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幽魂界主
    且不说这边洛萱儿对玉修的言行满腹疑惑,此时的天元上下却是乱成一锅。傍晚时分,太极殿忽然冒出滚滚黑烟,沾染上的弟子皆变得嗜血疯狂,四处破坏,稍过片刻尽化为干尸一具,甚为可怖。

     玄一、玄阳、南宫君墨三人并排而站,神情肃穆。五百年前,幽魂界主为祸苍生,人间界生灵涂炭,遍地白骨,然幽魂界主法力高强,人间界几无对手。后来天元派联合另外三大门派一起出手,设计围杀幽魂界主,奈何功力所限,无法将其灭杀,最后天元掌门与三大掌门献祭灵魂,才把幽魂界主封印在神剑无锋之中。后来四大门派经过商议把无锋镇于太极殿内,借助天地浩然正气镇压幽魂界主。

     而今五百多年过去了,一直平静无比的封印却忽然出现异动,隐隐间似有破封的迹象。似是发现了玄一三人的到来,那翻滚的浓雾停了下来,一个悦耳无比的女声从太极殿内传来出来:“转眼间五百年过去了,天元还是如此不堪一击。”

     “幽梦!休得猖狂!”玄一的脸色比玄阳还要阴沉上几分,幽魂界的妖魔虽说知晓幽梦被囚于天元,但奈何一直寻找不到确切的地点,今日此事一过,怕是天元再难平静了,况且由于情况突发,居然有数十弟子命丧于幽梦之手。

     “本宫今日便猖狂一把,尔等能奈我何?”幽梦不屑地说着,狂风骤起,黑云压顶,一股浓郁的黑气直冲苍穹,隐约间似有无尽厉鬼在里面哀嚎。数百天元弟子心惊胆战地围着那个不断传出厉啸的大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早就听闻幽魂界主的厉害之处,,却不知道竟然厉害至此。

     “肖端、肖晶,去吧。”玄一面不改色地吩咐道,肖端肖晶两姐妹相视一眼,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打出一个个印诀,加强封印。一道道水蓝色的光圈不停地飞进太极殿,然而过了半天那黑雾还是不见丝毫减少。肖端肖晶额头开始冒出冷汗,封印毫无用处。

     “呵呵,就凭这种小伎俩也想困住我吗?”幽梦轻笑着说道,“哼!不自量力!”她闷哼了一声,肖端肖晶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来,倒飞出去,一道黑气钻进二人的心口处。

     “幽梦,尔敢!”看到门下弟子受到重创,玄阳真人忍不住须发皆张,拔出剑就要冲进太极殿中,幸而玄华一把将他拉住,“师兄切莫冲动,我来处理。”言罢悠然地走近太极殿中。

     此时的太极殿已无平日的庄严之感,眼所见处皆是腐朽破败,宛如荒废了千万年之久。南宫君墨目不斜视地走过大殿,在殿中第三根柱子处随意地画了几道符印,接着踏进了凭空出现的传送阵。场景变换,转眼间就来到太极殿的地宫。

     “倒是好胆色。”幽梦讶异地说道,“本宫倒是好久没玩过了。”话音刚落,一个冒着黑色火焰的巨人从地下钻了出来。

     魂焰巨人,幽魂界有名的怪物,力大无穷,周身燃烧着怨魂之火,修士与之对战时稍不注意碰上一点身躯就会彻底被烧到虚无,灵魂则化成养料滋养魂焰身上的火焰。

     然而,魂焰巨人的难缠也仅针对于那些修为不高的修者,南宫君墨头也不抬,只是随手一挥剑,那个巨人登时就变成数块,倒在地上,黑色的血液流了一地,发出阵阵恶臭。南宫君墨微眯着眼睛,神情凛然。

     “幽梦,难道你就只有这点本事了吗?”南宫君墨心里的戒备更加强烈。若无绝对的把握,幽梦不会贸然冲击封印,虽然已过五百年,但幽魂界主狡猾之名仍然未被忘却些许。

     “游戏自然要慢慢来才有趣了。”幽梦满怀趣味地说道,“不过既然你这么着急,那便来吧!果然无趣太久,整个人都没耐心了。”

