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白无常
        地府,巍然耸立的高级大厦,第二十二层,2201房间内。唱片机流淌着柔和的音乐,橘黄色的昏暗烛光,营造出浪漫暧昧的氛围。红色玫瑰花瓣,像有生命一般,自动在空气中随意飘舞。

         白无常穿着一条修身超短红色连衣裙,扭动着自己火辣性感的身姿,引导着一个十七八岁羞涩俊美男孩,展开双臂搂上她纤悉的腰身。

         “吻我……”白无常勾魂的声音如同魔咒,性感的双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柔软红艳的舌尖。

         男孩露出痴迷的神情,羞涩局促的慢慢贴近,在两个人的唇瓣即将触碰到的一霎那。

         屋内所有灯光倏然一亮,将整个房间照耀的亮如白昼。白无常气恼的咒骂一声,再睁开眼。哪里还有那可口的小鲜肉。

         只有黑无常,那张铁面无私,无趣的死鱼脸。

         白无常意兴阑珊的随意挥了挥手,蜡烛、玫瑰花瓣、音乐全部消失。原本浪漫暧昧的气氛顷刻间荡然无存,屋内压抑的让人气闷。

         “这是我的私人时间。”白无常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不悦的抱怨。

         黑无常如死鱼般僵硬的脸上,没有一点变化。只有眼底那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柔光,流露出些许心事。

         “苏莫回苏家村了。”

         白无常举着高脚杯,喝酒的姿势不由顿住,吞咽下已经倒入口中的红酒,放下酒杯,气愤的抓起一旁香奈儿的红色手提包。

         “苏百震那个疯子,在他眼里除了苏家还有什么?真怀疑苏莫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别人都盼着儿女长命百岁,他倒好,巴不得苏莫早死……”

         “苏家的术法虽然是靠血脉传承的,不过并不是所有苏家人都会延续这种继承。尤其这两百年,苏家传承到术法的人越来越少,已经几乎消失。苏莫是苏家的异类,她一出生灵力就比苏家任何一任继承者都强。苏家选她做新一任族长,也是情理之中。”

         白无常愤怒的眼神飚过来,咬牙切齿,“你的意思是说,活该苏莫去送死喽?”

         黑无常冷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你能够理智的去看待问题。你对苏百震始终存有偏见。如果苏百震不爱苏莫。当年,就不会替苏莫死。让苏莫当苏家新一任族长,是苏家最明智的选择。”

         白无常侧过脸,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控制住濒临崩溃的情绪。转过头,面对黑无常,脸上强挤出一丝牵强的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现在要出门,门在哪里,走好不送。”

         没等黑无常离开。白无常自顾自的踏着高跟鞋,扭动着曼丽身姿,满腹怨气的走出房间。

         坐电梯,到了最底层的停车场,刚坐上红色法拉利跑车。手机便传来有新消息的提示音。

         白无常打开信息,不禁来了兴趣。没想到这个时候,苏渭一直申请的投胎批件,竟然批了下来。打开文件,里面各种手续,一应俱全,只差一份投胎人个人资料的表格没填。

         心情极糟的白无常,这才露出些笑容,觉得自己的顶头上司阎王,要比那个迂腐守旧的黑无常上道得多。

         有了这份公差在身,白无常便可以理直气壮的到苏家村找人。不但可以和苏莫见面,还可以直接走高速,省事,省力,省油钱。

         白无常上了阴间高速公路,一路飙车来到苏家村村口。苏家村的七煞捆龙阵,布的邪乎,身为阴间高级公务员的白无常。也不愿冒险,随便踏进苏家村。

         更何况,苏家村里面还住着一位,连阎王都心存忌惮的大Boss。她活腻了,才会去碰那个雷。

         白无常将车停在苏家村村空,下了车,拿出手机拨通了苏莫的号码。

         “莫莫,哪野呢?”

         苏莫的声音低哑虚弱,“苏家村呢。你呢?”

         “就在你们苏家那个破村子的村口,你出来一趟吧,我在这等着。”

         “嗯。”苏莫挂了电话。

         白无常从车座后面,拿出两瓶孟婆推出的最新口味的饮料,依靠着跑车,摆出一个最性感动人的Post。等待着苏莫的随时莅临。

         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苏莫的身影才慢悠悠的出现,向着白无常走了过来。

         “怎么来这了?那个让你心痒痒的小鲜肉呢?”

         “别提了。”白无常的目光在苏莫脸上的新伤痕上凝了凝,却识趣的没有多问,随手将饮料丢给了苏莫一瓶。“被老范(黑无常)给搅了局。煮熟的鸭子,硬是飞了。”

         苏莫忍俊不禁,依靠着跑车,站在白无常身边,“来这是公事?”

