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死亡
        长长的暗道直通向如同墓穴的宽敞的地下空地。堆积的骸骨,竖立成两座一米高的骨柱。每个柱子的顶端都摆有一个骷髅。空洞的双眼正对向通向空地的入口,像是监视着所有入侵的敌人。

         苏莫和十一娘警觉的走出暗道。战争似乎已经结束,德库拉检查着一旁散落的东西。将臣则抱着失去意识的安琪。这么快便结束了战斗,让苏莫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看到苏莫和十一娘的苏渭走了过来,“我们赶到的时候,斯纳已经死了,生死盘不知去向。”

         “看到幽冥了吗?”

         苏渭摇了摇头,“斯纳是欧洲最出名的黑女巫,她最擅长的是控魂和迷魂术,总是能够再不经意间,控制住对方的意识。让对方成为她的傀儡。

         这几年,总会有未成年的女孩失踪。国际驱魔组织调查后,怀疑是和斯纳有关。可是一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也无法找到斯纳的行踪。”

         如果连驱魔组织都一直无法找到斯纳,那么这次,德库拉和将臣又怎么会找到这里?

         对于这次事件,苏莫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现在似乎并不是细说这些的时候。她走向将臣,蹲下来,看了看昏迷的安琪。安琪来起来还算不错,除了手腕上,有割伤的痕迹,流了一些血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不妥。

         简单的检查了一遍斯纳的老巢,德库拉将斯纳的尸体带了回去,准备作为一份大礼,送给一直寻找斯纳行踪的驱魔组织。将臣找到了安琪,便不愿在回去德库拉的地盘。而是随着苏莫和苏渭去了他们河畔的别墅。

         安置好昏迷的安琪,苏渭将苏莫拉进了书房。只剩下苏家的祖孙二人。苏渭才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有些破损的怀表,轻轻按动怀表上的机关,里面便传来安琪憔悴虚弱的声音,“苏莫,苏莫……”

         这个怀表苏莫认识,正是哪天引她出去的女孩手中的哪块。这个声音苏莫也熟悉,正是为了跟随这个声音,她才会离魂去了斯纳的老巢。在她要进入老巢的时候,有人及时阻止了她。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阻止她的人是幽冥。

         那么引她去斯纳老巢的人又是谁?斯纳已经死了,便是死无对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想要将她引去的人,并没有安什么好心。如果是斯纳,有可能她已经感觉到了幽冥的威胁。不过她又是如何得知苏莫这个人,知道她对幽冥的重要程度的?这是一个迷。如果不是斯纳,那么就是说还有另外一个人想要借斯纳的手,杀死苏莫。如果当真有这个人的存在,苏莫就危险了。

         苏渭应该也是从种种蛛丝马迹里,想到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所以才会偷偷将这块怀表揣了回来,想要从中找到一些线索,查出那个躲在暗自,想要杀害苏莫的人。

         苏莫接过苏渭手中的怀表,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太爷爷是怀疑有人故意要害我?”

         “不然呢?不然不会有这块怀表的出现。而且我觉得这个想要害你的人并不是斯纳。斯纳本身便是灵魂控制的高手,不需要借用这种东西,来引你上钩。她大可以用更加高级不容易被发觉的控魂术。再说斯纳一直隐居,又怎么会那么了解你和安琪的关系。知道用她来当诱饵?”

         苏莫点了点头,“一切等安琪醒了再说吧。也许安琪会知道什么。至少她知道这里的录音,是什么时候录制的。我听到出,这里的声音是安琪的没有错。”

         晚餐时分,安琪终于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将臣欣喜若狂,抱着安琪的脸颊亲了又亲,完全不去在意站在一边苏莫,苏渭和十一娘等人。

         安琪腼腆的推开热情的将臣,羞涩的说了句,“还有人呢!”

         这一句话,像是一个定身神符,立刻令将臣和苏莫都是一僵。苏莫急切的走上前,探究的打量着眼前的安琪,那双清澈干净的眸子少了张扬和轻狂,多了些温柔和羞涩。

         “你不是安琪?”苏莫急于想要知道一个答案,却又惧怕着“安琪”亲口给出的答案。

         “是的,我不是你的朋友安琪。我是乔珠。”乔珠抱歉的眼神,让苏莫无法再开口多说些什么。毕竟乔珠才是真正的原身,而安琪是被抽离出来的二重身。如果二选一,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乔珠的复活无可厚非,并没有错。

         谁又能让一个影子,去代替一个人,那是太不公平的选择。苏莫茫然的站起身,觉得这个结果完全在意料之外,可偏偏又在情理之中。让人无法接受,又没有立场指责。

         “安琪呢?”苏莫知道她本不该如此问,这对乔珠是种冒犯。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要问,因为她是安琪的朋友。

         “对不起。”乔珠愧疚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们本就是一个人,最终也只能有一个人存活下来。是我太自私了,刚刚醒过来时,害怕面对将臣,便躲了起来,将安琪推了出去。可是当我看到安琪和将臣在一起,又觉得心里难过。这次险些送命,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我不能没有将臣,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都愿意和他在一起。”

         苏莫嘲弄的笑了笑。不再多言,径直离开了乔珠休息的房间。想着消失的安琪,心里难过,像是一块大石压在了胸口,憋闷的无法呼吸。可是又庆幸着,安琪没有像乔珠那样被封在身体里,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亲热。

         提着一瓶红酒,苏莫出了门。挑了个僻静的地方,一个人盘腿坐在草地上,打开了酒瓶。

         想着平时安琪的酒量,苏莫向着草地,倒了大半瓶出去。安琪那个千杯不醉的酒鬼,这些就下了肚,便会开始发疯。她总喜欢抱着苏莫的肩膀摇晃,将头枕着苏莫的肩上,喊着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

         一辈子的朋友?

         苏莫喝了一口酒,也许她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朋友。如果她早知道有乔珠的存在。便是错,她也不会让乔珠把这身体抢回去。凭什么?凭什么乔珠想躲,便躲。想来,便来?没有爱一个人的勇气,她又有什么资格用爱为借口抢回这个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