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暗精灵
    嘉泽睡醒的时候就被侍女告知自己做好准备,明天一早就准备去书钟塔,老国王对于嘉泽昨晚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很是生气,准备让嘉泽在书钟塔面壁思过一个月。

     嘉泽内心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再过四个小时自己的导师就要来了,修伊一给自己上魔法科目,自己的事情就会曝光,不过只要是进了书钟塔,那就等于多了一个保护壁垒。

     书钟塔就是王室的藏经阁,钟塔内都是王室千百年的底蕴,基本上所有关于魔法的记载在书钟塔都能够有着详细的记录,不仅仅是残存的孤本,最主要的是西泽大陆的历史,还有各种大陆的变迁。

     昨天晚上博凯说是给自己送了一个让自己兴奋的礼物,但是嘉泽回来之后就在床上睡着了,礼物应该是被侍女给接收了。

     询问了一下,才知道这个小子昨晚上给自己送来了一个箱子,而且是那种超级大的,几乎接近一个立方米。

     现在就被摆在自己的储藏室里,这是一个黑松木做成的木头箱子,上面还纹刻着一些嘉泽根本看不明白的魔法铭文,然后就是一个十分精密的大锁,钥匙就攥在嘉泽的手里。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什么超级宝物?嘉泽满怀着兴趣把手里的钥匙插进了锁孔中,轻轻的一扭,听到了类似于弹簧扭开的声音,快速的掀开了黑松木的盒子,一股松木独有的树脂气息让嘉泽感觉神清气爽。

     在灯火的照耀下,嘉泽在箱子里看到了一个蜷缩在边角的少女,像是受到了惊吓的一般,举着手挡住了灯火的光芒。

     这是个暗精灵?凭借着原有的记忆,嘉泽没有太多的困惑就认出了箱子中的少女是什么身份,胖子送给自己的订婚礼物竟然是一个暗精灵少女。

     安丽的确是暗精灵,适应了屋子内的光芒,安丽小心翼翼的从箱子里站了起来,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表情错愕的少年,安丽知道他就是自己新的主人,自从昨天被人装进了这个箱子里以后,安丽一直在想着自己的新主人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让那些商会的人像是哈巴狗一样争先恐后的把自己最得意的奴隶给他送过去。

     没想到是一个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少年,安丽从松木箱子中垮了出去,表情一直都是带着忧伤,娇嫩的声音从喉咙中发出:“主人。”如同机械一般,没有任何的情感。

     等等,嘉泽还是有些不能够接受,要是那个死胖子给自己送来了什么“我爱一条柴、奇巧药剂。”之类的东西嘉泽都能够接受,怎么是个活人啊。

     怪不得当时胖子的眼神这么猥琐,看着这个比自己还有高出不少的少女,尤其是她的耳朵,嘉泽还是感觉很有趣的,毕竟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真的精灵,在自己原来的世界,精灵只是一种虚幻的产物。

     现在一个活脱脱的暗精灵少女就在自己的面前,深情款款的喊着自己主人,嘉泽的心情太激动了。

     暗精灵是被精灵中放逐的一个精灵种族,暗精灵虽然是精灵,不过早就被赶出了迷雾森林,很久之前就不在受到精灵女神的庇佑,基本上被当做罪恶的种族,和地球以前流离失所的吉卜赛人很相似,再加上暗精灵给人的影响一直不好,暗杀,下毒,偷盗,地下帮派,几乎六成的高级盗贼都是暗精灵,这也导致了西泽的任何一个地方对暗精灵都是憎恨的态度。

     再加上暗精灵一族天性放荡,一些女性暗精灵盗贼几乎身上只有遮蔽****的几块布条。

     甚至在有些城邦直接规定暗精灵不允许进城,一旦发现就采取猎杀。

     所以很多的时候,暗精灵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完全和魔兽一样可以随意捕杀,最为严重是,迷雾森林甚至发出了通告,任何人都可以拿着暗精灵的人头去迷雾森林换取等价的物品,这也是导致了人们猎杀暗精灵的原因之一。

     所以,暗精灵的生活过的很不好,有些暗精灵为了生活,不得不依靠在一些富家纨绔的身边,依靠着他们的身份地位得以苟活,不得不说暗精灵的容貌和身材确实是得到了上天的恩宠,即便是安丽现在穿着一件很普通的亚麻睡衣,嘉泽仍然能够感觉到这个女孩惊人的身体弧度。

     “不需要叫我主人,叫我嘉泽就可以了。”嘉泽用着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个略显胆怯的少女。

     安丽很反感别人这种异样的眼光,要么是像是对待魔兽一般的无情,要是垂涎自己姿色的猥琐,但是像是嘉泽这样的眼神安丽确实是根本没有见过,尤其是他温和的笑容,给了安丽一种温暖的感觉。

     暗精灵和精灵最大的区别就是暗精灵的皮肤太过白皙了,有一种近乎病态的白皙,这也是暗精灵的天赋导致的,任何一个暗精灵,只要是血统纯正的暗精灵,那么就注定是一个完美的杀手,无声无息的潜行在空气里,就像是隐形人一般,完全没有任何的魔力波动,直到你的心脏被锋利的匕首穿透,才会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这就是暗精灵的可怕之处,所以所有的暗精灵奴隶都会被镌刻禁魔刺青,限制住暗精灵的这种可怕的天赋,一旦暗精灵的皮肤上被刻下了这种魔纹,那么表示最得意的天赋就这样毁了。

     安丽的手臂上也有着这样的一个禁魔刺青,导致安丽的天赋被限制,本来就是一个柔弱的少女,失去了最后一层保护,就成了沦为人类买卖的商品。

     一想到安丽被锁在了木箱中一天了,嘉泽拉着她的手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吩咐自己的侍女送来了早餐,安丽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一直盯着嘉泽,很显然在怀疑这是不是这个王子殿下兽性大发之前的伪善。

     安丽一边嚼着自己从来没有吃过的精致糕点,一边在心里算着时间,心里却在好奇,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这个尊贵的王子仅仅是想请她吃顿早饭。

     安丽显得很拘束,一直规矩的坐在椅子上,嘉泽递过去一杯水:“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能把你的禁魔刺青给我看看嘛?”

     安丽犹豫了之后,掀起了自己的衣袖,一个纹刻在左手臂上的魔纹刺青就这样呈现在了嘉泽的面前。

     轻轻的用手指抚摸着安丽手臂上的刺青,嘉泽的内心却是极度的震撼,这个刺青完全没有任何的美感而言,完全就是由线段和符号勾连在一起的魔法矩阵,而且镌刻的人手法实在是差劲,真的好像是街头是发廊里那些五十块的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