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返程
        一顺水八辆白色路虎,停在苏家村的村口,引得村民纷纷出来围观。

         钱!苏家村不缺。

         车!苏家村也不缺。

         苏家村缺少的是那平静生活的调剂,还有有关这新族长的八卦新闻。

         对于苏莫来说,苏家村是陌生的。

         对于子一辈,父一辈都彼此熟稔的苏家村,从小跟着母亲改嫁离开的苏莫,也是完全陌生的。

         除了苏家族长和长老,其他人并不知道幽冥的存在。也永远不会想到。他们从小生活的地方,有什么七煞捆龙阵,不知道房屋上的守护兽,并非善类。更不可能知道他们之所以能在村子安逸幸福的生活,是一辈又一辈的族长和长老们付出怎样的代价,才得以实现。

         无知的人最是幸福,因为他们拥有最为简单纯粹的快乐。

         背着一个行囊走进苏家村的苏莫,从未想过离开时,要带走什么。可是那一人,一猫已经成为她永远无法逃避的责任,摆脱不了的枷锁。

         望着坐在车身上,叼着烟头,满脸怨气的郭耀。便是平时再不耐,此刻竟也比以往都顺眼的多。

         “钥匙给我,我自己开一辆。”苏莫伸出手。

         郭耀气愤的吐出烟头,看着苏莫淡然的脸,挣扎片刻,还是不敢激怒她,将钥匙放在她的手上,埋怨道,“出了多大的事,不能说一声再走。以后再敢玩失踪试试!”看向苏莫身后的幽冥,郭耀微蹙了一下眉头,一种古怪的不适感,让他莫名从心底觉得危险,“这位是?”

         “我堂哥,苏幽冥。”

         郭耀细细打量几眼,礼貌的说了句,“你好。”

         幽冥直接无视了郭耀,走向最近的路虎,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如何轻蔑的态度,令郭耀心里很是不爽。可是气归气,郭耀虽然是个纨绔,却不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草包。拎得清什么人能惹,什么样的人绝对不行。

         先别说,眼前这位和苏莫的关系。便是那周身不怒自威的强大气势,就绝不会普通人能够有的。他老子郭华安在A市那也是经历过沉浮,一位响当当的人物。

         可是即使如此,那周身的气派也不如眼前这位十分之一。

         一时间,郭耀也看不出幽冥的底细,自是不能轻易得罪。

         只是对苏莫说道,“你开车在后面跟着,晚上会找个地方住一宿。明天晚上就可以到家吃饭。”

         “嗯,”

         苏莫上了车,坐在驾驶位上,幽冥坐在后边。苏渭别无选择的跳上副驾驶的位置,尽可能的蜷缩起身体,尽量减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打开收音机,车内响起王杰的《不浪漫罪名》

         “没有花这刹那被破坏吗

         无野火都会温暖吗

         无烟花一起庆祝好吗

         若爱恋彷似戏剧那样假

         如布景一切美化

         连相拥都参照主角吗

         你说我未能定时

         令你每天欢笑一次

         我没说出一句美丽台词

         是你心中一种缺陷定义

         流进了眼角里的刺

         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不轰烈是极坏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每个动作

         没有声都有爱你的挚证

         为何若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总等待着特别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语气动听

         在我呼吸声早已说明

         甚至都会用一生保证”

         二人,一猫,安静的听着音乐,沉闷的没一个人开口。

         苏莫聚精会神的开着车,纯属是无话可说。苏渭属于半个话唠,憋着一肚子话,却不敢说当着幽冥的面吐出一个字。只能在无聊时,适当舒展一下身子,摇晃它那条黄白相间的尾巴。

         幽冥透过反光镜,凝视着开车的苏莫,不知思忖着什么。

         未来,谁不是茫然而又期待……

         中午随便吃了顿便饭。晚上按照预定的计划,车队开进了一个小镇。小镇不大,一条十分钟车程的主街连着几条胡同,便是小镇的全部。老旧的房屋道路,像是80年代的产物,随便布置一下,便完全可以充当80年代小镇的拍摄场地。

