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得知
        “怕是要休息一段时间,到时候再联系,平安勿念。”看着手机上白无常发来的信息,苏莫将车停靠在路边,眼泪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

         恨自己,怨自己,一颗心扑在了幽冥身上,一抽一抽的疼的厉害。却忘了这次行动会给白无常带来怎样的麻烦。

         要走的始终会走,不管自己怎么追问,幽冥也不肯说出必须离开的理由。他不能开口的理由是什么?是因为自己不值得信任,还是不够强大。

         幽冥的爱像细雨滋润的大地,一点一滴渐渐渗透进她全部的生活。在她终于敞开心扉,接受他的时候。他却丢下自己,一个人离开。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有多少情非得已,都不能原谅。这个该死的,自以为是的臭男人。

         苏莫重新启动车子,开向离自己最近的哪家医院。不管人们生活多么忙碌,为了生活如何奔波,最终还是会将大部分存款奉献给伟大的医疗事业。所以不管何时,医院似乎都那么生意兴隆,不会有萧条的哪一天。

         白色的墙壁,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还有刺鼻的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绕过表情痛苦的病人,还有那些来去匆匆的医护。苏莫直接走向电梯,站在电梯外看着屏幕上的数字,跳到属于自己的这一层。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苏莫径直挤过逆行的人流,另一个挤上电梯的男人,被苏莫动作敏捷的丢了出去。将近两百斤的男人,如此轻而易举的被一个小姑娘丢了出来。惊得等电梯的人们面面相觑,却无人胆敢上前阻止。毕竟医院里众多科室里,还有一个精神病科。专门接待这些行为异常的异类。

         “等下一趟。”苏莫按下通往地下一层的按键。

         电梯停在了地下一层,电梯门开了又合。在所有按键的最下方,浮现出出一个没有任何标记的黑色按钮。那是通往地狱的按键,只供负责到人间办公的阴间专职人员使用。

         在苏莫即将按上按键的一刻,一只属于男人苍白的手,即使挡住了按键,阻止了苏莫这种自寻死路的疯狂,“不能这么下去。”

         这是苏莫与黑无常第一次见面,即使一个是白无常在人间唯一的朋友,一个是白无常平时工作合作最多的搭档。

         “我可以告诉你下去的方法,但是不能就这样直接下去。”

         不苟言笑的面容,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套装。虽然第一次见面,苏莫依然猜出了对方的身份。除了那个和白无常有几世牵绊的男人,还会有谁,会在这个时候会为了白无常来找自己。

         原本想要为白无常,收拾对方的想法。在这一刻,忽然莫名改变。不管是命运的安排,还是无情的诅咒,至少他们世世相爱。不管这个男人每一世都出于何种原因,而不得不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至少,在诅咒没有应验的时候,他对白无常的爱,是那么真真切切,不掺杂任何利益。

         也许,这正是白无常忍受着,不能爱的痛苦。也好和对方,日日相对的原因吧。

         以前无法理解的事,在自己爱过之后,似乎都不在那么难以理解。哪怕是为了成全白无常爱的心意,这个男人她都无法刁难。

         “要一起,就靠边站。不顺路,就下去。别站在这碍事。”不刁难是一会儿,但是要对害得白无常几世惨死的人和颜悦色,苏莫自认并无哪种雅量。

         “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没有办法向白无常交代。”

         “那就当做不知道,什么都别说。”

         电梯内灯光忽明忽暗,一股强大的灵力光束骤然在电梯内闪亮。如此强烈的光束,便是阴间高级公务员黑无常,也不得不被迫退出电梯。

         电梯显示数字变成一片漆黑,一分钟之后,又迅速恢复了正常。

         叮咚,一声脆响。

         电梯门徐徐打开,神秘而又无法预知的阴间世界在苏莫的面前慢慢展开。如果她比幽冥想象的勇敢,拥有同他一样强大的能力,是不是他就会少了顾忌,愿意让她一起分担。

         富丽堂皇的装修,让苏莫都不由得觉得眼前一亮。连打麻将都会以亿计数的阴间还真不是一般的富有。通向前台的走廊,挂满着各种风格的名贵壁画。随便一副拿到人间,都将是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引起举世轰动。奢侈让苏莫觉得嗔目。

         前台美艳的服务员,礼貌的站起身,柔美知性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出属于阴间的阴森恐怖,反而有了种步入天堂的错觉。

         没有提前的预约,没有步入阴间的通行证。只单单说出苏莫这个名字。服务员的态度,已然完全不同的热情。让苏莫隐约感到了哪里不对。

         会客厅内,精致的茶具内,盛着苏莫最喜欢的蓝山咖啡。不需一会,会客厅的大门,应声而开。带着金丝眼镜的阎王,西装笔挺的出现在了苏莫面前,动作儒雅的坐在了苏莫身旁的沙发。

         “欢迎你的到来,我是这里的主人阎王。”

         苏莫的手指习惯性的抚摸着咖啡杯,不解的看向身边的阎王,“你认识幽冥吗?”

         阎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露出诚挚的微笑,“认识。我跟随了他上万年,是他最忠心的下属。”

         苏莫松了一口气,一切似乎都变得合理,“没有他的允许,你是绝不会告诉我,他离开的真正原因的是吗?”

         阎王推了推脸上的镜框,掩去眼底的残忍,“不,我会告诉你一些真相。对我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比幽冥大人的安全重要。而且,我也并不赞成,他所做的决定。只是,我无法告诉你全部。因为我承受不起幽冥大人的怒火。”阎王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我只能告诉你,他在试图阻止灭世。而这本该是属于你的责任。”

         “灭世?”

         “是一个关于生死盘的传说。当生死盘被人开启之时,便是世界覆灭,重新来过之日。谁开启了生死盘,便会成为下一任创世者,拥有重组世界的无上能力。”

         “生死盘?”

         “是的,生死盘。”阎王眼中闪动着幽幽寒光,“正是因为生死盘的出现,大人才不得不离开。他想替你背负起属于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