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月色
        电视里没完没了的广告,在幸福的眼中,似乎也脱下了自己令人厌烦的外衣,变得温馨浪漫。

         不同的心境的人,哪怕面对完全相同的事物,也会感觉出完全不同的感受。因为事物本身,没有任何情感,只是人类赋予了这些客观存在的东西,各自的好与坏,对与错。

         一块小小的和田玉跳棋棋盘摆在正中。

         灯光下,映照着晶莹剔透的水晶弹珠,在苏莫的手中,闪动了美丽的流光。

         看似最普通的跳棋棋子,却是采用纯天然的水晶,由幽冥亲手一点点打磨而成。

         只因为苏莫那句不经意间说出口的喜欢。

         在围棋专业段位9级,堪比国手的幽冥眼中。苏莫每一步棋,走的都是那么稚嫩没有章法。不过幽冥从不点破,总是摆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陪着苏莫下棋。永远保持,十局六输的良好战果。

         苏莫连着跳了几步,又胜了一局,高兴的将棋子一颗颗取下区分开。

         幽冥拿起一旁的咖啡起身,似无意般走到窗前,看向在外面安静的等了三个多小时的白无常,没有任何感情的冰冷目光闪烁不定。

         该来的,始终要来。

         堵不如疏!

         “苏莫,好像是你的朋友来了。”幽冥看着外面有些烦躁的白无常,淡淡的开口。

         苏莫闻声,忙放下手中的棋子,跑到窗前,向外望了望。看到白无常,她有些意外,不过这并不影响见到好友的好心情。

         “来了,怎么也没打个电话。”苏莫自言自语的走回房间,披了件外衣,准备下楼,“我出去一趟。”

         白无常抬起头,看向苏莫客厅的窗子。站起窗口的幽冥,正面无表情的看向这里。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幽冥的眼神。哪里忽然没了幽冥的影子。消失的速度之快,便是一向有快眼之称的白无常,都没有来得及看清。

         苏莫披了一件单薄的外衣,跑到白无常面前。习惯性的看了看左右,深夜安静的院子里,只剩下昏暗的路灯,没有半个人影。月高,风轻,正适合一人,一鬼坐下来谈谈心事。“来了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白无常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苏莫的这个问题。她无法开口告诉苏莫,那位和她住在一起的大人,是多么可怕的存在。没有得到那位大人的允许,阴间除了阎王没有人胆敢靠近苏莫的老楼。哪怕只是给陪着大人身边的苏莫打个电话,这样看似寻常的事,便是阴间高级公务员白无常,也不会轻易去做。唯恐一个不慎触犯了大人的逆鳞。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白无常自然而然的岔开话题。

         苏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在等安琪,以为她晚一些会给我打个电话。”

         “安琪又怎么了?”因为安琪是苏莫的好友,白无常随口一问。

         苏莫知道白无常并不是真的关心安琪的现状。便简单的回了句,“没什么事。”

         苏莫没有在白无常面前提起将臣的打算。狗妖族宝物被盗,医院婴儿被害,接二连三的事件发生。最后幽冥只是将狗妖交了出去,绝口不提将臣半个字。虽然苏莫也知道,这对那无辜死去的二十多个孩子,对失去他们的父母并是不公平的。

         可是因为对方是将臣,在没有确定,他会进一步对人类做出伤害的事情之前。保持沉默,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将臣作为不再六界轮回之内,拥有永恒生命的特殊存在。他的存在,自然有他存在的道理。

         历经了那么多的日日夜夜,朝代更替,时代变迁。直到今天,华夏也没有发生过欧洲吸血鬼大叛乱哪种恐怖的事情。这一切一定和将臣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将臣是特殊的存在,只要他不继续杀戮,苏莫更愿意静待。等着他再一次自我放逐,在人类的世界里,在她的生活里,在安琪的身边再一次消失。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深深的藏在心底。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哪怕是最亲近的亲人,最亲密的朋友和爱人,也无法告知。

         有时,不说,不是疏离防备,而仅仅出于爱和保护。

         亲密的坐在长椅上的苏莫和白无常,便为了爱与保护,各自守着自己心底的秘密。

         孟婆最新推出的饮料“人生”,一经上市,便迅速卖到脱销。

         白无常从未想过,这种喝起来酸酸甜甜回味起来又满是淡淡苦涩的饮料。会如此畅销。不过当她决定来找苏莫说些什么的时候,莫名还是从孟婆的私库里搬来了一箱“人生”。似乎也只有喝着这名叫“人生”的苦涩饮料,才能将那些难以启齿的话,说出口。

         “来一瓶。”白无常随手打开一瓶“人生”,闷闷的先干了一瓶。

         苏莫拿着饮料瓶子把玩着,等着白无常开口。作为白无常的好友,她了解白无常,性格爽利泼辣的白无常并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一个本不会喜欢“人生”那苦涩味道的人,却搬来了一箱“人生”坐在她的身边。这种反常的举动,让苏莫觉出非同寻常来。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白无常又开了一瓶“人生”,望着天上弯弯的月亮。

         “记得。”苏莫缓缓的喝了一口,回忆起以前的往事,“也是这样一个晚上,老苏带着我偷偷躲在公园里练习术法。你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平静的湖水发呆。”

         “是啊,那时候我掩去了自己所有的气息,以为没有人能够看到我。便是苏白震都没察觉到我的存在。却没想到八岁大的你倒看到了。”

         “我送了你一根棒棒糖。”苏莫轻笑。

         白无常忍俊不禁,“是啊,还是草莓味的。”

         “那时的你看起来很伤心。”

         白无常脸上的笑渐渐隐去,“是啊,每年的那一天,我都会忍不住伤心。因为我也曾经是一个人,在这人世间活过。”

         苏莫举起手中的饮料,和白无常碰了碰杯,“人生”入口酸甜过后,便是淡淡的苦涩。难得白无常有了谈起往事的心情,作为朋友,便是舍命也当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