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