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老鼠精
        似乎意识到今天这一劫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了。女人发狠的亮出明晃晃的利齿,向着苏莫扑咬过来。于其说是女人是在战斗,不如说更像是用这种方式,向幽冥表明自己的一种态度。

         是一种即使面对不能战胜的神魔,也会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能出卖朋友的态度。

         有骨气的人,总是比那些自私自利毫无底线可言的人,更加值得别人尊重。

         至少在幽冥这里,他会给老鼠精留有足够的尊严。给她留有为了自己的底线搏上一搏的机会。正好,也让只空有强大术法,却实战经验贫瘠到可怜的苏莫,有一次锻炼的机会。

         至于结果如何?

         幽冥不甚在意。

         如果连他都不得不正眼去看的苏莫,这么轻易的葬送在一只靠倒卖情报过日子的老鼠精的手中。他还真要怀疑,那所谓的天之法宝——乾坤镯,看人的眼光是怎样的精准。

         神选法器,法器选人。

         跟在他身边一千多年,装死混日子的乾坤镯,便是在落灰落到无聊。也绝不会随便选个炮灰来消遣。

         不是不能,而是不削!

         面对老鼠精的攻击,苏莫表现的从容不迫。打起精神,小心应对。拳脚相击间,老鼠精虽然灵活狡诈,却也没讨到半点便宜。被逼无奈,也不得不使出对付女人,最为阴毒的抓/奶/手。

         如此流氓的打法,对未谈过恋爱,更别说和任何人有过亲密接触的苏莫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老鼠精的这一举动,不亚于捅了一回马蜂窝。

         原本念着,只是打探消息,无需下狠手的苏莫。手腕一转,使出一招横扫千军,磅礴灵气伴着苏莫的怒火,迸射而出。一时间,晃得整个妖界亮如白昼。

         如此强大的灵气,吓得老鼠精不得不慌忙收手。为了躲避灵气的攻击,连着几个敏捷的后空翻,一口气跳出百米开外。

         随即,伴着几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雷鸣轰响。凸凹不平的地面,生生被那灵气深深划出长约百米的深痕。随着灵气划过,深痕依然向外不停散发着带着烧焦味道的热气。

         老鼠精大惊失色,被灵气逼迫的,单膝着地,滑出五米,才算勉强稳住身形。

         老鼠精抬起头,看苏莫眼神已然不同。此刻,她忽然明白了,一个能够跟在幽冥大人身边的女孩,便是一个看起来再像普通的人类,也绝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

         看着苏莫青春貌美的脸,凹凸有致的优美身姿,她多么希望她能够与其他人类一样,只是一个美丽的花瓶。

         可惜,上天似乎完全接收不到她卑微的祈祷。

         用苏莫又一次证明了,有时女人的颜值和能力不一定成反比。

         苏莫的双眼,却沉静的没有一丝波澜。那坚定到不可撼动的坚毅眼神,还有英气逼人的飒爽身姿,都让站在一旁只管看戏的幽冥,有种眼前一亮的错觉。

         幽冥的双眼不由得眯了眯,觉得这样的苏莫要比那故作娇柔的老鼠精,更让男人血脉喷张。似有什么不经意间,在他的心弦上,轻轻撩拨。一种难言的感觉,在心口慢慢溢开,炙热难耐。

         老鼠精与苏莫四目相对,噼里啪啦,火光四射。

         老鼠精盯着苏莫喘息一阵。念着狗妖族对鼠妖一族的恩情,不得拼死顽抗,放手一搏。

         “遁”老鼠精一声厉喝,呼吸间,倏然没了踪迹。只是在她刚刚停留的位置,多了一个十公分左右的圆洞。如此一来,更加印证了对方是只老鼠精的事实。

         想到老鼠,苏莫便觉得全身发痒一般的难受。一瞬的走神。手上墨色手镯,忽然开始示警急促震动。苏莫一怔,立即想到对方可是的攻击方向……

         一招白鹤亮翅,凭借灵气托身,苏莫张开双臂,单脚点地,一跃腾空而起。在她跃起的同时,地里一把明晃晃的日式钢刀,直挺挺的破土而出。挺立的像是一根直挺挺钉入地面的钢钉。苏莫立即意识到,若不是即使避让。哪怕只有一瞬的迟疑,这钢刀便会穿过脚上的鞋子,扎入血肉,在脚面对穿而出。

