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加菲猫
        世间所有人的生死,轮回,又有谁能逃得过阎王的眼睛。

         作为独自承受千万年幽暗冰冷的神明,看尽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世间所有的丑陋、肮脏、贪淫,还有为数不多的真情真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周而复始,永不停歇的在他面前上演着。

         日月更替,岁月变迁,在这世间唯一不变的只有本心,是那不灭的灵魂。或善,或恶,不管坠入几次轮回,经历了几次不同的生与死,它的本性都不会改变。

         而苏莫!

         这个在阴间毫无记载,根本不该存在的魂魄,是如何逃过众阴差们的眼睛,顺利的投胎到苏家出生的,成了阴间最大的一桩悬案。

         为了纠正这个错误,阎王亲自导演了一场车祸。可惜,谁也没有想到死去的不是苏莫,会是她的父亲,本可以继承苏家族长之位的苏百震。

         明明不该出错的事故,却偏偏出现了偏差。

         如此一来,阎王也不得不就此罢手,不敢再轻举妄动。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而天的心,又有谁能够猜的透,说的准呢?

         而如今,那个世间最大的变数,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在了幽冥的身边。如同既定的命运,却又完全超出他的掌控。

         这天地之间,世间万物,什么,他都可以由着天的心意。唯独幽冥……

         阎王徐徐搅动着面前的咖啡,还是在填写着苏百震个人资料的投胎表格上签上了名字。

         白无常酝酿了半天的狡辩之词,竟没一句派上用场。不禁有些讪讪然,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阎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道,“下不为例!”

         白无常,“……”

         “这是我为新族长准备的贺礼,就由你亲自送去。顺便帮我带一句话,欢迎她随时来阴间做客。”

         白无常接过礼盒,撇了撇嘴角。没有将阎王的话带给苏莫的打算。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收到阎王如此的邀请,会感到高兴。自然,苏莫也绝不例外。

         白无常带着阎王的礼物,来到停车场,坐上自己那辆红色法拉利。这次给苏家新族长的礼盒与往年都不相同。出于对苏莫的关心,白无常忍不住还是打开缝隙,偷看了一眼。

         这一眼,令白无常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重新盖上盒子,不禁喃喃自语,“还真是死神的礼物。”

         苏莫接任新族长的仪式前一天便已结束。终于卸下了肩上重担的苏渭,也得以泰然躺进那具早已备下多年的棺椁,舒心的闭上双眼。

         苏渭的葬礼举行很是简单,匆忙的像是单纯的急于完成某种形式。摆脱了那具终日散发臭气的尸体,即使作为魂魄,苏渭也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这几日,投胎申请应该就会批复。想到即将可以彻底摆脱幽冥那个暴君,开始自己全新的人生。便是老奸巨猾的苏渭,竟也生出了些许提点后辈的心思。

         “不要被名利迷花了眼。钱不是东西,人也不是东西。你为族里累死累活,也不见得会落下一个好字。

         该享受便享受,在族人面前你可以随便装爷,但是在幽冥面前一定要记得装孙子。

         这世上什么气受不得?什么苦吃不得?豁出去这辈子,多为下辈子谋划吧!”

         “下辈子?”苏莫讥讽的冷笑。

         “你这是什么表情?”苏渭受不了的吹胡子瞪眼,“执拗的臭丫头,让你当苏家的族长难道亏待你了?这个世上能有几户人家,能和我们苏家相比?”

         “如果真的那么好,你为什么自己不继续做下去?把我拉进来干什么?看看族里那些长老?一个个都是什么来头?国防部、安全部、外交部、教育部、公安部……所有的部门竟然都有苏家的人。你让我去当他们的族长?还不如让个婴儿去当国家元首。”

         提到这些,苏渭也憋了一肚子的气,“你以为我有钱没地方花吗?如果不是那个人一会儿闹着出国,一会儿又要考古,一会又要开什么破公司……闹腾着没完。我何必多花那么多冤枉钱,把那一个又一个不知所谓的臭小子,捧到现在的位置?

         明明不是人,还非要像人一样的生活。不时的换个身份,玩什么人生。他能有什么人生?连个女人都没睡过。”

         “我不管,五五分。我跟在他身边,听他调遣。族里的事都归你负责。”

         苏渭狡黠一笑,看着自己不存在的指甲,得意洋洋,“哎,不是太爷爷不心疼你,只是太爷爷我实在是有心无力啊!太爷爷我要投胎了,富二代,独子……”

         “富二代,还独子!”苏莫气愤的腹议,冷声道,“不会有了。”

         “不会有什么?”

