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德库拉
        幽冥自诩,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导演。因为随着记忆的恢复,连他自己都感到迷茫,不知道导演了这一切的自己,究竟算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天”的剧本,一向只专注于故事的精彩程度。他仁慈的给每个人自己选择的机会,却又因为那么熟知人性,总是算无遗策。

         即便入戏的人再挣扎再痛苦,挣扎痛苦之后。还是做出了“天”所料准的选择,按着“天”设计好的剧本,一步一步走向“天”既定的结局。

         这是人性的悲哀,又是人类无法摆脱的因果。

         而幽冥他深深的明白,他虽然拥有仅次于“天”的能力。却无法再像“天”一样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设计世间这个剧本了。

         因为当他爱上苏莫,并确定无法再放手那时起,便注定了他也无法逃脱剧本中的大势所趋,需要和苏莫一起承受哪里的悲欢离合。

         不管是大喜大悲,或是生离死别。对于活了早不记得多少年的幽冥来说,早已麻木的没了感觉。只要苏莫好好的陪在他的身边,什么便都不是问题。

         幽冥选了一家正宗的法国餐厅。

         对于幽冥今天的这个选择,苏莫并不觉得突兀。这似乎本该就是他该过的生活。至于和她一起挤在破旧的老楼,吃着路边的小吃,开着一辆小破车,到处溜达,这些苏莫觉得,都是幽冥在有意迁就自己。

         可是贵族终究是贵族,那是融入骨髓的东西。并不是一般的爆发户,可以用钱买来的底蕴。

         坐在装修华美的餐厅,看着面前摆放的精致的餐具。听幽冥如数家珍般,将不同餐具的用法,一道又一道精致美味的菜式的烹饪,娓娓道来。享受着视觉,嗅觉,触觉,交感神经上带来的绝妙的享受。

         苏莫专注于坐在面前的幽冥,他每一个绅士而又优雅的动作,脸上每个表情牵动的细纹,都让她觉得赏心悦目。苏莫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安琪,想到了她那牵强附会,却又让人嗔目结舌的强词夺理。

         安琪曾经说过,在这世上不只女人是花。有时男人更像是高高枝头上那朵傲视独立的赏心悦目的花朵。如果好,不要管别人怎么说,先下手为强,一定要摘下来,咽下去。

         苏莫盯着幽冥修剪的整洁干净的手指出神,想象在它在脸颊上轻抚的滋味,不由自主的红了脸颊。她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被安琪严重刺激到了,不然怎么会胡思乱想的琢磨这些。

         彬彬有礼的服务生拖着一瓶红酒,走到了幽冥身边,示意幽冥看向,坐在窗前的外国绅士。对方等着幽冥目光看了过去,端起酒杯,向幽冥做了个敬酒的动作,优雅的呷了一口杯中的红酒。

         幽冥礼貌的回应,做了和对方相同的动作。用眼神示意服务生把红酒放下。

         苏莫好奇的看向那边。那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棕红色的头发,碧色的眼睛,五官深邃如同刀刻般立体。一身手工缝制考究的衣服,没有一处不显精致。

         他的嘴角很薄,如鲜血染红般红艳醒目。自然的微微上翘的嘴角,挂着魅惑而又略显邪气的微笑。那是介于恶魔与天使之间的笑容,莫名的有着让人痴迷的强大魔力。

         便是一向性子冷淡的苏莫,都不避免的有一瞬恍惚,险些落入对方极具魅力的笑容当中,沉溺迷失。好在即使对方再具有蛊惑人心的能力,苏莫最多也只是一瞬恍惚,很快便恢复了理智。

         苏莫眼神清明,防备的换了另一个角度去观察对方。如同欧洲中世纪尊贵贵族的做派举止。介于魔鬼和天使之间的强大魅力。这种超乎寻常的魅力,对女人来说,绝对是世间绝佳的一副春/药,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迅速的捕获女人们的芳心,诱惑着她们如同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的投入他的怀抱。任由他适意的玩弄,吸食。

         为何会想到吸食这个词,苏莫有些厌恶的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对方敏锐的观察到了苏莫脸上这细微的表情,饶有情趣的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苏莫身上。这种厌恶的表情对男人来说,是绝对新鲜的,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他拥有过太多情人。所有见过他的女人,毫不例外的都会被他强大的魅力,所深深征服。心甘情愿的为他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她们美妙的身体,炙热的内心,新鲜的血液,甚至是鲜活的生命。没有哪个女人,见到他,会表现出厌恶。

         男人具有侵犯性的目光,贪婪的流连在苏莫的身上。征服的欲望驱使着他,想要品尝这个年轻美貌的东方美人,血液的味道。

         因为另类,而显得特别,因为特别,男人一边品尝着手中历史久远的红酒,一边不由自主的想象着这位东方美人血液的味道,将是多么的炽热,新鲜而又可口。

         感觉到对方对苏莫产生了浓厚的情趣,幽冥并没有表现出过分担心。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告诉苏莫对方的真实身份。至于其他,他相信迅速成长着的苏莫,会用她自己的方式,很好的解决。

         想要苏莫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成长起来,有足够的能力,独自面对以后更加凶险万分的战斗。和这样的对手过招,是她成长道路上不可缺少的一课。对手越加强大,才能越大程度上激发出苏莫体内的潜能。

         幽冥优雅的拿起餐巾,沾了沾嘴角,像是毫无察觉般,漫不经心的问道,“吃好了吗?”

         苏莫从思忖中,回过神,微笑的点了点,“接下来,我们去哪?”

         “看电影吧。看看以哪边那位绅士为主人公,导演的一部电影。”

         幽冥的话,引起了苏莫的兴趣,“哪部电影?”

         “《吸血惊情四百年》,听说还不错。”

         苏莫微微愣怔之后,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德库拉?”

         “正是他本人。那位在奥斯曼帝国土耳其军队英勇作战中两次大败敌军,据说最后战死疆场上最为骁勇善战的勇士——德库拉。

         也是人们口中,性格异常残暴,喜欢把抓获的俘虏,刺挂在削尖的木桩尖端,让敌人流血而亡的“穿刺王伏勒德”。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幽冥似笑非笑,眼神冰冷道,“欧洲吸血鬼之父——德库拉公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