         这种认识,让苏莫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心有余悸。看了看手腕上的墨色手镯,苏莫一时间心中心绪复杂,说不清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嚓、嚓、嚓”那钢刀如跗骨之蛆般,紧随苏莫之后,在苏莫停留过地方,破出一个又一个缺口。将地面穿插的一片狼藉。

         苏莫慌忙避让的同时,灵机一动,咬破手指,迅速的画了一道地火符。再又一次腾空而起,利刃破土而出,又迅速抽回之际。苏莫随手一掷,将那符咒,准确无误的投入那缺口当中。

         “地封。”苏莫双臂横扫,滚滚灵气,如同奔腾而出的惊涛骇浪,铺天盖地四散开来。给整个妖界的地面上,设了一层,肉眼无法看到的封地的结界。

         这般,苏莫才总算松了一口气,翩翩然,落于地面。

         幽冥忍俊不禁的勾了勾嘴角,愈加觉得苏莫这狡黠的性子,很对自己的脾气。

         地面被封,地下又有一道地火符,从中作祟。老鼠精惊慌失措,看着越烧越旺的火蛇,慌忙四窜。

         她原以为,这年纪不大的女孩,便是灵力再强,不过能封地封个百余里。却不料,她一口气逃出多千余里,地面竟都如同铜墙铁壁般,根本打不出一个缺口。反倒引得那烈火,在地下四处蔓延。以致她这一族的子孙,不少受到波及,很多幼子,根本无力逃脱,只能“吱吱吱”的惊慌悲鸣。

         老鼠精咬了咬牙,如此,便是那狗妖族对他们有天大的恩情。也万万不能葬送整族子孙的性命来报。

         “幽冥大人。”老鼠精使了个千里传音服了软。“请住手,我说。”

         幽冥目光闪了闪,冲着苏莫点了点头。

         苏莫这才收手作罢。

         过了一刻钟,老鼠精有气无力,灰头土脸的从地里面钻了出来。身上衣衫褴褛,还有些许烧过的痕迹,蓬头垢面的没了一点美女的模样。

         既然已经颜面尽失,老鼠精便破罐子破摔,没有任何顾忌。撩起衣裙,大刺刺的盘腿坐在地上,垂头丧气道,“幽冥大人,您想问什么?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幽冥双手插兜,悠然道,“A市医院21个婴儿被人吃了内脏,是不是狗妖族人做的?”

         “是。”

         “竟于你族无关,你又为何袒护他们?”

         老鼠精肃然道,“我不是想袒护,而是答应了狗妖族族长不管任何人来买那件事的消息。统统不卖。”老鼠精顿了顿,觉得此时幽冥大人竟然插了手,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怕是狗妖族这次,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族内出了叛徒的丑闻。既然如此,不如索性一起说给幽冥大人知道。也好将狗族其他人撇清,免得为了一条鱼,腥了一锅汤。在因为那叛徒一人,害得整个狗族都被幽冥大人连锅端了。

         老鼠精想明白其中厉害,便坦然道,“狗妖族族里出了个叛徒,不但偷了狗妖族里的宝物,还打伤了狗妖族族长逃出妖界。狗妖族族人也正在四处找他。

         我这也是刚收到那叛徒的消息。通知了狗妖族族长知道。我还答应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这个消息卖给其他人。”

         幽冥冷冰冰的笑了笑,“你这不算卖。”

         老鼠精,“……”

         “我从来只抢,不买。”

         老鼠精的嘴角抽了抽,幽冥大人还真是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