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参加宴会1
    p>  到了晚上,芯倩把文竹送到了公司

     “总经理,文竹,我已经搞定了,现在他可以和您一起前往会场了!”芯倩一下车,便对着站在公司门口的方毅海说

     “恩,该注意的事项,你都跟他说了吧?别等去了乱说话!”方毅海看了看手表,说道“现在我们就去会场,芯倩,你的车借给我!”方毅海不管芯倩愿不愿意,径直走到了芯倩的车子前面,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总……经理……额……又这样!哎~”芯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所以方毅海要开芯倩的车,是因为芯倩的车子前面有GPS导航系统,不至于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方毅海去了回不来

     “额……总…总总总……总经理……你你你……”文竹看到方毅海上了车,便一个劲的往副驾驶车门的方向挤,最后紧紧地贴在车门上

     “你……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再说了,我对你这种脑残加智障不感兴趣,好了,做好了,我开车了啊!”方毅海认真的说了几句,然后一踩油门车子飞了出去,一路上两个人什么话都没说,车子里面安静的就连喘气声都能听得见

     “额……那个……总经理,你为什么明知道以后自己会接管自己家的企业,就必须得学习各国语言,可是为什么偏偏不学日语?”文竹有点胆怯地问道

     “你猜!”方毅海简单的两个字把文竹打的无言以对

     “我要是能猜出来还用问你啊?”文竹毫不逊色的反驳回去

     “呵呵”方毅海又说了两个字

     “笑什么笑?”文竹生气的等着方毅海

     “没事”又是两个字?他能不能多说几个字?

     “哎呀算了,你不说我也不想知道!”文竹说着双手环胸,望向车窗外面

     “其实,我还有一个弟弟,他现在正在日本留学,我想,以后我们家的企业一定是我们两兄弟共同管理的,所以,他精通日语就可以了,我也并不想学,因为……I Love China”方毅海微微一笑说出了其中的原因

     “哦,原来是这样!其实我真的是不明白啊,你们集团,在全国都有分公司,可是这么大的企业,为什么对员工的工资,只有那~么一丁点?”文竹说着用大指和小指的指甲掐起来,表示抠门

     “额……难道你想涨工资?没问题啊,只要你以后我让你干嘛,你就干嘛,我保证你可以升职并且你的工资也会跟着长高!”方毅海看着文竹说

     ‘切,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这不是摆明了说我就是另一种说法的佣人?再说了,这个跟美国原来贩卖黑人奴隶,有什么区别?对哦,有啊!第一,我没有被卖,第二,我是黄种人啊!反正这种制度,需要我这种人来改变!哈哈哈哈,亲爱的同事们,等着吧,等我徐文竹发达了,一定把你们都给拯救出来!’文竹想着在一旁傻笑着,突然一阵急刹车,文竹惯性的往前探了一下,还好记得安全带,不然就飞出去了

     “喂,你发神经啊?干嘛突然刹车?想谋杀啊?”文竹拍着胸口喘着粗气说

     “到会场了,我不刹车,难道我要开这车进会场啊?你还真的是智障加脑残……”方毅海说着下了车,并把钥匙交到了一个服务员手中,回头向车里的文竹说道“你不下来啊?”然后走进了会场,随后文竹便急急忙忙的下车,因为服务员要把车开到停车场去

     “喂喂喂,经理!总经理!方毅海!”文竹一边喊一边追着方毅海,三喊两喊没喊停,最后只好喊他的名字,这一下子停了下来

     “你想死啊?走那么快?”文竹跑到方毅海的身边说道

     “你……”方毅海皱着眉头转过身,看着文竹,半天没有说话‘天啊,刚刚在车里面有点暗没看清楚这家伙的穿着打扮,没想到让会场灯光一照,还挺光彩照人的!不错!挺漂亮的!’方毅海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文竹

     “喂,你傻啦?没见过我穿礼服啊?对哦,你好像还真没有见过……”文竹说着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礼服和鞋子,忽然被一阵拉力给拉了一下,等文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趴在方毅海的怀里,当文竹正想反抗的时候,听见方毅海的声音“这里有记者,先这样安静的呆一会儿”方毅海的声音只有他们两人听得见,说完,便把手放在了文竹的后背上,文竹也很配合的把手搭在了方毅海的肩上,两人就像在秀亲密的情侣一样,而旁边的媒体记者,则在拼了老命的做报道,拍照片,写记录……

     ‘没想到这家伙的胸怀还挺广的,听有安全感的,哎,以后谁要是嫁给他!那肯定是幸福死了啊!’文竹在不知不觉中犯了花痴

     ‘她在我怀里怎么我会有一种占便宜的感觉?呵呵,难道是……怎么可能,他只是我的一个创业工具而已,一个为了巩固我的权利的一个棋子而已……’方毅海想着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享受这短暂的甜蜜……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