         “那个名额,已经给老苏用了。把我拖下水,你也休想脱身。”苏莫将阎王送的礼盒,放在桌案上,“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做个游魂跟着我,要么进这个身体里。”

         “不可能!不可能!”苏渭不敢置信的拿出手机,拨通了阴间投胎办事处号码。急切的询问申请的审批情况。“名额已用。”四个字如同一道晴天霹雳,劈得苏渭一个外焦里嫩。

         心心念念的期待,忽然落了空。巨大的失落感,令苏渭如同发疯般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

         “苏莫!!!你怎么敢?我要上诉,我要伸冤,我要上阎王面前告你……”

         “这个礼盒就是阎王送的,经过我冷静理智的思考分析。这里的东西正是送给你用的。”

         苏渭,“……”

         “对了,忘了提醒你,这个礼物可有时效性。”苏莫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还有五秒钟,是做见不得光的游魂,还是进到这身体里可以自由活动,随便你。”

         “苏莫!”苏渭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如同世间最恶毒的恶灵般,咬牙切齿的盯着脸色发白的苏莫。“我不会放过你的,绝不会放过你……”

         “一。”

         “你这个恶毒的臭丫头……”

         “二。”

         “没良心的臭丫头……”

         “三。”

         “我就算在阴间无家可归,也绝不供你差遣……”

         “太吵。”幽冥轻飘飘的两个字隔空传来。

         苏渭立即惊出一身冷汗,以往不堪的记忆实在过于深刻。以至于来不及思考,单单为了躲避幽冥的怒火。苏渭便做了出后悔许久的错误选择。

         在苏渭慌不择路,一头扎进礼盒的肉身内停尸的同时。

         幽冥突然凭空出现在房间之内,依然是那身白色阿玛尼,脚上穿着一双舒适的拖鞋,悠闲自得的像是享受家居生活的绅士。

         可惜,恶魔始终都是恶魔。

         不能有过多期待。

         幽冥站在桌案前,瞧了一眼里面停尸的某物。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像是嫌弃般,只单单用拇指和食指,捏住某物脖颈上的皮毛,毫不留情的将它从窗口丢了出去。

         冰冷的目光,流转到苏莫的身上时。

         苏莫已经主动开口,“不劳你动手。”

         苏莫纵身从窗口一跃而下。吓得窗外草坪上惊魂未定的某物又连着几个翻滚,总算逃脱了被压成肉饼的命运。

         苏莫身子着陆的同时,痛得闷哼一声。胸口骨折的地方传来锥心的巨疼。苏莫站起身,脸色白得没了血色,额头上密密麻麻的细汗越来越多。

         苏渭打了个滚,趴在地上,目不转睛的观察着苏莫。看着她咬着牙徐徐起身,慢慢的,一步一步独自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憋闷的泛酸。

         也没了和那丫头斗气的心情。

         想着自己的心思,苏渭悠悠荡荡走进了一间空闲的厢房。落了一层灰尘的试衣镜里,照应出一个古怪的身影。

         苏渭瞪大双眼,一跃窜上前去,细细的打量。又一次残酷的事实,无情的打击了苏渭沧桑的心脏。如果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他毫不怀疑,自己将会又一次被活活气死。

         为什么?

         为什么?

         天底下的妖那么多。

         阎王偏偏选了一具猫妖的尸体,当做礼物送了来。

         猫妖就猫妖,他也认了。

         为什么偏偏还是加菲猫?

         看看这如同肉球般,胖乎乎的身体。看看这张像是被碾过的扁脸。没有一点威仪,没有一点气势。除了可笑,也只剩下可笑。

         想象着自己以加菲猫的形象坐在办公室里,穿着衣服打着领带,一本正经的处理公事。苏渭觉得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建立起来沉稳,可靠,睿智的伟大的形成,瞬间土崩瓦解了。

         他无法想象,当族里众人看到自己以这种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时。族人还会如同以往那般敬重自己,爱戴自己。

         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中接踵而至。一个又一个严峻的问题,令苏渭这只活了两百多岁的老狐狸,都觉得棘手非常。此刻苏渭的闹心程度,已然不亚于刚刚接任族长的苏莫。

         飞速旋转的大脑,将所有的问题都一一考虑思量,并想好解决方案之后。

         苏渭的猫脸突然变得异常狰狞而又恐怖。

         因为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解决的。

         “幽冥最讨厌加菲!”

         “呜呜呜……阎王为什么?为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我不要做加菲,不要做加菲……”

         老族长歇斯底里的悲鸣声,在苏家村久久盘旋。至此,苏家村村民全部以这种方式得知,他们上一任伟大的族长为了家族利益,为了辅助年幼的新任族长,委身做了一只可爱的加菲猫。

         老族长的伟大,令族人热泪盈眶。因为接任族长过于年轻的担忧,也就此烟消云散。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当然,除了,一直喃喃自语,念着“我不要做加菲”的老族长。

         还有那站在窗前,出神的看着苏莫离去方向的幽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