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6.媳妇,喝水
        赵红亮躺在藤条横椅上,此时正眯着眼睛抬头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眯地小小的眼睛有点浑浊。他的手放在藤椅把手上,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过来了。

         手上皮肤皱巴巴的,粗糙地像树皮一样。

         赵红亮蓄着一撮短白的八字胡,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一头灰白头发梳地倒是挺滑溜的。

         赵红亮叹了口气,然后转过头来。当看到一辆墨绿色军用越野车的时候,赵红亮的眼睛募地睁大,不可置信地从藤椅上坐起了身。

         一双粗糙的手将左右眼睛都仔细地擦了个遍,最后发现真的是军用越野车。

         赵红亮的心一下子拔高了起来,退伍后情绪都没有像现在这么高涨过,赵红亮站起身,可是毕竟年级大了,突然从藤椅上起来头犯晕。

         安若双脚刚触及地面就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扶着额头脚步不稳的样子,脸上露出担忧,撒开腿朝老人奔了过去。

         安若的爷爷死在战场上,从来都没有见过爷爷的安若,看到眼前花白的老人时,心就这么揪了一下。虽然,这个老人不是她的爷爷。

         赵红亮被安若扶住,站了好一会,头才不晕。

         清醒过来后的赵红亮只看了安若一眼,视线就立刻被身穿军装的陆墨轩给牢牢吸引住了,赵红亮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

         陆墨轩站直身体,右手指尖抵住太阳穴,手掌与眉齐平,对着赵红亮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赵红亮的身体一下子激动地僵住了,半响才舒软下来。

         赵红亮虽然年到九十,但骨子里的军人气势仍是十分浓厚。

         所以,赵红亮当即甩开了安若扶住他的手,抿紧唇瓣,绷直双腿,枯槁如树皮的手贴在太阳穴上,回敬了一个军礼。

         这是军人之间的情谊,即便两人岁数相差很大,但是军人情谊没有年龄界限。

         安若的心狠狠地揪了下,安若慢慢地懂了,爷爷英年早逝,奶奶拉扯大一双儿女,就算日子再清苦,也没有动过改嫁的念头。

         陆墨轩放下手垂在腿侧,出口的语气带了浓浓敬意,“赵营长,我是陆家亦的孙子,陆墨轩。”

         赵红亮听到陆家亦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表情变了又变,震惊欣喜不可置信一一从双眼中闪现,阳光下闪烁耀眼光芒的两杠三星让赵红亮的目光亮了又亮。

         赵红亮双手直接牢牢握住陆墨轩的手,出口的声音带着许多哽咽。“原来家亦是你的爷爷,这么多年了,没有想到还会听到老战友的消息。不错,家亦有个好孙子,现在都是上校了。”

         陆家亦比赵红亮晚入伍,年龄上比赵红亮小了二十几。

         赵红亮任三营营长的时候,陆家亦还只是一个小兵。

         岁月可以磨练一个人,陆家亦铁骨铮铮的刚强性子就是这么被磨练出来的。

         安若没来由地心里酸酸的,看到眼前这幅场景,安若就是想哭。

         不知为何,她就是想到了从来都没有见过一面的爷爷。

         爷爷救了参谋长,自己却是被敌人的狙击枪射成了蜂窝,奶奶带着两个孩子过日子,到后面还被日本士兵强过,奶奶是个烈女,但见着两个孩子,还是咬牙挺了过去。

         安若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奶奶你在另一个世界见到爷爷了吧,你肯定和爷爷生活地很幸福。

         陆墨轩一边听着赵红亮说着以前战场上的事一边看着安若,安若脸上止不住的哀伤,看的陆墨轩心里堵地慌。

         赵红亮从来都没有这么畅快地说过话,儿子孙子都到市里打工了,家里头就只有儿媳妇照顾自己,还有一个在上高中的孙女。

         儿媳妇平时照顾孙女督促孙女做作业,根本就没什么时间听自己唠叨战场上的事。

         孙女有的时候听烦了还会骂骂咧咧的,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新时代了,说战场上的事根本就没用。

         赵红亮被孙女这样说过几回,儿媳妇也说自己这样会打扰孙女做功课。慢慢地,赵红亮就闭上了嘴巴,白日里就躺在藤椅上看天,等着从田里回来的儿媳妇做饭。

         “你看我一激动,嘴巴就停不下来。墨轩,往屋里坐,这是你媳妇?”赵红亮的话题终于扯到安若的头上了。

         安若刚收拾好哀伤的情绪,没有反应过来。

         一旁的陆墨轩哈哈一笑,伸出手将安若往自己身边一扯,然后大手往安若肩膀上一拍,对着赵红亮就是一句。“赵营长,这是我媳妇,叫安若。她见了生人,就害羞。”

         赵红亮眼睛紧紧地看着安若,见着安若小脸红润皮肤白皙粉嫩的样子,再转头看看陆墨轩器宇轩昂的挺拔身姿,心里头连连赞赏。

         不错,家亦有个优秀的孙子,孙媳妇也这么优秀。

         安若看着赵红亮一脸高兴的样子,也没有拆穿陆墨轩,但是左手却是靠近陆墨轩的腿,好不容易揪住了一块腿肉,狠狠地揪了下。

         陆墨轩脸上表情一点都没有变,但是搂住安若手臂的大手却是更加大力,“赵营长,安若性子好,对长辈最孝顺,今天听到要来拜访赵营长,心里头高兴的不得了。”

         赵红亮一听,头不断地点着,说着好好好。

         赵红亮九十岁了,一般人到这个岁数,耳朵就会不好了,说话也一字一顿的。但是赵红亮却是相反,能听能说能走。

         陆墨轩拉着安若跟着赵红亮进了农家小舍,房子还是平房,墙壁上挂着棕色的蒸笼。

         “赵爷爷,还用得着你给我们倒水?我给你倒。”安若抢先一把拿起热水壶,动作利落地给赵红亮倒了一杯水。

         赵红亮笑了起来,“墨轩,你这媳妇不错,乖巧伶俐。我看了一眼就打心眼里喜欢,今天留在这里住一晚上,农家菜好吃着咧。”

         赵红亮说到这里,顿住了,安若咋就放下了热水壶,还没有给陆墨轩倒水咧。

         赵红亮点了点陆墨轩身前的空杯子,“安若,咋不帮墨轩倒。想当初,咱部队里的小媳妇帮自家男人倒水那叫一个利索。”

         安若看着一脸笑容的陆墨轩,心里不满地嘀咕了起来。陆墨轩这么欺负她,她不拿水泼在他脸上就已经很好了,还指望她给他倒水?!

         陆墨轩直接站起身来,拿起放在大方桌中央的热水壶,倒水在自己身前的空杯里头。

         安若忽略赵红亮眼中的微微不满,老一辈的思想,尽想着女人伺候男人。

         陆墨轩倒好水后,却是一把就将杯子推到了安若的身前。“媳妇,喝水,小心烫。”

         轻轻的一句话,让赵红亮的老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