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备战
        白无常看苏莫因为她的话,夸下了脸,好笑的轻摇苏莫肩膀,“我是说他的年纪太大。站在他的面前总有种会被一眼看穿的感觉,好像什么事都骗不过他。不过这对你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你这个人平时看着冷冰冰的,有时又张牙舞爪的看着厉害。其实说到底,还是一身孩子气,想法简单又单纯。有这样一个人在你身边看着,你会少吃一些亏。”

         “怎么听着不像夸我呢?”苏莫板起脸,假装严肃。

         白无常喜欢的不行,忍不住捏了捏苏莫脸颊,“怎么不是夸你?我是说你可爱。本以为这次可以和你并肩作战,没想到你却弄出一把轩辕剑出来。这回树大招风,还真不敢轻易把你放出去。大人说的也有道理,这件事我作为阴间的公务员,直接插手确实不好。还是在暗中帮忙比较合适。”

         “你是把我当狗用呢?还放出去?不过说真的,就算是暗中帮忙会不会也有麻烦。你知道天神和各界签订的不扰协议吧?你这么做算不算干扰了人类的事?”

         “连不扰协议大人都告诉你啦?”白无常暗自吃惊,不由得微蹙起眉头。转头看向苏莫家紧闭的房门。她忽然有些猜不透幽冥大人的心思。幽冥似乎再有意向苏莫一点点透漏着关于各界的信息。虽然苏莫是命定的救世者,可是连阎王都不知道,那所谓的劫数是什么,而无法防备。难道幽冥却知道那劫数的真相?

         “是苏家手札里记载的。”苏莫没有察觉出白无常的异常。

         白无常牵强的笑了笑,“受罚是一定的。不过如果能够顺利的把血族驱逐出华夏,受一次罚也是值得的。莫莫。”白无常揽着苏莫肩膀的手臂紧了紧,“这世界上的爱没有不伤人的。你越是在乎的人,往往越会伤你最深。尤其这是你的初恋,你一定要把握好自己。”

         “好啦,我知道。”

         送走了白无常,苏莫高高兴兴的跑回楼上。站在窗口背对着房门的幽冥,站在窗前向往眺望,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苏莫蹑手蹑脚在走到他的身边,顺着他目光看向天空的远方。外面晴空万里,连丝云彩都没有,根本没有什么好看的。苏莫看向幽冥,一眨不眨定定的瞧着,没有看外面,那便是再想心事。

         “看什么?”幽冥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淡淡的开口。

         “你在想什么?”苏莫忍不住好奇。

         “很多!”幽冥垂下眼睑,看向身边的苏莫粉嫩的小脸,“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好。会不会失望?”

         “有多不好?”

         “比撒旦还要坏。”

         “我看得出来,你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你并不喜欢黑暗,杀戮,也不嗜血。如果有什么事,逼得你不得不像撒旦,那样去行事。你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或者有想要保护的人。”苏莫紧张的抓住幽冥的手,“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告诉我。多一个人想办法,总比你一个人承担这些要好的多。”

         苏莫的话让幽冥冰冷的心里涌出一股暖流。听到自己如此说,她最先做的不是逼问和指责,而是相信。

         因为他的过错,已经差一点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的她。依然相信着自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觉得欣慰。可是有些事,还没有到让苏莫知道的时候,如果不能将那些害得苏莫差点永远消失的人找出来,一一除去。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终会想起一切的苏莫,去给她一个交代。

         幽冥捧起苏莫的脸颊,在她微张的唇上轻轻落了一个吻,“你愿意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苏莫按住幽冥放在脸上的手背。“虽然总会有很多疑问,不过我一直都相信着你。”

         “那么不管以后,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什么都不要管,只管相信我。”幽冥幽深的双眸定定的看着苏莫懵懂疑惑的双眼,“相信我。最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不会让你失望。”

         “幽冥……你怎么了……”

         幽冥抱紧苏莫,像是要将她勒进身体般,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过去的事历历在目,此时此刻,即使苏莫真实的抱在怀里。依然胆战心惊,心有余悸。而对于未来,便是天神,也不能事事顺心如意,总会有些意外,突然发生,让人措手不及。

         可是不管将要发生什么,他都会按着原本的计划,一步一步坚定的走下去。为了肩上的责任,也为了一个交代。

         苏莫因为幽冥的话,提心吊胆的过了几日,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也没有再从幽冥的口中问出什么。害怕幽冥真的会因为她所不知道的原因,变成魔鬼般的撒旦。苏莫甚至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时时刻刻,盯紧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是迎来了魔党大批进入华夏的时候。华夏政府和欧洲政府之间的交涉,也因为欧洲政府无力控制血族的行动,而宣告失败。

         以白灵为总指挥官,特别调查小组,国家特种部队,还有民间驱魔爱国人士为成员的临时小组,也被迫正式启动。

         国家灵异科研所提供的大批含有马鞭草的子弹,运到了白灵的临时指挥所,及时的下发到全国各地所有参战人员的手中。

         苏莫作为白无常和人类沟通的媒介,不得不留在白灵的指挥室,乖乖的呆在白灵身边。便是一向明哲保身的苏渭,也因为苏莫的介入,苏家子孙的参战,而早早的趴在白灵的办公桌上。摇晃着尾巴,打起十二分精神的,盯着指挥室内的动静。

         在苏渭的眼中,苏莫虽然聪明,不过依然是个血气方刚的孩子,难免会做出一些意气用事的举动。这时候,苏家便更需要像他这样头脑清楚精明的长辈,前来坐镇,以免苏莫和苏磊,这些个最新一代,头脑发热的将整个苏家搭进去。

         热血的事,谁年轻的时候没干过几件。可是再热血,日子不也得照过,生活不还得继续不是。苏家老老少少,上上下下那么多口人,哪个不得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