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离开
        地府大厦,顶楼,一直无人问津的B号资料室的房间门上,挂着一块醒目的维修牌子。白无常一身干练的劲装,准备在必要的时候,随时支援有需要的人类。

         资料室长长桌案的两端,分座十位一直跟随在白无常身后,对白无常忠心耿耿的属下。桌案上摆着地府最为先进的电脑设备,密密麻麻的线路,连着各种监视仪器。紧张的气氛,让所有鬼差本就发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

         随着监视器上第一个预警红灯亮起,“嘟嘟”的警示声,在资料室内开始此起彼伏。

         白无常迅速坐在电脑前,戴上通话的对讲机。以最快速度将属下整理出入境血族的照片,出现地点,等信息发给苏莫。

         苏莫面前的电脑,黑色的电脑屏幕上,立刻呈现出如鬼画符般,神秘诡异的白色文字。苏莫一目十行,一边翻译文字内容,一边以非人的速度,在手上的画本上简单几笔勾勒出血族的外貌特征。旁边负责登记信息的登记员,在苏莫翻译的同时,将血族的信息在网上登记,简单的画纸也同时变成照片在网上同步发布。

         阴间和人类世界,一切都紧张有序的进行着,所有人都在为驱逐血族而全力以赴。

         百无聊赖坐在水池上的幽冥,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孩子,又一次将挣扎上来的老猫苏渭丢进了水池中。苏渭肥胖的猫身在水面上浮浮沉沉,愈加憎恨起这没有用的猫身,“大人……大人……救命……救命……”

         幽冥伸手捞出呛水的苏渭,嫌弃的摇晃着它肥胖的身体,“看来水是不行了,不如我们用火试试。”

         苏渭惊吓的尖叫,迅速用猫的四肢抱紧幽冥的手臂,控制不住的战栗。它毫不怀疑,幽冥大人整治人的手段的恐怖程度。是将它绑在又细又密的铁丝网上烘烤,还是直接用一根木棒贯穿,只要留下一口气,能够苟延残喘,在幽冥的眼中都不算什么。

         只是想想哪种火烧火燎的痛苦,苏渭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索性去做鬼的冲动。可惜,便是成了鬼魂也无法逃出大人的魔掌,这让活了两百多年的苏渭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嘭”的一声,清冷的院落里突然出现一堆烧得正旺的篝火。盯着越来越近的火光,苏渭甚至都感到了火焰的热浪,过度恐惧打颤的牙齿,发出撞击的声响。在被幽冥像是丢弃一件想要烧毁的废弃物,丢进篝火的一刹那,苏渭似乎已经闻到火焰烧燎毛毛的味道。一个凶险万分的挺身,苏渭一个翻滚,越过熊熊火焰落在对面的地面之上。隔着炙热的火光,与幽冥四目相对。

         幽冥微微勾起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冷笑,淡漠的脸,在火光的照应下忽明忽暗,“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好好的照顾苏莫,等我回来。”

         “大人。”苏渭从幽冥的语气中听出不同寻常的意味。幽冥虽然在苏家一直来去自如,不过这一千多年来,也许便是幽冥,也害怕一个人的孤单。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暗许苏家人的跟随侍奉。可是这次,幽冥似乎没有带着苏家人的意思。这便有些超出寻常,“大人……”

         苏渭站起身,这完全不同与猫身体的视野高度,让他觉出了不同来。属于人类男孩子的纤细身体,稚嫩光洁的肌肤,还有下面那抢镜的嫩芽,“噢,这是怎么回事?”便是活了两百多岁的苏渭如此赤身裸体的,公然站在院子里秀身材,也难免感到尴尬。双手护住重要部分,惊慌失措的同时,抬起头,哪里还能找到幽冥的半个影子。

         “幽冥大人,幽冥大人。”苏渭叫了几声,回答的他的只有风吹树叶的“哗哗”声。赤身裸体,让并不冷的苏渭,还是神经反射的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看了看左右,趁院里没人,苏渭护着重要部位蹑手蹑脚的溜进一楼传达室,轻轻吹出一口气,传达室里的大爷摇摇欲坠的伏在桌子上打起了呼。

         苏渭慌忙熟练的拨通了苏磊的电话,“苏磊,立即拿一套衣服到一楼传达室来。我是谁?我是你太爷爷,啰嗦什么,立刻马上。”

         六分钟后,苏渭穿上并不合身的衣服,端着镜子,欣赏着里面帅气而有些稚嫩的少年脸庞。十四岁?还是十五岁?苏渭满意的摸了摸自己滑嫩的小脸,有这样一张帅气的脸比较着,身上这套并不合适的衣服,便愈加显得有些煞风景。

         “那小子什么时候回来?”

         苏磊头疼的答道,“应该这就回来了。太爷爷,你确定现在不去告诉苏莫一声吗?”

         “现在告诉她有什么用?大人要走,谁又能拦的住,有能找的到他。现在告诉苏莫,只会让她分心。还是等这次行动结束再说吧。”苏渭拨弄着额前那柔顺的头发,在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大人选择这个时候离开。也是为了避免和苏莫离别的场面吧。追随大人这么久,什么时候见大人亲自下厨为谁做过一顿饭。可怜了,苏莫,不知道得知了大人离开的消息,会有多难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苏莫那个孩子爱上了大人。就这样和爱的人分开,连句交代都没有,让他怎么向苏莫解释?

         历代族长都过的太太平平,为什么大人这么喜欢折腾他这把老骨头。苏莫那个孩子又是个执拗倔强的,想想自己以后要过的日子,苏渭更加迫切的需要找到全新的精神寄托,来舒缓自己烦躁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