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谁出钱
        苏渭猜不透幽冥跟苏莫回郭家的意图。不过已然从这件事中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怀疑是人体自带的荷尔蒙发挥了它超凡的作用,令一向冷漠无情的幽冥,也发生了些许,不知是好是坏的变化。

         敏锐的扑捉到这个讯息,苏渭心中忽然生出家中有女初长成的喜悦。

         尽管在苏渭眼中,幽冥绝不是一个合格的好女婿。

         郭家的别墅富丽堂皇,单单少了份岁月沉淀下的内涵。如此一来,在苏渭眼中,郭家和爆发户没有什么不同,富贵的没有底蕴。这样的郭家入不了苏渭的眼,让苏渭心里多少生出些许轻慢。连脚下的猫步都透着一股趾高气昂的调调。

         苏莫进了郭家的门,整个人便变得愈加淡漠安静。郭华安出于商人敏锐的洞察力,自然而然的将注意力放在如迷一般的幽冥身上。两人坐在客厅品着茶,谈论起古董字画。幽冥虽然看着年轻却沉稳内敛,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睿智。他不喜言谈,轻易不会开口,但只要开口,必是一针见血,入骨三分。郭华安很快便发觉,这位姓苏的青年,见多识广,对很多事都颇有见地。不由得生了笼络之心,对幽冥愈加热情。

         男人之间的话题,女人们并不感兴趣。

         许久未见苏莫,苏莫的母亲莫莉也没有表现出多少关心。只是把苏莫当做女伴般,拉着她同看时尚杂志。张嘴闭嘴,除了奢侈品的名字便是价钱。

         苏莫对此见怪不怪,早没了什么感觉。只是神情淡淡的看着母亲莫莉。

         莫莉长得很美,虽然不再年轻却也风韵犹存。比那些稚嫩的年轻女孩多了份成熟的妖娆韵味。

         这样的莫莉,美是她生活的全部重心。对于苏莫,如果说她不爱自己,也不尽然。只是她的爱贫乏的只局限与物质和金钱上,其他更深一层的东西,莫莉触及不到,也无法给予。

         正因为如此,老苏的陪伴,对苏莫来说才更显可贵。

         有那么一瞬,凝视着莫莉开心的笑脸。苏莫很想和她谈谈老苏,告诉她这次老苏是真的走了。可是话到嘴边,几次三番,又咽了回去。

         就算说了又如何呢?

         对苏莫而言,老苏不过是刚刚离去。

         而对莫莉而言,苏百震早已死去十几年,不过只是人生路上匆匆一个过客。父亲苏百震对母亲莫莉而言,究竟算什么?是否成为她心口的那颗永不磨灭的朱砂痣?

         苏莫忽然觉得意兴阑珊,没了陪莫莉坐下去的兴致。起身独自走出别墅,在院子里一处偏僻的角落,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

         “吃完饭,我们就走。”幽冥突兀的出现在身边,双手插在口袋,冷言冷语道。

         此言正中跟出来的苏渭下怀。

         “幽冥大人,苏家已经给您准备了最好的别墅。随时恭候大人的到来。”

         幽冥眼神都没施舍一个,“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接受苏家的供奉。除了苏莫,苏家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苏渭讨好的笑容僵在脸上,觉得自己一定是昨晚没有睡好。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的话。

         不再需要苏家!!!

         那苏家怎么办?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苏渭一肚子不满,一肚子抗议,却不敢表现在脸上。此时的苏渭慌乱的早忘了,就他那张喜感的猫脸,就算做再多夸张的表情,也显露不出他复杂的内心。

         “大人!为什么?”

         幽冥不去理会苏渭,单单对苏莫道,“有地方住吗?”

         苏莫一脸茫然,“我和老苏一直住在一个老楼。”

         “有钱吗?”

         “有!”苏莫不可察觉的轻叹一声,“郭家的。”

         幽冥和苏渭异口同声道,“不准用。”

         幽冥冷眼扫了一眼抢话的苏渭,惊得某猫,立即闭紧嘴巴,唯恐又一次被丢了出去。

         “就住哪里。吃完饭就走。”

         幽冥留下一句话,径直离开。

         某猫狗腿的跟在其身后,小心翼翼的嘟囔。

         “大人,那种老楼怎么是大人住的……”

         “无所谓。”

         “大人,苏莫一个女孩子,还在念大学。哪有能力挣钱养家啊?”

         “……”

         “人活在这世上哪样不用钱?吃饭得花钱,穿衣得花钱,出门坐车也得花钱……”

         “……”

         “大人就算再厌烦了苏家,也请大人允许苏家继续供奉您。至少大人在人世间所有的开销,能恩准由苏家来出……”

         幽冥忍无可忍的停下脚步,似笑非笑的俯视着匍匐在脚下的老猫,“我像是吃软饭的?还是像哪种游手好闲的纨绔子?或者你觉得我离开苏家,苏莫离开郭家,我们会活活饿死?”

