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一大早,任安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一阵杀猪般的叫声惊醒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子就被一把掀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人拿枕头捶打起来,咯噔一下,睡意全无,瞪大双眼看着罪魁祸首,是自己老妈在痛下狠手。

         “老妈,你干嘛,我睡得好好的呢,哎哟,别打了,你亲儿子快被打死了。”躲闪不及,硬挨了十几下敲打。

         “你这臭小子,自己的媳妇,都不好好爱护,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任安欲哭无泪地坐在床上,看着床外面站着两个女人,同仇敌忾,“我都没睡醒,你倒是给我个机会欺负啊,这么冤枉忠良真的不好。”

         “小熊熊,你和妈妈说,这臭小子怎么欺负你了?”

         熊笑躲在任妈后面,恨恨地望着床上那男子说:”他脱我衣服了,还和我睡觉。“

         任妈顿时很欣慰,孺子可教地望着任安,偷偷对着他竖起大拇指,赞扬他的下手为强,可是面对儿媳妇的控诉,显然是要为她做主,要不然日后说这婆婆不好,不敢嫁过来怎么办。

         假意怒气冲冲地说:“你这臭小子怎么如此衣冠禽兽。连未来媳妇都不放过。”

         任安望天望地,立马站起来,把自己的老妈拖到门外去,“我自己媳妇,我放过了才是衣冠禽兽。”

         屋里一时间就剩下熊笑和任安了,任安一步一步走近熊笑,熊笑慢慢后退,有些许惊慌地说:“你走过来干嘛。”

         看着穿着自己衬衫的熊笑,任安邪魅一笑,也不说话,就慢慢逼近着,无路可退的熊笑摔在了床上,睁大着眼看着任安慢慢低下身子,双手把自己困在床边。

         “任安,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嘛。”

         看着此刻正捂着前胸的某人,原本只是想吓唬的想法,突然就想继续下去了,压在熊笑的身上,一个翻身就把她整个人弄到床上,依旧是躺在自己身下,任安低头看着面前一年没见过的人儿,正一脸看色狼地戒备着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真是不解风情。

         侧躺在熊笑的身旁,一把将她带入怀里,熊笑正积极地反抗,任安幽深地眸子望着她说:“你再动来动去,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吓得熊笑一动不动地躺尸着。

         感受着怀里的人儿僵硬的身躯,任安失笑:“我说,小熊崽,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变态。流氓。”气愤地瞪着只离自己五厘米的脸。

         任安毫无预兆地吻了那喋喋不休的小嘴,熊笑大脑空白,怔怔地望着他,都不知道要做何反应,半响,突然哭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哭声,吓到任安,带着熊笑起身,笨拙地拍着后背,惊慌地问:“小熊崽你怎么了?别哭呀。”

         熊笑也不说话,只一昧地哭着,任安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亲疼你了?”

         还是不回话,任安抱着她,哄着说:“不哭了不哭了,我买的好吃的你不是还没吃吗?我们不哭了好不好,我们去吃东西吧。”

         闻言,哭泣声停止了,熊笑抬起头,满脸泪痕,“我要吃肉。”

         任安心疼地用手擦掉越来越多的泪水,“好,我们去吃肉,去吃肉。”

         得到肯定,熊笑一脸喜悦地把鼻涕和泪全擦在了任安的浴袍上,任安低头看着自己脏兮兮外加很恶心的浴袍,很想把面前这个一脸得意的小人给掐死,但是一想到刚刚她哭得那么让他心慌,他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这么恶心的行为了。

         正打算脱下衣服,某人突然大叫起来:“耍流氓,耍流氓呀,流氓,你个流氓。”

         “叫什么叫,劳资这么洁身自好,怎么会只穿浴袍就睡觉,我还怕你半夜突然兽性大发把我强了呢。”认命地跑到浴室脱了浴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后,熊笑正躲在被窝里躺着,只露出一双眼。

         任安靠在浴室的门框上,戏谑地说:”该看的都看了,捂得这么严实也不怕把自己闷死。“

         “你个流氓,趁人之危,我还是未成年呢。喂喂喂,你别过来,你别靠我太近,听见没有,啊啊,流氓。“被任安一把拖出了被窝,半跪在床上,双手撑在前面,露出了白花花的双腿,由于推攘,香肩裸露一半,惊慌如小鹿地望向他,我见犹怜,任安看着这么诱惑的熊笑,佯装摇头叹息道:”唉,就你这营养不良的身材,我也不忍心下手呀。“

         “去死吧。”接过扔过来的枕头,任安笑得像只狐狸,一把凑到了她的面前轻啄了下小嘴:“不过我也不介意这么面黄肌瘦的你。”

