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1.电梯中的斗法
        东西放在了后备箱后,安若系好安全带,直接对陆墨轩说了句,“你先把车开到军区医院,我要去看看潘梦俪,不知道她的身体恢复地怎么样了?没有恢复好,怎么能做人流?两事搁一起,对身体伤害特别大。”

         安若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陆墨轩一边开车一边暗自叹气。什么时候,安若能把他的事情记这么清楚?

         想到这里,陆墨轩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什么时候他吃起安若闺蜜的醋来了?

         陆墨轩突然想到奶奶去世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墨轩的婚事不用着急。

         奶奶逝世前提起他的婚事,虽然说不用着急,但是旁人一听,直觉地以为是老太太仍旧挂念孙子的婚事。

         所以,妈妈说了他一通。

         然而,爷爷却是了然一笑,说陆家的男人都这样,不急着婚事不是说不在乎婚姻,而是没有遇到对的人,如果遇到了,那就是一辈子。

         想着想着,陆墨轩唇角上扬了起来,视线微微一转,看向一旁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扭头看着车窗外的安若。

         安若一头黑亮飘逸的长发在微风中飘荡,金黄色的光晕一圈一圈铺洒在安若头上,带着诱惑人心的味道一层层荡进陆墨轩的心间。

         安若被风吹着吹着就眯起了双眼,看着走在人行道上,来去匆匆的行人。

         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在栖宁县的妈妈,因为工作太忙,已经很久没有给妈妈打电话了。妈妈心脏不好,这阶段有没有按时吃药?她上个月寄过去的钱,妈妈用了多少,是不是又偷偷节省下来留着给她做嫁妆了。

         安若决定等达顺招标事情一了,就马上回栖宁县,向公司多请几天假,在家里好好陪陪妈妈。

         放在以前,安若是不会动请小长假的念头的。但是现在,有陆墨轩在,她就算请假也不会被茂兴辞退。

         陆墨轩是可恶了点,但存在地还挺有价值的。

         这样一想,安若的心瞬间舒坦多了。

         正在此时,路虎车突然加速,安若眯着的双眼恰巧看到马路对面一个发丝凌乱的女人,女人一脸惊慌,并且时不时就往后看。

         但是后面的情形,安若没有看到,因为车速突然一下子提了上来。

         安若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都没说。大白天的在马路上,这个女人行为异常,很快就会有警察前来询问。

         如果当真生命受到威胁,有警察在,又是白天,应该不会发生大事。何况,她哪里有精力管这么多。

         陆墨轩加速自有他的原因,刚才那个女人是马秘书马维成的女儿,马雨婷。

         李成明已经因为骚~扰罪判刑两年,现在蹲在大牢里。马维成参与强行征收前棠村农民土地一事,已经被撤职,因为犯有受贿罪,被判十年牢狱。

         马家的一切财产全都充公,他这个女儿马雨婷,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肚子里的孩子声称是楚瑾的,楚瑾死死咬住牙,坚决不承认。

         楚万雄的手段倒也挺独特,直接让马雨婷去做人流,人流过后的胚胎做DNA鉴定。

         这些,楚家全都是秘密进行。因为楚瑾一直派人调查安若,所以陆墨轩对楚瑾,甚至对楚家全都留了个心眼。

         这样一来,陆墨轩才会查到马雨婷的事。

         不过,这些都和安若无关,陆墨轩不想让安若掺和到与楚瑾有关的事情中去。

         当然,看安若的性子,躲楚瑾都来不及,哪里去招惹楚瑾。

         陆墨轩暗自叹气,他必须给楚家施压,让楚万雄把楚瑾扔到国外去,省的楚瑾心心念念着安若。

         他的女人,其他人连想的资格都没有。

         安若头靠在座椅上,冷不丁地一个斜视,恰巧看到陆墨轩眼底一晃而过的狠意。谁被陆墨轩给恨上了?看来,这个人会相当地倒霉和凄惨。

         反正不会是她,陆墨轩面对她的时候,每次都是一脸诡异或者是无耻的笑,视线炙热地好像她没穿衣服一样。

         安若的情感因为受母亲的影响,向来很保守。觉得认识太快,没多久就住一起抱一起睡一起,太触及底线了。

         安若比较喜欢细水长流式的爱情,两人一起经历风风雨雨,最后心心相印。

         两人各怀心思,一路上并没有过多交流。

         路虎车畅通无阻地驶进军区医院,陆墨轩刚停稳车,安若就直接拿过车横版上的红外线小型调控,按下开门键。

         车锁啪嗒轻轻的脆响声过后,安若就迅速地打开车门,跳下了车。

         军区医院的医生正好看到陆墨轩,所以,直接走了过来问好。

         陆墨轩看了眼往前面跑去的安若,然后回应过来问好的医生。

         说实在的,陆墨轩不认识这个医生。但与生俱来的良好教养,陆墨轩还是很有礼貌地回应。

         好在这个医生也是识趣的,知道陆墨轩挂念刚才那个女人,所以也没有多聊,只不过,最后离开的时候,笑眯眯地说了句,“轩上校的女朋友,看上去挺机灵的,陆老上将肯定喜欢。”

         这句话,实打实地进了陆墨轩的心坎,陆墨轩回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也浓了。

         往前面跑的安若可不管后边的陆墨轩,直接进了电梯,不等陆墨轩到就直接按下关门键。

         陆墨轩一个快步急闪,长腿一迈,身形一侧,电梯滴地响了一下,最后打开。

         安若哼了一声,随即往左边站了点。

         陆墨轩按下楼层,嘴角突然翘了下,紧接着,身体极快地一转,双腿直接往前面一跨,身体一下子压住安若,双手撑在冰冷坚硬的电梯内壁上。

         每个电梯都装有摄像头,陆墨轩突然做出这么限制级的动作来,安若的心紧张了一把。两眼不断地往电梯摄像头上看。

         陆墨轩的头低了下来,凑近安若耳朵边。“故意不想让我进电梯?我不介意在电梯里上演活~春~宫。”

         安若抬眼看向陆墨轩,一道精光从眼睛闪过,“轩上校,你想让其他男人看到我光~裸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