         苏渭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琢磨着幽冥话中的意思。怎么回味,怎么觉得不对,大人这是在和谁赌气呢?怎么貌似苏家被郭家那些拎不清的连累了……

         呜呜呜……

         为什么?为什么?

         一千多年都好好的,偏偏在他这出了问题。

         因为有了幽冥大人,才有了苏家。一旦幽冥大人不在了,苏家便没了存在价值和必要。苏家人会怎样?苏家会怎样?苏渭越想越怕,竟有了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此,苏渭算是彻底把郭家人恨上了。以至于,在不久的将来,当他再一次也人形出现时。忍不住,一次又一次作弄打击郭家,给郭家带来不小麻烦,当然这都是后话。

         这一晚,晚餐丰盛,至少维持了表面上的宾主尽欢。

         饭后,不管郭华安如何热情挽留。幽冥和苏莫还是执意要走。郭耀拿着车钥匙跟了出来,苏莫依然拒绝了他开车送他们的好意。

         短短一周,失去了老苏,当上了族长,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苏莫觉得此刻的自己身心俱疲,真的没了安慰苏渭,讨好幽冥的力气。只想快点回家,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

         徒步走了二十多分钟,总算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没等幽冥和苏莫上车,苏渭便跳上副驾驶的位置。幽冥淡淡的看了老猫一眼,倒也没说什么。如此,苏渭才算安了心,尽量蜷缩起身子,做到不惹人厌。

         苏莫的家住在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区。小区里的老楼历史悠久,承受了太对岁月的洗礼,显得斑驳老旧。

         院门里树荫下学习广场舞几位大爷大妈,借着路灯昏暗的灯光,播放着流行音乐,跳着有些笨拙的舞步,自娱自乐,倒也悠闲自得。

         车棚里塞得密密麻麻的自行车,电动车,因为过多而参差不齐。让原本就狭窄的地方,显得更加拥挤。

         跑来跑去的孩子们,在院子里互相打闹,追逐嬉戏。音乐声,欢笑声,伴着断断续续的私语声,听着令人心安踏实。

         这样有烟火气的地方,是苏莫所熟悉的。紧绷的神经此刻才慢慢得到了释放。连那张淡漠的脸也开始变得柔和。

         苏渭小心翼翼的跟着两人身后。进了最后那栋老楼,走上昏暗狭窄的楼道。

         201室,便是苏莫和老苏一直居住的家。

         房子不大,80多平。两室一厅的标准格局。两间卧室一大一小都在阳面,狭小的洗手间,安放着一台不知用了多少年的洗衣机,拥挤的连着浴缸都无法放下。

         客厅的阳台上摆着几盆翠绿的盆栽,几朵含苞待放的小花点缀其中。

         幽冥大致看了看各个房间,虽然家具简单,却胜在布置得温馨舒适干净整洁。很有家庭气息。

         “这里就是我全部财产。”苏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我是一个穷人,一直是靠老苏留下的存款活着。苏家我才回去,郭家的钱我不能要。我现在还在上大学,做了份兼职,挣得钱不多。

         像我这样的人,根本买不起阿玛尼,更住不起豪宅。我不会做饭,房间倒是能随便收拾一下。

         你说你不想再接受苏家的供奉,可是离了苏家,我根本养不起你。给不了你生活上的任何保障。”

         苏渭闻言,立即底气十足,挺了挺胸膛。不愧是苏家人,还懂得为苏家说话。

         幽冥看到苏渭重新神气的样子,便觉得碍眼。不耐烦的抓起某猫的脖颈,又一次无情的将它从窗口丢了出去。

         “就住这吧。在这生活。”

         “行,丑话说再前面,钱谁出?”

         幽冥选了大一些的主卧,“我出。”幽冥关上了房门,整个房间立刻都安静了。

         苏莫撇了撇嘴,觉得自己实在无法理解幽冥的想法。

         重新打开窗子,向院子四周望了望,早没了苏渭那只老猫的影子。

         一只活了两百多岁的老猫,确实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苏莫留着窗子没关。简单的冲了个澡,便早早的爬上床,闭上了眼睛。

         夜,宁静祥和!

         当然,这也针对某些人而言。

         在苏莫闭上双眼的同时,市第一医院的病房里,却传出此起彼伏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二十一个被人掏走了内脏的婴孩躯壳,血淋淋的横在婴儿床上,提醒着他们近乎发疯的父母,他们曾经的存在。

         有人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天派下来的天使。

         只可惜,医院里这些来的匆匆,走的匆匆的天使们,除了留给父母巨大的伤痛外,匆忙的什么都不再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