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过往
        原本再熟悉不过的一张脸,因为换了一个灵魂,而变得完全陌生。在苏莫眼里那看着温柔恬静的乔珠,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绿茶婊。将臣真是眼睛瞎了,竟然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毁了安琪。

         因为安琪的消失,苏莫对将臣的不待见,已经到了显而易见的地步。苏渭,十一娘自然站在苏莫这边,为了不让苏莫难过,尽量减少了和将臣还有乔珠的一切往来。

         可是便是如此,也不知将臣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一直带着乔珠死皮赖脸的跟着苏莫等人一路。一直坐飞机回到了A市,将臣竟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将乔珠交给自己的两个属下,将臣又厚着脸皮坐上了苏莫拦下的出租车。

         “你究竟有完没完?”苏莫终于失去了所有耐性,控制不住的爆发。没有苏渭和十一娘拦着,苏莫一点不介意亮出轩辕,和将臣打上一架。

         将臣自然明白苏莫的敌意由何而来,好脾气的不去和苏莫计较,将苏莫家的地址告诉了司机后。便安静的不再说话。

         两人闷不做声的回了苏莫的家,将臣跟着苏莫进了屋。苏莫一屁股坐在沙发,连杯水都懒着给将臣倒。

         “有什么话快说,说完就赶快滚。”

         将臣脸色难看的坐到苏莫的身边,犹豫着措辞,“对不起。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苏莫淡漠的看向将臣,讥讽的冷哼,“后悔了?后悔的会不会晚了点?”

         “我曾经试着接近过安琪,可是那时候的她随便让我受不了。我便想如果乔珠能够复活该多好。那时候我是想用安琪换乔珠。可当醒来的那个人是安琪的时候,我便死了心,和安琪在一起越久,越被安琪吸引。安琪刚失踪的时候,我也想过我究竟在意的是安琪还是乔珠。可如果我真的在意的那个人不是乔珠。那么我这么多年坚持的,还有等待是不是就成了一个笑话?”

         “……”

         “否定了乔珠,就像是否定了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一直说自己在意的那个人是乔珠。可当乔珠真正回来之后,我才忽然发现原来有了安琪之后,乔珠对我来说已经陌生了。她再也不是我记忆里的哪个人,也许从一开始我真正爱着的便是安琪。只是我自己并不愿承认罢了。”

         苏莫淡漠道,“现在你和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只是为了证明,你也曾爱过安琪。将臣你的爱是不是太值钱了些?一句爱过,即使为了你消失也变得有了价值。”

         将臣十指相扣,弯下腰,额头枕在手上。懊恼而又痛苦道,“我总觉得一切不该这么轻易结束。原本没有斯纳的任何消息。可就是那么巧,德库拉去了一趟酒吧,便从一个女巫的口中打探到了斯纳的消息。我们赶过去的时候,斯纳刚刚死去,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斯纳的死,还有生死盘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消失。我觉得幽冥和这些都脱不了干系。”

         “你是怀疑,这些都是幽冥在暗中操控的?哪又怎么解释我那晚的离魂?解释那个诡异的女孩,还有她手中的怀表?”

         “我不知道。”将臣抬起头,失魂落魄的看向苏莫,“我情愿相信,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幽冥操控着的。如果真的是幽冥,安琪也许可能还活着。毕竟你和安琪是那么好的朋友,幽冥那么在乎你,也许会为了你再一次将安琪从乔珠的体内抽离。”

         苏莫皱起眉头,觉得将臣的用词很是怪异。为什么要用“再一次”这个“再”字又是从何而来?

         “你什么意思?”

         将臣搓了搓手,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开口,“我咬死乔珠之后,因为耽误的久了,没有办法再把乔珠变成僵尸。又接受不了,乔珠就这么走了。所以我带着乔珠的尸体,去找了幽冥,求他帮我复活乔珠。

         幽冥说我耽误的太久,已经误了起死回生的时辰。便帮我把乔珠体内的二重身抽离了出来,又教会了我将原身和二重身融合的方法。”

         苏莫不敢置信的问道,“你是说,从狗妖族的宝物被盗。幽冥便已经知道,是你偷了那宝物,用来复活乔珠?”

         “也许开始他并不知道,不过看到了我,他便一定猜到了一切。”将臣看苏莫脸色倏然变得难看,忙为幽冥开脱道,“你不应该怪幽冥。也许在你看来,是幽冥间接害死了安琪。不过你要知道,乔珠她才是原身。不管是谁都没有为了二重身,而毁灭原身的道理。有些规则便是幽冥也必须遵守。他并没有做错。”

         “你们谁都没有错,是安琪的错。她原本就不该存在,所以就该消失。”苏莫站起身,“你走吧。以后最好永远别见。”

         “苏莫。”将臣语带哀求,“如果安琪真的在幽冥手里,求你帮我转告他。不管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换回安琪。”

         “这个忙我帮不了你。我看不到幽冥。”

         将臣落寞的走到门口,临走前转过头,对苏莫说道,“幽冥他一定会回来找你。”

         关上房门,屋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苏莫疲惫的跌坐在沙发上,思忖起将臣刚刚说过的那些话。她当然希望,能如将臣所言,安琪并没有消失,而是在幽冥的手中。

         这一夜,苏渭没有回来。苏莫翻来覆去,一夜未睡。第二天天未亮苏莫便出了门。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回一趟苏家村。哪里是她和幽冥的开始,又是幽冥在人间呆过最久的地方。也许有些迷,会在哪里找到答案。

         苏莫一个人上路,又一次来到了那个看起来80年代的小镇。还是哪家曾住过的破旧旅馆。依然是哪间,她和幽冥曾住过的房间。

         老旧的电视里播放着吵闹的广告,苏莫站在洗手间里洗着手。一股淡黑色的烟雾,从门缝中徐徐潜入。像是八爪鱼般,伸出一根又一根细长的触手,一点点靠近洗手间的苏莫。

         苏莫自然的抬起头,看着镜子中面无表情的自己,慢慢勾起嘴角笑得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