         车队一驶进小镇,便引起了镇子里居民的注意。如此拉风的一排路虎,就算当地最有钱的人家娶亲,也不会有如此排场。

         车队在小镇最大的那家旅馆外停靠,因为没有停车场,只能占去主道的大半。围观的居民远远的看着,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郭耀最先下了车,看了一眼老旧的旅馆,不大满意,却也只能将就一下,“今晚就住这。”

         其他车上的四个女伴,最后下了车,看了看四周,忍不住开始抱怨。郭耀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个中心人物。平时说一不二惯了,虽然明知道,这地方的条件是差了些,依然受不了女人们的唧唧歪歪。

         “就住这了,能住就住,不能住就滚。以后少跟着我出门。”

         “二少,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和她们你生什么气?”

         “都闭嘴,二少都能住,你们有什么住不了的?哪那么多废话……”

         哥们们立刻附和。

         苏莫和幽冥,带着哪只许久未出门的苏渭最先走进了旅馆。安排房间时,竟又出现了问题。

         因为几个哥们带了自己的女伴,不好将人家分开。人多,房少,女人们计较的又多,不免又费了一番口舌,才总算消停。

         等郭耀终于安排好了一切,才发现苏莫和幽冥竟然挤在了一个房间。虽然知道两人是堂兄妹关系,也依然让郭耀觉得腻味。

         郭耀站在苏莫房间的门口,看着里面疏离的分坐两床的兄妹,提议道,“不如让堂哥上我们房间挤一挤吧。这样住着也不方便。”

         “不必。”幽冥不耐烦的直接拒绝。

         苏莫抬起头,无所谓道,“不过将就一晚,不用那么麻烦。”

         郭耀讪讪然,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将和幽冥换房的话说出口。这位堂哥和苏莫至少还有堂兄们的关系在,住在一个房间倒也说得过去。而他和苏莫虽然也是兄妹,却没半点血缘关系。尤其他对苏莫的心思,苏莫不见得一点没有察觉。

         苏莫的冷淡,让郭耀讨了个没趣。只好离开,去和他那帮狐朋狗友找乐子。苏渭假装隐形,在房间内闷了一阵,也终是觉得无趣,迈着风骚的肥猫步,溜出了门,出去放风。

         苏莫和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幽冥站在窗口望着窗外并不美丽的景色,指尖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轻敲窗沿。

         过了二十多分钟,苏渭便臭着一张压扁的猫脸,气冲冲的回来。看到站在窗口幽冥的背影,苏渭畏缩了一下肥胖的猫身,悄悄跳上苏莫的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蜷缩身子,望着苏莫那张青春还略显稚嫩,有些发白的脸出神。

         刚刚在外面从郭耀的朋友口中,听到了一些关于苏莫和郭耀的闲言碎语。那么话入了苏渭的耳朵,让他觉得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

         想起那仅剩一缕幽魂,却胆敢硬闯苏家村的苏百震。想到苏莫执拗的跳出窗口,迈着踉跄的步子,孤单离去的单薄背影。

         活了二百多年,自认参透世事,已然成精的苏渭,那颗强大而又坚硬的内心,还是不可避免的酸了一把。

         血脉这种东西,微妙的让苏渭内心五味杂陈。

         一声意味不明的喟叹,苏渭没忍住,还是溢出了口。

         幽冥停下手上动作。走到床边,又一次提起苏渭晃晃悠悠肥胖的身子,将温顺的他从窗口丢了出去。

         苏渭就势打了滚,安全着陆。抬头望了一眼,紧闭的窗子,难得萌生出的感伤之情,被摔了个七零八落。

         看来人老了,还真不适合玩什么煽情。

         尤其是对着幽冥,那个冷血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