         熊笑气极,怒目圆瞪,想用眼神杀死面前这般轻佻的男人。

         “好了,不逗你了,快穿衣服,这么诱惑我下去,就算是干尸身材,我也不会留情的。”更何况是这么丰满的,再呆一会就怕自己把持不住了,迈着大长腿就出了房门。

         熊笑好想哭,气哭的,怎么会有这般无赖的男人,她还是未成年好不好,还是祖国未来的花朵好不好。

         出了门,客厅里,任妈妈正在练瑜伽,任爸爸正安静地在一旁看报纸,看到熊笑出了门,任妈妈亲切地说:“小熊熊呀,肚子饿了吧,桌上有饭,还热着呢,快吃。”

         “妈,我要带她出去吃饭。”

         “去吧去吧。”

         任安牵着熊笑出了门后,正练着瑜伽的任妈和看着报纸的任爸纷纷停了下来,任妈坐在任爸旁边,拿起桌上任爸装了茶水的杯子小口地喝了起来。

         “这两孩子关系越来越好了。”

         任爸起身拿了另一个杯子装了果汁放在桌上,“是呀,小熊熊也是个大姑娘了。”

         “他爸,你说什么时候结婚好呀?”

         “都是孩子,这么急干嘛。”

         任妈拿着果汁,喝了一口,说道:“夜长梦多,宝贝媳妇被人先下手为强,到时你儿子会哭死的。”

         “那你说什么时候好?”

         “这事得和亲家一起商量才能做决定。今晚我们去亲家那吃顿饭。”

         任爸对于老婆的话一向都言听计从,老婆怎么说都坚决拥护,既然说今晚去,那今晚就一起去。

         带着熊笑来到了一间餐厅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摇曳生姿的美女,熊笑眼镜都直了,对着任安说:“前方有美女,不看白不看。”

         任安兴致缺缺,懒得回头,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玩着桌上的餐具。

         熊笑也不管他,定定地看着美女走近,最后停在了自己的桌前,正疑惑着,美女就开口了:“任安。好巧呀。”

         抬头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女人,皱着眉头说:“我们认识吗?”

         熊笑觉得任安这么对美女是不对的,不过要是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她一定会尴尬地走掉,可是,美女就是美女呀,轻轻一笑,毫不在意地重新介绍了自己,结果任安还是不买账,继续忽视地说:“没事的话,麻烦别挡着我们桌子的光线。”就在熊笑以为这美女要走得时候,美女竟然问任安要联系方式,这定力,这脸皮,望尘莫及呀,啧啧称赞。

         任安看着对面小熊崽一脸看戏的瞅着他们,顿时想拍死她,立马起身坐到熊笑旁边的位置,也不说话,双手环着她的腰,懒懒地靠在她肩上,闭目养神。熊笑尴尬地笑着,烂摊子别甩给我呀,我脸皮薄。

         美女这时好像才发现有熊笑的存在,笑着打招呼:“不好意思,我刚刚只顾着和任安叙旧了,没注意到你,不知怎么称呼?”

         熊笑正想回话,任安抢先回了:“我妻子。”

         这下,美女走了,熊笑郁闷了,“我什么时候成你妻子了?就算撒谎,那也应该是女朋友呀。”

         幽幽眯着眼,“你从出生的那刻,就是我任安的童养媳了,不就是一张纸嘛,就一个形式,要不要都无所谓,反正你都是我妻子。”

         “我才不要嫁给你。”

         “那等会你别吃肉了。”

         “不行,肉是我的。”

         “是我买的,不给你吃。”

         “我就要吃。”

         “我只给我媳妇吃肉,别人都不给。”

         熊笑咬牙切齿地看着他,很有骨气地说:“不吃就不吃,小气鬼。”

         服务员端菜摆在桌上,任安全都放在自己面前,慢悠悠地吃了起来,十分享受的样子,熊笑瘪着嘴望眼欲穿,可怜兮兮地说:“哥哥,我饿了。”

         “饿了呀?”

         “嗯嗯嗯。”点头如拨浪鼓。

         放下手中的筷子,十分欠扁地说:“除非你承认你是我小媳妇。”

         没等对面回答,自顾自地又吃了起来,熊笑闻着肉香,一早上都没吃过东西的肚子这会更饿了,眼巴巴地看着任安细嚼慢咽地吃着肉,一口一口地往自己嘴里塞。

         “我是我是。”终于理智战胜不了身体的饥饿感,没骨气地服了软。

         “你是什么呀?”

         “我是任安的小媳妇。”

         “真的?”

         “千真万确,十分准确。”

         “我可没逼你呀,是你自愿承认的。”

         “是我自己愿意的,不关你事。”

         “好了,吃吧。”任安大方地把肉全放在熊笑面前。

         不管了,天大地大,没有吃饱大,迫不及待地开吃,任安笑得一脸奸诈,将桌上的手机放进口袋了,这下看你还怎么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