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玉佩
    事实证明,并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着很好的包容心,和良好的心态,比如韩易。

     此时的韩易想的是如何扳回一局,不过看着她身上的玉佩,倒是有些华丽,一看就是好东西,韩易冒出了不该有的想法。

     此时的萧灵音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更不知道自己被变态给盯上了。

     “伯伯,真的不能便宜了吗?”萧灵音用着恳求的目光盯着老者。

     “丫头,真的不能再低了,我这已经便宜了很多。”被萧灵音水灵灵的大眼盯着,老者感觉自己有一种欺负人的感觉。

     “三个金币你拿去吧。”说着老者捂着胸口,忍着痛将饰品卖了出去。

     “谢谢,伯伯。”萧灵音乖乖的付了钱,眼睛眯成一条线,看的老者都有些走神。

     看到萧灵音站了起来,韩易连忙把自己掩饰的更充分了,悄悄地走到萧灵音的身后,乘其不备之下手伸到她的裙边,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小刀,微微一割。

     另韩易郁闷的事情出现了,小刀居然一下没割断玉佩的红线,韩易有些着急,不得已之下连忙将对方的裙边搁下了一道口子,顺手将玉佩往怀里一放。

     虽说过程有些复杂,实际上也就是一眨眼的事,韩易有些忐忑,若是被发现了,估计少不了一顿打,但是给仇人找些麻烦,韩易还是乐意看到的。

     此时的萧灵音感觉有些不对,冥冥中有什么事情忘记似得,不知是巧还是什么,恰好转过了身。

     此时的韩易正好瞥见,两人相差不到一尺的距离,被发现那就麻烦了,毕竟是做小偷,干坏事。

     情急之下,韩易灵光一动,身体略微倾斜,顺势往地一趴。

     若是在前世,地上躺着人,人们都会在纠结扶还是不扶,但是这是在异世,这里的人们也不会想到会有碰瓷发生。

     萧灵音转头,恰好看见以为全身黑袍的人倒在了地上,看样子应该是位老人,心地善良的她急忙将其搀扶起来。

     “老伯伯,你没事吧?”萧灵音小心翼翼的搀扶着。

     “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温暖的玉手握在韩易的手臂上,因为隔着一层白布,洁白的肌肤倒是有些若隐若现,她的手很柔,这是韩易的第一点感觉。

     因为萧灵音弯下了腰,韩易闻到了一股花香的味道,头发乌黑靓丽,首先让人想到洗发水,可惜苍穹大陆并没有洗发水,但是让韩易有些疑问,究竟是用什么洗头的呢?

     在萧灵音的搀扶下,韩易站了起来,道:“姑娘,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

     苍老的声音,听着倒是有些舒畅,仿佛是慈祥的老人的叮嘱,但是萧灵音总觉得声音有些怪怪的。

     “没事,这我应该的。”萧灵音笑的。

     笑的如此纯洁,给人沐浴阳光的味道,韩易心里默念:“笑吧,笑吧,待会就有你哭的时候。”

     一番纠缠下,韩易终于摆脱了萧灵音好心的“纠缠”,使得韩易多了几分负罪感。

     甩了甩头,韩易便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拿出她的玉佩,温玉的手感让韩易爱不释手,玉佩上还有着淡淡的体香,但是韩易对着并不在意。

     这枚玉佩有些华丽,又显得有些庄重,玉佩呈碧绿色,晶莹剔透,内有虹光萦绕,韩易不认得这块玉的材料,只觉得摸起来感到舒服,此于此玉碧绿通透成半月状,反面刻着‘灵音’二字,正面雕有黻纹缀麟图,图上刻着萧字。

     看到这个萧字,韩易有些渐渐被吸引住,体内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感觉,仿佛萧字有着莫名吸引力一般。

     “萧,应该是姓吧,灵音估计是名字吧,萧灵音,这人应该不是我们武陵郡的吧,看样子倒是不像穷人家的孩子,不论什么时候都给人大家闺秀的感觉,而且表面上平易近人,但是无形中又与别人拉开距离,又仿佛与这里格格不入。外表清新可爱,实际上心狠手辣。要不是我是被你打伤的,我都能诶你骗了。”韩易自言自语道。

     这倒是韩易误会她了,虽然对方给的那一击很重,但是也不能怪别人,谁让他当时实力低微呢,其次是自己闯入别人洗澡的地方,起码对方的心里一定会给韩易标上流氓、变态等这一类的便签。

     对方怎么想,韩易无心顾忌,起码他现在觉得有些得意,这也算是报了半个仇吧,看敌人不开心,还是满解气的。

     再次将玉佩塞入了怀中,便往唐家的位置去了,有时候家还算是港湾,虽然没亲情。

     起码韩易是这么想的,但是事情终究不尽人意。

     “站住,这里是唐家重地,你是什么人,胆敢往这里闯?”

     刘浩出身于唐家,是唐家的家奴,从小修炼灵力,自然而然养出了一股嚣张跋扈的气息,再加上平日里阿谀奉承,倒是得到了一些的权利,今日正好轮到他值班,所谓的值班也就是常说的侍卫。

     平日里,韩易一直都是走后门回家,前门很少露面,毕竟没有实力需要低调做人。

     听到这话,韩易不由皱了皱眉眉头,说道:“看不到我是谁吗?”

     那侍卫先是一惊,以为自己认错人了,仔细辨认后终于发现韩易的身份,不由哈哈大笑,没有丝毫的尊敬。

     “我当是谁,这不是韩易少爷么?怎么今日怎么学会走前门了?”

     韩易听到后不由恼怒不已,一个侍卫居然敢挑衅自己这个少爷。

     “怎么前门我不能进么?”韩易神色严厉,看的侍卫直发慌。

     刘浩本来是管理花园这一块的,今天冲了眉头,事情没做好,被罚来做侍卫的,本来心情就不好,再加上平日里韩易低调,这才敢如此说话。

     平日里韩易及其低调,侍卫们对于这个不能修炼的少爷一向都是嗤之以鼻,韩易也没有什么强势的性格,大家多少看在韩易少爷的名分上,没有为难,也算得上是和睦相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