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资料
        底蕴深厚的苏家果然没有让白无常失望。不愧是元始天尊高徒后裔,虽然在人间一千多年,与人类结婚生子,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到了今时今日。却依然留存了显魂这种绝妙术法。

         从女护士的记忆中,苏家三叔用显魂,照出那凶手的相貌。白无常用手机给凶手拍了照片,输进自己的手提电脑。很快关于那凶手的个人资料,便调了出来。

         按照惯例,阴间的资料绝不可以外泄。不过这次,白无常隐约觉出事态的严重。在黑无常到来之前,还是自作主张影印了一份那凶犯的资料,交给了苏磊。

         “这是凶犯的资料。”

         苏磊接过那几张干净的不能再干净的白纸,抽了抽嘴角,“你确定这是凶犯的资料?”

         “当然。”白无常笃定道,“不过灵气不够的人,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想要窥得天机,总要有窥得天机的本事。”

         白无常挑衅的笑了笑,嘲弄的眼神,让苏磊本就僵硬的脸部肌肉变得愈发僵硬。

         看到急切到已然穿墙而出的黑无常,白无常压低声音嘱咐了句,“除了苏家人,不要给任何人看。”没等苏磊做出反应。白无常已然迎上满脸担心的黑无常,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两个阴间高级公务员,当着苏磊的面,讨论着案情穿墙而去,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苏磊目瞪口呆的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梁。想到老族长说过的不准打扰苏莫的嘱咐,为难的叹了口气。看来这次,无论如何,都得登门叨扰啦。

         苏磊此时的为难,苏渭自然无从得知。

         那些血腥的凶杀,惨死的婴孩,离老猫是那么的遥远。远到还无需他现在为此费心劳神。

         眼下对苏渭来说,世界最纠结的一件事莫过于摆在他眼前的那盘猫粮。

         吃还是不吃?

         苏渭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混乱了!

         噢!

         不!

         也许从现在开始,对他苏渭而言,再也没有人生,只剩下猫生了。

         幽冥将准备好的两盘早餐,摆在桌案上,“吃饭。”

         苏莫从房间里蹦了出来,一边蹦着扣好脚上的鞋扣,一边诧异的看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盯着猫粮发呆的老猫。“怎么回事?”苏莫忍不住问道。

         “人吃人饭,猫吃猫粮。”幽冥面无表情的回答,似乎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小事。

         苏莫点了点头,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开始品尝自己面前的早餐。烤面包片,香肠,煎蛋,还配了一杯温热的牛奶。简单便捷营养丰富,虽然比不上老苏蒸的小笼包,不过睁开眼,便有现成的早餐吃,光这一点,对从未下过厨的苏莫来说,就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

         苏渭伸长脖子,等了半天,也没听到苏莫对幽冥的早晨安排有任何异议。不禁心中备感凄凉,觉得这世间还真是人情淡薄。本可以摆脱所有苦恼,高高兴兴投胎做个富二代。没想到一招不慎,便沦落到这步田地。想他一世英名,尽数要会在一盘猫粮上,更加愤愤然,气恼苏莫不懂孝道。

         幽冥喝了一口牛奶,抬眼看着苏莫,“决定休学了。”

         “嗯。”苏莫吃着东西,含糊的应了句。将口中东西咽下,试探的问道,“我不休学,除了上课时间,其他时间随传随到行吗?”

         “不行。”幽冥回答的干脆,“从现在开始,不准离开我半步。”

         “……”苏莫耸了耸肩,做了个果然如此的怪异表情。

         两人正吃着饭,门铃突兀的响起。苏莫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这么早不应该会是安琪。便安安稳稳的吃饭,没了一点要动的意思。

         幽冥扫了她一眼,没有为这种小事和苏莫计较,拿起一旁的纸巾擦了擦嘴角,“你吃吧,我去开门。”

         趁着幽冥起身开门,苏渭强忍着怒气,一跃窜到苏莫的身边,仰头,竖起瞳孔,咬牙切齿,“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莫将最后一块鸡蛋放进嘴里,如同咀嚼美味般,嘬了嘬筷子,“字面意思。”

         苏渭呆了呆,还未等回味出什么。敏锐的扑捉到进门的身影,哪里还顾得上与苏莫打哑谜。用瞬移般的速度,迅速的出现在沙发上。用占了口水的爪子,理了理自己头上那一戳不太听话的黄毛。严肃的蹲坐的表情一丝不苟,俨然一尊“威仪”的加菲猫法相。

         苏莫忍俊不禁,抿嘴偷笑了一下。站起身,又恢复那副淡漠的样子。

         苏磊不认识幽冥,自然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去和苏莫说些什么。

         简单的给苏磊和幽冥介绍了一下。苏莫只说幽冥是自己的朋友。

         对于“朋友”这两个字,定义可谓相当广泛。

         点头之交可谓朋友。

         莫逆之交可谓朋友。

         酒肉之交可谓朋友。

         床伴也可谓之朋友。

         ……

         苏磊心中罗列出无数可能。最后根据幽冥身上宽松的家居服,还有桌案上两份早餐,顺理成章的将幽冥归到了族长床上朋友那一类。不由得眼神暧昧,又细心的打量一番。

         几人寒暄几句,都挤在了沙发。

         地方过于狭小,苏渭维持了半天高大形象,依然不得不挪了挪屁股,给人类腾出地方。

         苏莫给苏磊倒了一杯热水,直言不讳道,“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苏磊听到“自己人”三个字,立刻显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看了一眼老族长那张“可爱”的猫脸。见老族长只是摆出一副倾听的神情,没有避讳幽冥的意思。

         苏磊才喝了口水,安心的将昨晚的案件详细的说了一遍。说道最后,苏磊从公文包里拿出白无常留下的几张白纸,出于习惯本想先交给苏渭先看。可是看了看老族长那肉嘟嘟的猫爪,不免为难。

         幽冥欠身,接过苏磊递过来的东西,认真的翻看了一遍。聚精会神的表情,转动的眼球,怎么看也不像再盯着几张白纸。

         苏磊微微诧异之后,又觉得理所应当,能够当上苏家族长的男朋友,又怎么会是个普通人。

         幽冥将资料翻看一遍,脸上平静的看不出一丝情绪。看完后,自然的递给了挤在她身边的苏莫。

         苏莫接过资料,翻看了一下,立刻皱起眉头。苏渭被眼前的这份资料吊足了胃口,等了半天,也不见苏莫又给他过目的意思。挣扎了一下,还是没忍住直接跳到了苏莫的肩膀。伸着脖颈,与她一起去瞧。

         “这个案子应该交给白无常,苏家还是不要插手的好。”苏莫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苏磊,“这个案件阴间虽然也在过问,不过对他们来说这只是普通的失踪案。对我们来说,却是严重的偷窃器官杀人案,更何况被害者还都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有21个之多。”

         幽冥抬头看了一眼时间,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下,出门。”

         苏莫立即拿着资料起身,去房间拿自己的背包。

         苏渭从苏莫的肩头滚了下来,气急败坏的上去冲着苏磊面部,便是锋利的一爪,留下三道血淋淋的印记,“没脑子的东西。人死了在人间是命,魂魄消失了在阴间不算命啊?见到漂亮姑娘就智商为零,人家给你卖了还给对方数钱。这个案子不准管,通知苏家所有子孙谁都不许管……”

         幽冥和苏莫,一前一后,迅速闪出门。留下祖孙二人,一个气急败坏亦或是为了那盘醒目的猫粮恼羞成怒。一个垂头丧气,委屈的把玩着白无常留下的眼镜,死不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