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幽魅
        在黑色烟雾中纵横交错,编制出一张密密的网时。苏莫垂下眼睑,聚精会神的揉搓着双手。黑色密网猛的扑下,将苏莫整个人笼罩其中。苏莫慌忙挣扎,越是挣扎,网身收拢越紧。在黑色细线即将勒紧皮肤肌肉的时候。苏莫忽然冷冷一笑,一股强大的灵力冲击波,将纠缠在身上的密网震摄开来。

         苏莫抓住时间,倏然伸手扣住那黑色烟雾的咽喉。黑色烟雾“嘭”的一声,立即变成一个二十多岁的美艳少女。

         少女的蓝色的眸子中,满是惊惶恐惧,惧怕的微微战栗。声音尖锐异常,“你……你……你不是苏莫。”

         “是,我不是苏莫。我是能要你命的人,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杀苏莫?”

         少女惊诧万分,喉咙的手指骤然收紧,令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濒临。少女挣扎着扭动着身子,可是不管她如何释放幽冥之气,对方都完全无动于衷,没有受到半分威胁。忽然,少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彻底放弃了抵抗,懊恼恭敬道,“大人。你是幽冥大人。”

         幽冥微微一怔,少女身上的幽冥之气,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存在。如同根同源般,让他觉得亲近。看来这个少女也是来自幽冥界。可是为何他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幽冥收回手,撤去变幻,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你是谁?”

         “大人。”少女单膝着地,恭顺的跪在幽冥脚下,“大人,我是你留在神殿之中的幽冥火。因为吸食幽冥之气,修炼千年,终于幻化成人形。属下名叫幽魅。”

         “幽冥火。”幽冥似乎想到了什么,缓和了神色,“既然是我神殿的幽冥火。为何要来到人间,企图杀害苏莫?”

         幽魅怯生生抬起头,一脸惶恐道,“因为属下和大人心意相通,所以知道苏莫的真实身份。而且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杀死大人的,只有她。可偏偏,大人爱她至深,甚至不惜动用幽冥之气,想要吞没整个世界也要将她拉入幽冥界。

         大人如此深爱,属下怕终有一天她会辜负您,伤了您的心,会毁了大人。”

         幽冥脸色淡漠阴沉,只见他手臂轻轻一挥,幽魅脸色萨那间变得惨白,痛苦的吐出一口鲜血。

         “大人。”幽魅恭顺跪在地上,一动未动。

         “什么时候轮到你替我做主了?我和苏莫之间的事轮不到任何人指手画脚。以后再敢打苏莫的主意,做出任何伤害苏莫的举动。我定不饶你。”

         “是。大人。”幽魅匍匐在地,不敢有任何忤逆。

         “去吧。”幽冥话音刚落,那幽魅便渐渐变得模糊隐去。直到整个房间,没了幽魅的影子。

         幽冥才转过身走向房间里面的那张空荡荡的床。在他坐在床边的那一刻,刚刚还空无一物的床位上。凭空出现了莫名沉睡的苏莫。幽冥俯下身,温柔眷恋的在苏莫光滑的额头上落了一个吻。

         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就在眼前,幽冥却不敢惊醒她。

         不过才离开一段时间,他便已经开始难以忍受,无时无刻思念一个人的空虚和寂寞啦。如果这样下去,便是他再想抑制,怕是也无法控制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

         而那冲动,令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忧虑和烦躁。苏莫是命定的救世者,他做的错事越多,手上染上越多的鲜血。他与苏莫也便愈加渐行渐远。这对幽冥来说,是比消失更加恐怖的惩罚。他不能失去苏莫,不管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也决不能失去苏莫。

         谁也别想,把苏莫从他的身边夺走。那么索性遵循自己的心意,牢牢的将苏莫抓在手中。他若上天,苏莫便成神。他若坠落幽冥,苏莫便成魔。

         善也好,恶也好。他都牢牢抓住她一起沉沦。

         救世者?

         幽冥露出嗜血的阴郁冷笑,这是“天”故意安排的一场好戏吗?用苏莫作为要挟,让他为了自己的狂妄桀骜冷血,付出最为沉痛的代价?

         “天”你所料不错,苏莫确实是他幽冥最大的软肋。可你若妄想用苏莫的生死来左右他幽冥,便大错特错了。他是在意苏莫,爱着苏莫。正因为深爱着,所以他不允许有任何失去的可能。谁若想把苏莫从他身边带走,那便别怪他嗜血无情,用整个世界做陪葬。

         “苏莫。”幽冥用双手固定住苏莫的脸颊,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别怪我。我试过了,不把你牵扯在内,独自去承受一切。可惜,离了你,我会发疯发狂。到时未等除去那些想要覆灭世界的恶人,我倒成了这世间做大的魔障。你不希望这样的是不是?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发了狂,你手中的轩辕又该怎么落下?你舍不得的,我知道你舍不得。”幽冥含住苏莫的唇瓣,温柔的吸吮碾磨,“我也舍不得。”

         苏莫不舒服的皱了皱眉,挪了挪身子寻了更加舒服的一个位置。梦中不知怎么回到了自己的家,推开房门,屋内弥漫着浓郁的饭菜香。

         “幽冥。”苏莫习惯性的唤了一声。

         “嗯。在这。”幽冥竟真的给了回应。

         苏莫激动的跑进厨房,看着幽冥转过头淡笑的温柔的看着自己。他的身上还系着那件米琪围裙。他手中的铲子扬了扬,指了指放在一旁的糖醋排骨,“端上去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苏莫欣喜的又哭又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复杂的情绪。她走过去,用手拿起最上面的一块排骨,放入口中囫囵吞下。除了热,她吃不出任何味道。

         “好吃吗?”幽冥伸出手指刮走苏莫嘴角的汤汁。

         苏莫笑道,“好吃。只是吃不出味道?”

         幽冥脸色立即阴沉下来,连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冰冷的气息,“为什么吃不出味道?”

         “没事,没事。”苏莫慌乱的想要拉住幽冥。

         幽冥却突然消失。苏莫又惊又惧,跑到客厅,打开窗子,向往张望。她想看看幽冥是否下了楼。却没有想到,目光所及,皆是如炸弹轰炸过一般的废墟和狼藉。

         幽冥愤怒的声音,在不停回荡,“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