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邪恶因子
        洪晓梅手脚利落,不一会的功夫,就做了四菜一汤,今天早上洪晓梅用盐抹了鸡肉,现在一红烧,味道全都进入鸡肉。再倒一些香菇老抽,红悠悠的,让人一看就有食欲。

         安若手里端着红烧鸡肉,味道飘入鼻端,还是农家菜的香味浓。

         陆墨轩拿着抹布把桌子擦了一遍,五个菜依次端上了桌。

         赵红亮兴致一起,喊着要喝二锅头。

         洪晓梅一声喝,直嚷嚷着都这么大把年纪的人了,喝酒伤身。

         安若也在一旁附和,赵红亮当即嘴角一撇,装作可怜的模样。

         最后,赵红亮只得叹了好几口气,不得已拿着筷子吃起了饭。

         陆墨轩舀了一小碗汤给安若,安若看着小碗里头的几片冬瓜以及漂浮在冬瓜汤上的稍许葱花。

         洪晓梅看到后,连连夸赞陆墨轩。

         赵红亮鼻子呼哧了一声,又开始长篇大论起打仗那会的事,有伤心的有滑稽的。

         洪晓梅夹起一快鸡肉往赵红亮碗里一放,嘴里说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别提了。

         赵红亮手一拍桌子,瞪大了一双小小的眼睛。

         安若只觉得这样的农家生活十分温馨。

         此刻,正在低头吃饭的陆墨轩扭头看向了安若,当看到他给安若舀的冬瓜汤安若没有怎么喝时,眉头皱了起来。“冬瓜汤多喝点,听说养颜,喝了后,对皮肤好。”

         陆墨轩轻轻的一句话让洪晓梅止不住地笑了起来,安若睨了陆墨轩一眼,然后也给陆墨轩舀了一碗冬瓜汤,汤碗放在陆墨轩面前,安若笑眯眯地说。“不止女人要养颜,男人也要养颜。皮肤养好了,摸得才舒服。”

         陆墨轩眉眼一弯,安若越来越伶牙俐齿了。

         赵红亮拍了拍桌子,咳嗽了几声,然后慢慢说道,“你们年轻人要养颜,我们老人家要养生。冬瓜汤既能养颜又能养生,我们多喝点。我儿媳妇做菜的手艺在咱村里头都能排上一排。”

         赵红亮说到这里顿住,眼睛上下打量了下安若,最后抿着唇十分严肃地开口。“安若啊,你这身板太小。以后生孩子受罪,我们以前打仗的时候,无论粮食多紧缺,都会把那些预备生孩子的女人养的白白胖胖的。墨轩,以后让你媳妇多吃点。”安若拿着汤勺的手僵住了,陆墨轩则是看了安若一眼,最后笑着出声。“放心,赵营长。我已经给她制定了增肥大计。”

         赵红亮一听增肥大计,头不住地点,洪晓梅的眼神越来越亮,以后一定得给女儿找一个军人,军人靠谱!

         安若脸上带着笑容,左腿悄悄抬起,穿着六公分高跟鞋踢起人来十分方便。

         就在安若蓄势待发准备给陆墨轩狠狠地来一击的时候,陆墨轩双腿突然分开,不动声色地一个扭转将安若的脚给牢牢地夹住。

         安若手中的汤勺啪的一下掉在汤碗里,汤水洒出来了些,溅到安若的胸口。

         洪晓梅一看,马上起身在后边的横柜里面拿出一条毛巾。

         安若一边伸手接过洪晓梅递过来的毛巾擦拭胸口,一边使劲力道摆脱陆墨轩夹住她脚的双腿。

         汤水已经浸入衣料,光是擦是擦不干净的了。

         此刻,陆墨轩双腿松开放开安若的脚,然后夺过安若手里拿着的毛巾。

         再次出口的声音多了分玩笑意味,“安若听到孩子,可能害羞了,所以才会不小心掉了汤勺。”

         安若实打实体验了一把,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陆墨轩真会说,谁要给他生孩子!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就敢拿来乱说!

         安若眼看着赵红亮要开口说话,连忙率先出声。“墨轩在部队里面要接受训练,见到他的时间不多,每次回来他都是筋疲力尽的样子,我哪敢说要孩子的事?他没那个精力呀。”安若状似无辜地说道。

         赵红亮和洪晓梅一下子傻眼了,陆墨轩体格这么好,身姿如此挺拔,部队里训练一下就没了生孩子的“精力”了?!

         陆墨轩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居然说他没有那个精力……陆墨轩心中暗暗决定,得尽快找个时间和安若切磋一下,看他有没有那方面的精力!

         赵红亮叹了口气,“墨轩啊,现在部队里面训练这么吃苦?有我们长征那会吃苦?”

         赵红亮顿了一下,不等陆墨轩回话,再次开口。这次开口好像有点明白了一样。“我知道了,我听电视上说,现在部队里面训练很严格,野外生存,实战演习,布置的战争场景比长征还要狠一点。难怪……”

         赵红亮摸了把短小的白胡子,最后双眼一亮。“墨轩啊,你也别急。你洪阿姨娘家那村子有个赤脚医生,有一个治精力不足的偏方。”

         洪晓梅一听,跟着点头,嘴里不停说着。“我今天下午就给我嫂子打个电话,生孩子这事啊急不来。”

         陆墨轩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心里头却是埋了数十万邪恶因子。

         安若面上没有表情,心中却是在不停地偷笑,就是要让陆墨轩吃瘪。

         不过……

         佛家有句话叫有因有果。安若现在种下了因,等以后被陆墨轩折腾地两腿直打颤,身上布满草莓红印的时候,才深深体会到了果。

         安若忽视陆墨轩不断射过来的暧~昧视线,问着洪晓梅。“阿姨,这几年地里的收成怎么样?”

         洪晓梅语调上扬地嗯了一声,然后眼神沉了下来。“田地对我们农民来说,那就是命。收成不错,不过今年粮食一收,田地就要被镇政府征用了。”

         安若还没有说话,院子里就吵闹了起来,洪晓梅身体立即绷直,手中筷子啪的一放,出了去。

         陆墨轩和安若对视一眼,随即也跟着出了屋。

         “晓梅,不好了,镇政府提前征用田地,地里的秧苗还没有出稻子,镇政府完全不顾我们的死活啊!”

         说话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

         “没有市政府的文件,镇政府不能随便征用田地。”陆墨轩平静地开了口。

         洪晓梅双眼一亮,手一拉中年妇女。“秀华,这是部队里头的上校,会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做主。镇政府真的是欺人太甚!粮食还没长出来!”

         安若眉头一皱,缓缓说道,“出这岔子,肯定是哪个奸商看中了你们的田地,给了镇政府好处。所以,镇政府才会这么做。陆墨轩,你得好好管管。”

         陆墨轩眉眼一眯,然后伸手拍了拍安若的肩。“先管好这事,然后再来管你。”

         陆墨轩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刚才是谁说他那方面没有精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