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任安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不多的号码,选了一个拨了过去,一接通,就对着手机喊道:“什么破游戏,结婚怎么还有洞房呢,臭小子快给我把这个bug给改过来。”

         接到小五的电话,霍承瑜掏了掏耳朵,慢条斯理地说:“小五呀,当初光影的结婚生子方案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已经成型了,你就认命吧,话说,你是不是被人甩了?”

         “像我这么风流倜傥的翩翩佳公子,只有我甩别人的份,废话少说,我要何以夏至这难听的名字每天都被虐杀。”

         “小五,你这是受了什么打击,突然这么地血腥暴力。”

         “抢我媳妇,你说呢?”幽幽地说出口。

         “此仇不报非君子,小五,作为你家老大,我定会还你一个完整地弟媳妇,包在我身上了,我去叫人去。”准备挂电话前,还不忘问一句:“话说,你媳妇是谁呀?”还顺便开了扩音。

         “一只熊。”

         霍承瑜和身边的四个人毫无顾忌地大笑起来,一只熊!小五的口味果然独特。

         任安皱着眉,语气不善地说:“你们再笑,被虐杀的就是你们了。”

         “咳咳咳,不笑了,弟妹到底叫啥,不会真的是一只熊吧。”

         “肃杀一笑。”

         “得令。”

         挂完电话,任安倚靠在熊笑家二楼的阳台上,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小熊崽,你可是我的,就算别人抢走了,最后也是我的。

         手插着口袋,悠然地迈着步子进了熊笑的屋子。

         “吃饭了。”

         “嗯,你先去,我一会来。”

         任安挑眉,双手抱胸,“给你三秒钟时间准备时间,不出门,我就去和熊妈说你玩游戏不务正业。”

         熊笑恨恨地看着任安,哼了一声,把窗口小化,自顾自地出了屋子,熊笑走后,任安放大游戏页面,点击退出帮会,再把电脑关机,拍拍手站了起来,满意地笑了,这种小帮派也进,果然是一只熊脑袋。

         原本安静吃饭的局面打破,任妈妈笑着说:“这两孩子也老大不小了,不如先订婚吧,高考后订还是现在。”

         熊笑一惊,瞬间被还没嚼烂的饭粒噎住了,猛烈地咳嗽着,满脸通红,任安端着一杯水伺候着她喝下,终于缓了下来。

         熊妈妈失笑:“我家小熊听到这消息都欣喜若狂了,这么迫不及待。”

         熊笑瞪大双眼,立马想反驳,任安一直注视着她,见状,顺势把水杯递到她嘴巴,温柔地说:“多喝点,顺顺喉咙。”

         本想推开挡在嘴边的杯子,奈何任安依旧固执地举在她嘴边,大有一种你不喝我就不撤手的趋势。

         任爸爸看着这两个孩子,满意点头:“早点结婚,这样就可以搬出家里了。”

         任安嘴角抽着,真不知道当初自己老妈是怎么说服眼前这老头生下自己的,估计没有老妈的坚持,他一定来不了这世界了。

         “我还小,我还小。”熊笑怒极。

         “小熊崽你已经17岁了。“

         “那也是未成年,我是未成年!祖国的花朵,你们都不能摧残祖国花朵的成长。”

         熊爸爸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熊笑碗里,语重心长地教育:“17岁的时候,你爸已经把你妈弄到手了。你和小安两个人也该考虑下什么时候修成正果了。”

         任安收起嬉皮笑脸,郑重其事对着熊爸爸熊妈妈点头:“熊爸熊妈,我会好好照顾小熊崽的,有肉吃的时候,绝不吃菜。”

         熊妈妈笑着说:“营养均衡才是最重要。”

         闷闷地低头吃着饭,这场面真是一发不可收拾,连话都插不进,反抗无效,决定保持沉默,以后有的是机会翻身做主人。

         “吃饱了。”头也不回地往楼上走,任安放下碗筷,“我也吃饱了,我去和小熊崽玩了。”

         “嗯,去吧,培养培养感情。”任妈笑得眼尾纹都出现了,臭小子你要争气点呀,你老妈只能帮你到这了。

         躺在叶离的床上,抱着枕头,悠闲地看着叶离:“小熊崽你好像不开心呀。”

         “我才不要嫁给你。”松开握着鼠标的手,站到任安面前,“我知道我爸妈是认真的,任爸爸任妈妈也是认真的,但是,你不能认真,等过了一段时间,要是我们依旧冷漠如常地过着,他们肯定会打消那个念头的,所以,你,不能和他们一样。”

         任安换了个令自己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好整以暇地问:“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熊笑词穷,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倒觉得爸爸妈妈们的做法深得我心,我绝不能辜负他们的苦心。”

         熊笑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不,准。”

         “小熊崽,你就认了吧,英俊多金钻石王老五就是说的我呀。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就是不。”

         看着熊笑一脸坚定地拒绝,原本嬉笑的脸沉了下来,直起身子下了床,站在熊笑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才到他肩膀的人儿,微眯着眼,语气低沉,问:“你再说一次不。”

         熊笑被突如其来的低压气场给镇住了,低着头弱弱地说:“我不想嫁给你。”

         没听到反击,熊笑悄悄抬头,正对上盯着她看的任安的双眼,里面似乎隐藏了狂风暴雨,猛地被扣住了头,随即嘴被封住,瞪大着双眼看着眼前正亲着她的人。感觉到他正撬开她的牙关,伸进的舌灵活地游走着,没有一点点防备,就这么措不及防。

         浑身瘫软地靠在任安身上,身上的力气好似全被抽走了,一股股电流遍布全身,这种感觉很陌生,竟然不会排斥。

         任安轻喘着气,抱着已然软下的熊笑的身子,严肃地说:“熊笑,你听好了,这句话我只说一遍,你,只能是我的,除非我放你走,否则你这辈子都会被冠上我的姓氏,入我族谱。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不,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到时你别怪我,这辈子遇到你,是我认栽了。”

         说完,一个公主抱,把熊笑抱起轻放在床上,伸手抚摸着她的右脸,像是看待一件珍宝,眼眸温柔似水:“小熊崽,睡觉吧。”

         熊笑愣愣地看着任安,大脑还没运转过来,这霸气的宣示她是他的所有物,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觉得脑袋都疼了,眨了眨酸涩的眼,“你是认真的?”

         “你说呢?别想了,安心睡下吧,我会一直在。”在熊笑额头上留下一个吻,打开门回到了隔壁的房间,他会给她空间喘息下,如果实在接受不了,他不介意使用些雷霆手段,靠在门上,缓缓闭上眼,这么执着地对你,不知是对是错。

         倏地睁开眼,握着拳,不管怎样,必会以我之名冠你之姓,坚定地迈着步子,打开房门下楼,他今晚需要那群损友陪他喝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