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复活
        幽冥知道哪里才是进行乔珠复活仪式的绝佳地点。更知道如何最快速度的找到失踪的安琪。

         当幽冥出现在蓝月酒吧地下室时。将臣,还有他那两名属下,正和来自西方的吸血鬼们打得热闹。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混战,不适合如神明般强大的幽冥。

         他无心欣赏这样一场闹剧,运用灵力掩去自身气息,闲庭信步般从战场中间走过,进入了设有重重机关的地下室。

         三百多平米的地下室,镶嵌着白色的大理石,到处都是没有一点杂色的白。

         地下室的正中是一个硕大的圆形水池,水池里注满了鲜红的血液,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圆形水池上修建了有相距一米左右的高高两个长方形平台,平台上左边躺着穿着古代衣裙的乔珠,右边是昏迷的安琪。

         两个平台间,是架在水面上,大理石水槽相连。那水槽有一定的坡度,明显是想将右边的血液,引致左边。

         安琪的手腕,脚腕都已经被割开,从四肢流淌出的血液,沿着水槽徐徐流向左边的乔珠。也许是刚刚启动仪式,吸血鬼们便冲了进来,所以将臣仪式启动的比较匆忙,连魂渡都没有充分启动。

         如此糊涂,还真是符合将臣不靠谱的性格。

         幽冥伸出右手,一股灵力直冲进血池中。灵力的射入,像是给整个血池架到了猛火之上。不需一会儿整个血池都翻腾起巨大的水泡,“咕嘟咕嘟”水花翻腾的声响,越来越大,随着血水的翻腾。

         安琪的血液像是受到了某种强大吸力的吸引,迅速的从体内涌出,直奔乔珠保持完好的尸身。温热的血液在乔珠的身下,沿着身形形成一圈血摊。乔珠如同一块海绵,吸食着身体能够触及的血液。随着血液越吸越多,乔珠没有一点血色比白纸还要惨白的脸上,渐渐泛起红晕。

         与此同时,昏迷的安琪似乎忍受了极大的痛苦,全身控制不住的战栗痉挛。

         此刻,血池中忽然冲出一个又一个血淋淋的婴儿影子,那些血影不甘的挣扎,痛苦的嘶鸣,咆哮着想要从血池中爬出去。可是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却都被血池牢牢的吸附,无法挣脱。

         看时机已经成熟。幽冥走到安琪的哪一边,面无表情看着被吸干的安琪,皮肤褶皱干瘪。他抬起右手,右手食指,直向安琪的脑部,如乒乓球大小的一个白色光团,徐徐沿着幽冥的手指,飞向安琪,钻进了她的头脑。包裹住所有与苏莫有关的记忆。附在流向乔珠的灵魂进入到乔珠的体内。

         这种植入另一个人记忆的强烈痛苦,引起乔珠剧烈的颤抖。很快,原身完全将抽离体外的二重身融合。

         冷眼旁观的,看着安琪与那一池婴儿的血肉和魂魄,被乔珠为中心,全部吸收殆尽。

         此刻,外面的打斗声也再渐渐平息。空气中灵气异样的波动,引起了幽冥的注意。幽冥转过身,看向地下室紧闭的大门。属于苏莫的气息,离他不过百米。

         幽冥没有想到,不过一个简单的提示。苏莫真的能够运用追魂,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里。

         苏莫比他原料想的更有开发的空间,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惊喜。如此,以后的行动,他也不得不加倍小心,不能引起苏莫的怀疑。

         在地下室房门即将开启的刹那,幽冥的身影在房间中倏然消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没有人知道刚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幽冥起到了怎样至关重要的作用。

         追魂术,是根据灵魂残留下的气息,追踪灵魂的一种禁忌术法。以前一直只有阴间的鬼差才会,用来追捕那些企图逃离阴间的鬼犯。后来经由一位鬼差传给他人间的一位好友。那好友是个精通术法的术士,在当时那个年代也是术法高强数一数二的大师。可是即使如此,他一生也未真正的使出过追魂术。

         因为活人和阴差不同,活人身上有的是阳气,阴差身上有的是浓郁的阴气。想要追魂,首先必须能够感觉到不同的鬼身上阴气的存在。如同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指纹一样,每个鬼魂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阴气,或者可以说是鬼气。

         所以活人运用追魂术时,需要先将自己的三魂一魄从体内抽离,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算是半个阴人。才有可能使出追魂术。

         魂魄离体这种事,听着简单,实则危险万分。一个不慎,很有可能将自己的魂魄丢失,成为植物人,或是不幸死去。

         这种术法,苏莫听老苏讲过,但从未用过。今天为了找到安琪,她不得不赌上一把,试上一试。

         苏莫的尝试是成功的,她运用追魂术,一路跟着安琪残留下的气息,找到了蓝月酒吧。

         将车停在蓝月酒吧门口,解开安全带,一股热流从鼻子里不受控制的往外涌。苏莫伸手摸了一把,是血。用纸巾草草的擦了擦血迹。过于使用灵力,苏莫脸色变得惨白,头脑一阵又一阵的感到眩晕。

         蓝月酒吧,左耳的耳钉,苏莫基本确定绑架安琪的是将臣。将臣那个人亦正亦邪,做事疯狂不计后果。安琪落在他的手里,必然是凶多吉少。

         但是以她的能力来说,绝不是将臣的对手。想要救安琪,苏莫没有急着冲进去。而是从兜里拿出一个用白纸剪出的小纸人,给幽冥留了口信。

         纸人从窗口丢出,立即像是有生命般,冲着一个方向快速飞去。

         苏莫做了几个深呼吸,勉强将抽离的魂魄收了回来。但是过于消耗掉的灵力,怕是得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苏莫下了车,走进了停止营业的蓝月酒吧。挨个房间检查之后,走进了阴冷阴冷的地下室。地下室过道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吸血鬼的尸体。那像是被人吸走了所有养分,表情惊恐的尸体,金发碧眼都是西方人。

         靠近地下室最里面的房间,苏莫活了一下手腕,那对跟在将臣身边的恋人,正表情严肃的守在门口。看到苏莫,张开嘴,露出两颗又尖又利的牙齿,示警威胁。

         “我找将臣。”苏莫先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