         “为你们苏家人跑腿。苏渭,你见过了吧?”白无常喝了一口饮料,随即露出难以下咽的痛苦表情。

         “谁?”苏莫一脸茫然。

         “就是苏家那个族长。死了一百多年了,因为找不到接班人,只好将自己的魂魄封在死去的肉身里,硬撑着。”白无常自然绕开苏莫接任族长的事情,八卦道,“因为苏家族长在地府里都有申请投胎指标的特权,所以早就递交了申请。这不,今天申请批了。我来给他办手续,送他去投胎转世。”

         苏莫点了点头,思忖片刻道,“这个名额只限他本人使用吗?”

         “也不是。”白无常慵懒的摇晃着手中的饮料,“只要是苏家人都可以。不过哪里有人会那么傻。白白将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别人?苏渭那个人精更不可能会。”

         苏莫目光闪了闪,一本正经的冲着白无常勾了勾手指。

         白无常好奇的贴近,也不知苏莫耳语些什么,竟能令阴间一姐白无常的脸上出现震惊、兴奋、坏笑等诸多表情。

         “够可以啊!”白无常听完苏莫的话,笑得异常灿烂,如不认识般,重新审视着眼前淡定的苏莫,“不愧是苏家人,够阴。”

         对于白无常的评价,苏莫不置可否。不管她如何痛苦,也摆脱不了自己的血脉继承。她体内流淌着苏家人的血液,每一滴鲜血在血管中徐徐流淌,都是在时时刻刻提醒着苏莫。无论她走到哪里,她永远都改变不了,她姓苏的事实。

         苏家!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一直盘踞在苏莫的心头,压得她喘不上气。

         对于那个令她从小便与众不同的苏家,她既抵触又畏惧。她一直深信,这个世界绝不会有免费的午餐。再得到了一些东西的同时,便已然注定了会失去些什么。

         只是会失去什么呢?

         苏莫一直不敢深想,因为得到和失去,往往不会对等。得到的不一定是想要的。而失去的……往往痛彻心扉……

         白无常从苏莫手中,接过锁魂瓶。即使再对老苏不满,此刻也不由得生出几分离别的怆然,也不知是为了那个心心念念挂着苏家的苏白震,还是眼前故作坚强的苏莫。总觉得就这么带走了苏白震送他去投胎转世,不免有些遗憾。

         “不再见一面了?”

         苏莫摇了摇头,只道了句,“走好。”转过身,向着昏暗的村庄慢慢走去。眼泪伴着沉重的脚步,悄无声息的沿着脸颊滑落。再不会有那个人,不计得失,默默的陪在她的身边,全心守护她了。

         身后传来发动车子的声响……

         苏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听着车子离去的声响,直到完全没了声音。苏莫才抬起头,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失声哽咽……

         虽然明知道,没了人形的老苏在锁魂瓶里是完全没有意识的。可她还是不能当着他的面哭。

         说到底,苏莫再与众不同,再聪敏机智,不过依然是个二十岁的女孩。本应该肆意享受青春的年纪,却过早的背上了沉重的枷锁。去面对那些便是活了两百多岁,有足够阅历能力的人,都无法承担的重担。

         恐慌、彷徨、茫然……

         这一刻,苏莫彻底迷失了方向。她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又该如何担负起苏家族长的责任,带领着苏家所有子孙,去服侍好那个强大恐怖的男人。

         幽冥!

         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

         苏莫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变得晦暗无光,没了希望。这样懦弱无能的苏莫,这样胆小爱哭的苏莫。她无法让老苏看到。既然他已经成功的将自己领回了苏家,完成了他的心愿。

         那么便让他幻想着他的女儿,出色的带领着苏家人,完成着苏家的人的使命,做着那样的美梦,开始新的人生吧!

         苏莫不知道自己究竟站了多久,直到天空泛起了鱼白。她才猛然回过神,活动活动站得发麻的双腿。拧开了白无常带来的饮料,喝上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味道直冲喉咙,过后便是许久不散的苦涩,在舌尖萦绕。苏莫皱起眉头,拿起饮料瓶,看了看上面的名字“人生”。

         诧异过后,不由得了然一笑。

         似乎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都尽数释然了。

         是啊!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酸甜过后,便是难言的苦涩。痛苦什么?挣扎什么?彷徨什么?害怕什么?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会,谁也不是最倒霉的那一个,谁也不是最可怜的那个人。

         只不过世间幸福都很相似,痛苦各有不同罢了!

         而活着的人……便得好好的,努力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