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塑魂
        白日里,幽冥陪着苏莫在山里到处闲逛。苏家村四周七座山,各有千秋,暗藏穴位。逛了一天,不过才爬了一座山,见了幽冥说的塑魂穴。

         所谓塑魂穴,是一个具阴的宝地。阴气浓郁却没煞气,是一个养鬼塑魂,滋养受损魂魄的好地方。

         苏莫站在那穴位处,看了看四周环境。这穴位方圆十里,都要比其他地方低上至少七八度。人略走近些,便会感觉到一股又一股阴冷的凉风,在周围流窜。便是苏莫都明显感到脊背阵阵发寒,身上寒毛直立。

         幽冥站在正穴旁,望着眼前深不见底如深井般,自然生成的通阴穴,感受着阴气拂面。对其他来说,受了阴气难免会感冒昏沉。可是对于幽冥来说,阴气却是一味滋补良药。让他觉得通体舒畅。幽冥感受了一会,阴气带来的舒适。侧脸看向脸色有些发白的苏莫。还是走了过去,拉住苏莫的手,将她身上染上的阴气转移到自己身上。牵着她的手,闲庭信步般,下了山。

         入了夜,苏家村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家家户户便是看电视,都会将音量调到最小,以免惊扰了守护村子的神明。

         唯有幽冥居住的宅子里,电视里娱乐节目的声音,热热闹闹,哄笑声不断。苏莫捧着一袋薯片,坐在沙发上,边看边吃。时不时因为节目里的笑点,乐得前仰后合。

         三进三出的大宅子,只有幽冥和苏莫两个人。亲手给苏莫做饭,似乎成了幽冥生活的一个乐趣。他喜欢捧着一本菜谱,尝试着做出各种各样的菜式,然后端到苏莫面前,看她吃的津津有味。

         幽冥独自在厨房里,炒了几道清淡的小菜,端着木盘。将饭菜端进了屋里。苏莫忙丢下薯片,帮忙摆菜。两人坐下,像是普通夫妻一般,吃着自己做的饭菜,说起了话。

         “你还没有告诉我安琪究竟怎么样了?她真的被乔珠杀死了吗?”

         幽冥把给苏莫夹菜放进她的碗里,“我在关键时候,把安琪的魂魄从乔珠的身体里抽了出来。不过这次受损的比较严重。”

         苏莫咬着筷子道,“能不能修复?”

         “试试吧。尽人事听天命。”幽冥对安琪的事,表现的并不热心。苏莫也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在意,幽冥根本不会在关键时刻将安琪的魂魄从乔珠的身体内抽离出来。他做事一向都有目的性,没有好处,没有目的的事,他绝不会做。

         苏莫甚至隐约感觉到,似乎幽冥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他手中的一个棋子。他只是在恰当的时候,将每一个棋子的作用发挥到最大。没有作用的,很快便会被幽冥舍弃。就像斯纳……

         可是安琪对她苏莫来说,却不是那么可有可无。苏莫始终觉得安琪的事,幽冥是有责任的。最爱的人,伤害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苏莫心里那个天平难免会出现偏颇。为了对得起安琪也好,为了让自己心安也好,为了替幽冥积德也好。不管理由是什么,她都必须尽最大的努力,修复安琪的魂魄,不让她就此消失。

         “把安琪的魂魄交给我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幽冥没有把安琪交给苏莫的意思,慢条斯理的吃着饭,“塑魂穴,阴气太盛,不适合你去。你只要在家等我便好。”

         “幽冥……”

         “吃饭吧。这些事交给我就好。”

         苏莫知道幽冥主意已定很难改变,放下碗筷,很严肃的说道,“幽冥,不要再把安琪牵扯进来好吗?安琪是无辜的。”

         “这世界上没有无辜的人,更没有公平可言。有的只是价值和利益。安琪的价值你很快便会知道。到时也许你反而会感谢我,今日今时,做出的这个最无情的决定。”

         “幽冥,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固执。换一种方式,去解决问题。也许你会发现,换一种方式,同样可以达到你想要的结果,还会将伤害降到最低。”

         幽冥风雨欲来的脸上,杀气腾腾,眼神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我想要的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可以既不伤害任何人,又能够解开你身上的禁制?不是我幽冥冷酷无情,是‘天’连我那最卑微的祈求都不能施舍。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为什么不可以?有什么不可以?”

         “幽冥……”苏莫想要去握住幽冥的手,却被幽冥躲开。幽冥站起身,双臂支在桌案上,一瞬不瞬的盯着苏莫的眼睛。强大的威压,让苏莫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惧怕。心和灵魂,都在恐慌的微微战栗。那是面对死亡时,本能的诚惶诚恐。

         “我再说一次,我真正想要的是你。谁都别想阻止,我也付的起任何代价。”

         幽冥转身离开了房间。这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吵架。苏莫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一心想着阻止幽冥,不让他犯下更多的错,却没有顾及幽冥的感受。

         苏莫叹了一口气,没有一点食欲。其实吃什么对苏莫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区别。反正是没有味道,她不过是按照平时的样子,故意在演给幽冥看。幽冥的偏执,才是这世上最难掌控的东西。生死盘再厉害,毕竟是个无欲无求,没有任何感情的死物。不去触碰,便可以避开灭世的危机。

         但是幽冥不同,他的能力太过强大,偏又性格冷漠,冷酷无情。凡事都有自己的打算和计较,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不说,还偏执的让人胆战心惊。总觉得下一秒,不知道他又会突然做出什么事来。

         这一刻,苏莫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明白了上天的良苦用心。上天安排她和幽冥在一起,一定有他的道理。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和幽冥究竟有什么牵绊,但是她却明显感觉到那牵绊绝不是只有今世这么简单。

         苏莫收拾完桌子,洗好碗筷。便忧心忡忡的站在院内,手拂着墨镯,望着那塑魂穴的方向。

         随着那山中隐蔽的蓝色光芒,一闪而逝。一缕又一缕从苏家村屋檐上的守神兽眼中射出的煞气,千丝万缕纠缠在一处,形成一股硕大的气流,向着那塑魂穴迸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