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晚宴
    “小嘉泽,今天晚上你就要见到自己的王后了,是不是很开心啊?”雪莉尔整理着嘉泽的晚礼服,把嘉泽纷乱的发丝收拢在一起。

     “是有些期待,今天父王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不知道那个米娜有没有姐姐这么漂亮。”嘉泽对着雪莉尔笑了笑,眼睛露出一丝狡诈,看样子今晚自己的计划可以实施了,这样明天那个修伊老头就根本没有机会给自己上课了。

     雪莉尔噗嗤的笑出声,“嘴巴这么甜,你说你有了老婆会不会把姐姐给忘记了。”雪莉尔盯着嘉泽的眼睛,假装很认真的说。

     “怎么会呢,我和她有没有感情,当然是姐姐亲了,要不然姐姐你嫁给我喽。”嘉泽嘿嘿的一把抱住了雪莉尔,这几天的相处嘉泽已经很快的融入了自己的身份。

     雪莉尔和嘉泽闹着抱在了一起,倒在了天鹅绒的大床上,雪莉尔红着脸把嘉泽压制在了身下,毕竟比嘉泽大了很多,现在的嘉泽根本不是她的对手,看着自己身底下被埋在枕头底下的嘉泽,雪莉尔的脸上露出一丝迷乱的神情,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脸色很是复杂。很快被冷漠取代,松开了嘉泽,轻轻的叹了口气。

     “以后自己学着照顾自己,记住就算有了王后也不准她骑到你的身上。”雪莉尔溺爱的嘱咐着嘉泽,告诫他一定要狠狠的整治自己的这个未来的王后。

     嘉泽急忙点着头,心里却想着幸亏是和你抢弟弟,要是和你抢老公,那得罪你的女人该多么惨。

     老波尔和米娜来到王城的时候,就被戴奥娜王后接走了,毕竟是一家人吗,许久未见很是亲近,尤其是对于米娜,戴奥娜还是在米娜小的时候见过几次,现在出落成了大姑娘,简直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漂亮,再过两年绝对是一个任何男人都要心动的尤物。

     皇室订婚,王城欢腾。整个王城都在为今天晚上三王子的订婚仪式做着准备,各个城邦的使者送来了自己的祝福和各种珍贵的祝福礼,顺便趁着这个机会多结交一些王城里的贵族,顺便推销一下自己的女儿。

     嘉泽也是很无奈,莫名其妙的穿越之后就被订婚了,而且还是毫无感情的政治婚姻,好吧,就让我成为家族的牺牲品吧,我心甘情愿。

     今天晚上一定要闹得让奥兰多雷霆大怒,自己只有这么一个机会,要是明天自己的导师修伊来给自己授课发现自己没有魔法元素的波动,那一切就穿帮了,搞不好会被当成恶灵附体,那个时候真是想跑也没有地方可以逃。

     虽然这样做有点丢了王室的风采,不过嘉泽却完全不在意,再说自己本来也不是真正的王子,所以没有丝毫的心里负担。

     晚宴如期而至,嘉泽在雪莉尔的陪伴下来到了王城的后花园,除了一些留兰王朝的高层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城邦的使者前来祝福,欧式的晚宴有些类似于现在的party,嘉泽第一的感觉就是还是很熟悉的,轻车熟路的给自己的便宜老爹低头弯腰进行王室的礼节,这几天就是四王子的亲生老爹也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被掉包了,还以为这个顽皮的孩子终于长大了,自己的王位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继承人。

     欣慰的拍了拍嘉泽的肩膀,奥兰多赞许的目光让嘉泽心里发虚,找了个借口和雪莉尔开溜,目光却不停的寻找着自己未来的王后,那个自己还没有见过面的蔷薇.米娜。

     雪莉尔也被其他的几个闺中好友拉去谈话,嘉泽自动回避了,在自己的记忆中,每次自己过去都会被那几个贵族的大小姐东拉西扯的摸来摸去,小脸基本上被这个捏一下那个揉一下,一看到那几个女人来了嘉泽就果断的回避了。

     从侍从的托盘中拿出一个琥珀色的酒水,这是西泽大陆特有的一种高浓度酒水,名字叫做魔龙吐息,价格贵的有些离谱,也只有王室能够有这个雄厚的资本在晚宴上使用。

     之所以叫做魔龙吐息,是因为这种烈酒入喉咙之后就像是着了火一样,好像是魔龙的吐息一般灼烧,但是酒水特有的味道确实是让人留恋。

     轻轻地摇晃着银杯中的魔龙吐息,嘉泽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是一个体态臃肿的像是圆球一样的胖子,十四五岁的年纪,最让嘉泽印象深刻的是这个胖子那油光锃亮的大背头。

     “老大,怎么这几天都不找我啊,订婚了也不和兄弟我说一下,是不是不把我当小弟了。”胖子一副被人抛弃的怨妇模样,一脸有缘的看着嘉泽。

     被这个死胖子搞得头皮发麻,嘉泽自己的回想起来,好像自己确实是有着这号朋友,这个死胖子好像是律政大臣的亲儿子,叫做博凯,确实是四王子的死党,好几次四王子的锅都是这个死胖子来背的。

     “这不是忙吗,你看我刚才不是找你吗?结果你在我身后了。”嘉泽打了个哈哈,继续回忆着和这个胖子的事情,没想到四王子和这个博凯的交情已经不能用深厚来形容了,基本上四王子一出王城这个博凯一准和他在一起,两个人之前在王城没少做出纨绔子弟的事情,一掷千金,花钱买醉,最让嘉泽诧异的是,这两人竟然还有着有着一个秘密的组织,叫什么“王城鼹鼠”,专门收集一些王城的特殊情报,搞了有好戏年了,貌似还是有些起色的。

     手里的酒杯差点掉在地上,这个四王子到是挺有地下党的潜质,三年的时间倒是把王城风月场所的关系打通了,基本上王城大部分的销金窟都有着四王子的份额,王室子弟怎么可能缺钱,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十二岁的少年竟然把钱投资到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