     “哼!”南宫君墨轻哼一声,跨过魂焰的尸体朝前走去。他走到一道石门前,按动机关,继续往里面走。转过几道弯,又过了几个石门,他终于来到封印幽梦的祭坛跟前。

     黑色的石台散发着古老的气息,一把无锋巨剑耸立其上,周身遍布符文,就连石台以及四周也涂满了各种颜色的符号纹路。在祭坛前有一个小石台,上面摆放着一块黑黢黢的木头。

     南宫君墨看着那块毫不起眼的木头,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凤凰木竟然出现了问题,怪不得封印会松动。现在只要重新激发凤凰木里面蕴含的神火,就可以让幽梦的计划落空。南宫君墨盯着凤凰木,心里默默盘算着幽梦可能使出的手段以及应对方法。

     “没想到凤凰木竟然会失效,对吗?”一个人影浮现在无锋上面,依稀可见那是一个身着火红衣裳的女子,火红色的长发如火焰般舞动着,她就静静站着,饶有趣味地看着南宫君墨,“自由的滋味真是让人期待,先让我的宠物们陪你好好玩玩吧!”

     幽梦纤指一点,三个身着古朴服饰的老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股死寂的气息弥漫充满了整个暗室。南宫君墨紧紧握住手中长剑。

     “这便是当年与祖师爷一起成仁的三位掌门吧?”南宫君墨淡然问道,接着不等回答就朝三人深深作了一揖。

     “明知故问。”幽梦伸了伸懒腰,“小乖乖,若是怕了就直说,本宫看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没准可以放了你一马。”

     “哼!要战便战,何须多言!”南宫君墨长剑一指,全身真气鼓动,整个地宫里刮起了狂风,吹得锁住无锋神剑的锁链叮当作响。

     慈云寺的方丈精通佛法、炼体,玄妙门门主善于推理布阵,花间派掌门妙手回春,生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此三人皆是五百年前的风云人物,虽然现在不过只是一缕游魂,但南宫君墨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就在他考虑如何下手时,那三人却是一个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攻了上来。最先出招的是玄妙门门主,只见他随手凝结了几面小旗往地面一扔,南宫君墨登时就陷入了幻境当中,他挥出一剑,剑光隐隐化作一道光线,一下子就破了玄妙门主的幻阵。甫一踏出阵图,慈云寺方丈的拳头也随之而至,他连忙往旁边一闪,而这时花间派掌门的招式也随着而到。只见地上突然生长出无数黑色的藤蔓,层层卷迭着朝南宫君墨缠来。

     南宫君墨不住地皱着眉,一派掌门果然不可小觑,况且他还是同时面对三个。他且战且退,一时间双方竟僵持了下来。

     “怎么?下不去手么?”幽梦轻声笑着,“这世上竟还有能让你顾忌不已的事情,当真令人惊讶。只是不知,此等让人诧异之事是否还有?例如是否有玄华真人心心念念不忘、惦念不休的......女子?本宫可是注意到了,真人今日所用之剑不过是寻常灵剑罢了。”

     南宫君墨闻言身子不住一颤,差点被慈云寺方丈的铁拳打中。他的脸色依旧平静,只不过那双无波的眸子已然生出一丝的戾气。

     “哼!胡言乱语!”南宫君墨不再顾及其他,剑招一变,同时把三人圈进剑光里面。刹那间只闻得震震嘶吼厉叫,过了好一会儿,那些让人心颤的吼叫声渐渐低了下去,而三大掌门也化作一阵黑烟弥散开来。

     南宫君墨警惕地盯着幽梦,然而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他微笑不语,就连南宫君墨重新激活凤凰木里的神火她也没有再发出什么动静。她的脸依旧模糊不已,那双血红色的琉璃眼瞳却神光流转,半是怜悯半是嘲讽地看着南宫君墨的一举一动,直至封印重新运作,她的身影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