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0.了解我的这里
        镇政府的人全都面色讪讪,两眼偷偷瞄着陆墨轩,陆墨轩周身的气势太过凌厉,吓得他们呼吸声都尽力放小。不过,让他们震惊害怕的还在后面。

         120救护车,分军区军用车以及国土局的车子全都来了,受伤的村民和镇政府的人全都被放在了担架上,跟着120救护车呼啸而去。

         受了轻伤站在一边的镇政府的其他人眼巴巴地看着120救护车开走,他们恨不得自己身上受了重伤现在立刻去医院。硬可身上受伤也不愿意心里承受巨大压力,分军区和国土局的人都来了!

         他们只是镇政府里面的小职员,哪里经得起这么大阵仗!

         国土局刘局长看到一身军装的陆墨轩,脸上立即绽开了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陆墨轩身前,肥胖的身体因为这个快速的走路动作一甩一甩的。

         刘局长伸出手来,两眼溢满恭敬,“轩上校到A市来,我居然现在才知道,真的是老糊涂了,轩上校千万不要往心里去。今天晚上我做东,市里头都准备好了。”

         刘局长话都说完了,可是陆墨轩一直没有伸出手来回握刘局长,一时之间,刘局长尴尬不已,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下不了台面。

         刘局长当官这么多年了,尴尬了一会,肥胖眼皮中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就瞄到了站在陆墨轩身边的女人身上,看到女人一身名牌衣服的时候,刘局长两只眼睛立刻眯了起来,“轩上校的女朋友长得真的没得说啊,去年A市旅游节的选美小姐都没有这么好看!”

         陆墨轩略略看了刘局长一眼,薄薄的唇瓣轻启。“我看刘局长真的是老糊涂了。”陆墨轩说完后不再理会刘局长,而是看向了分军区派下来的人。

         安若一直站着静静地观察周围人的表情,刘局长的表情最精彩,变得和六月的天一样。

         刘局长这么急着拍陆墨轩的马屁,镇政府征收农民土地,刘局长到底知情不知情?安若眉眼一弯,官僚间相当于一条链子,掀起了一头,用力一拉,一串人都要跟着遭殃。

         分军区派下来的人是张少尉,张纬霖。张纬霖久仰陆墨轩大名,一直很崇拜他,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这一见,张纬霖惊得说不出话来,陆墨轩真的相当的年轻。年纪轻轻官拜上校,立下无数军功,不愧是陆家人!

         张纬霖激动地站直身体,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陆墨轩微微地点了下头,随即伸手指了指远处的田地。“镇政府征收前棠村农民土地,这事情必须好好处理,政坛方面,不干净,军界必须介入调查。”

         张纬霖立直身体,大声地应了一声是,然后继续说。“分军区首长做出批文,叶上尉已经介入调查。”

         刘局长一听,脸上差点变成了猪肝色。

         安若一看,冷笑一声,A市国土局局长不干净,怪不得镇政府敢这么嚣张,上头有人护着呗。

         面对安若一点都不给面子的冷笑,刘局长只能忍了下来。

         仔细地想了下自己的处境,征收土地这事,首先要从楚家说起。前棠村地势起伏,水源充足,楚家想要开发作为漂流景区。

         这件事潘市长也是首肯了的,潘市长后来全都交给了马秘书去办。他,马秘书,以及陈镇长合计了下,决定不请示上级要相关文件,私下里打发了这些村民。

         本来想的好好的捞油水计策,现在……惹祸上身了!

         不一会的功夫,陆墨轩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

         叶昊在另一头大呼小叫了起来。“马秘书,国土局刘局长,以及那陈镇长全都不干净。这三个人撤职蹲牢狱的批文马上就会下来,你命令张少尉把这三个人逮了,军区车子直接开到监狱里去。还有……”

         叶昊还没有说完,陆墨轩就挂了电话,气得叶昊差点跳脚。

         陆墨轩嗯了一声,随即对着张少尉说了几句。

         安若看着刘局长像快被宰杀的猪一样大叫着,头不禁摇了摇,活该!再看向那几个镇政府的人,工作估计也保不住了。

         安若连连感叹的时候,手却是被陆墨轩猛地拉住。

         陆墨轩拉着安若直往前走,安若另一只手打着陆墨轩。“事情都处理完了,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陆墨轩脚步不停,最后觉得安若走的慢了,直接转身,两只大手搂住安若的腰,一把就将安若给打横抱了起来。

         张少尉正巧看到了这一幕,双眼一下子瞪得老大。脑海顿时闪现一封短信,叶上尉传出轩上校上女人的事。

         不过,看样子,不单单是上女人这么简单啊,这简直就是要娶老婆的节奏了!

         陆墨轩低头朝着安若轻轻一笑,“当然急了,我们要回去生孩子,不然,你又要怪我没时间没精力生孩子。”

         安若呼吸都快停止了,双手紧握成拳轮流往陆墨轩肩膀上打去。“你丫还真记仇!你是帮过我的忙,但是我不想以身相许,我对你还不了解!”

         陆墨轩语调上扬地哦了一声,然后低头凑近安若耳朵边。“以后有的就是时间让你了解我,了解我的喜好,我的……”

         陆墨轩说到这里,双手故意稍微松开安若的腰,右腿再稍微往前一伸。

         安若的后背直接触上了陆墨轩的命根子,那上面的热度似乎都能传到安若身上来。

         一千头草尼玛在安若心尖上狂啸而过,她对陆墨轩的命根子,不感兴趣!陆墨轩这样子,就是在逼迫她,强~奸她!

         安若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如果无法挽回,那她就真的只能当成是上了一只免费又俊美的鸭子了。

         “墨轩,真的要走啊?好不容易有个人肯和我这老头子说话。”赵红亮十分舍不得陆墨轩走,一双小眼睛拼命地对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安若挤。

         安若正在为自己惨淡的夜晚祈祷,直接忽略掉了赵红亮的眼神。

         陆墨轩握住赵红亮的手,“赵营长,以后我们也会来看您。刚饭桌上,小若还抱怨我,说我没时间陪她,所以她才生不了孩子。现在赶着回去生孩子。”

         安若系安全带的手顿住,两眼狠狠地瞪着陆墨轩。

         这么大张旗鼓说生孩子,还叫她小若?好肉麻的称呼,只有她妈妈叫她的小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