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凤来董家
    红云漫天,残阳如血。古朴的城墙上满布裂痕,一路上哀鸿遍野,饿殍满地。云烟带领众人走进凤来城,抬眼望处尽是狼藉,人们看到他们就四散而逃,家家关门闭户,几个胆子大的偷偷透过窗户上的小洞打量着一干人等。“这便是凤来城吗?”一个弟子悄声说道,“凤来城不是号称祥瑞之地,繁华富庶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子?”

     “我想这应该就是妖孽肆虐的结果吧!”云烟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走,我们先去凤来董家。”

     董家世代忠良,乐善好施,深得治下百姓爱戴。董家代代单传,这一代凤来总兵名为董封逖,其父望其“封狼居胥,纠逖羣慝”,可惜这董封逖只喜醉笑江湖,快意恩仇,心不在朝堂在山川,又因年已25却无成婚之念,坊间更是传闻其喜好男风不爱红颜。

     云烟领着诸人穿过长而冷清的大街,不多时就来到董府。一片片的落叶洒在门前,紧闭的大门无人看守。一个弟子上前叫门,过了好半天才有人开门,待验过身份后才由几名兵士带着走近大厅。

     董封逖端坐在首座上,看见众人忙起身迎礼,“诸位上仙还请见谅,实是妖虐猖狂,非是董某人无礼。”

     “董公子说笑了。”云烟答道,当下分了主客坐下详聊。

     董封逖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墨黑的丝丝发缕不时随着动作带起的清风微微飘着,一袭宽袖蓝衣,使他看起来像书生多过守将,言谈动作间的轩昂志气更显得他雄姿英发。

     “董公子是说妖魔只对红衣女子下手?”听完董封逖细细述说了一遍最近的状况,云烟不禁陷入沉思之中,“这又是为何?”

     “不知道。”董封逖摇摇头,“每个红衣女子被掳走后第三天就会被挂在城头,满体鳞伤,死不瞑目。虽是妖魔所谓,可也太残忍了。”

     “妖邪所行必是妖魔之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天出言指责杨梦岚的女弟子开口道,言语中尽是高傲。

     “玉秋!”云烟呵斥了一声,“小辈无礼,让董公子见笑了。”

     “无妨。”不知为何,董封逖听到定秋的话后略有不满地皱了下眉头,不过很快就被他掩饰下去了,只不过言谈举止少了几分热情。

     正当双方正觉尴尬,一名军士忽然走进客厅,低声在董封逖耳边说了些什么,眼神却是忽闪不定地看向云烟等人。

     董封逖静静地听完军士的汇报,眉头越来越皱,不发一言挥手打发了那个军士,欲言又止地看着云烟。

     “董公子可是有什么事?还请尽管吩咐!”云烟内心隐隐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赶紧出言。

     “非是凤阳有事。”董封逖仔细斟酌着说道,“而是贵派弟子遇到妖魔,7名弟子皆被掳掠。”

     “什么?”诸人皆是一惊,一时间满室喧嚣,议论纷纷,唯有杨梦岚安静端坐,似乎天元弟子被掳走和她没什么关系一般。

     “都给我安静!”云烟无奈地扶了扶额,“董公子见笑了,门下弟子行为无端,还请包涵。”

     “无妨,无妨。”董封逖呵呵假笑了几声,“他们也只是因为关心同门罢了。”

     “就是呀师叔。”玉秋上前去拉着云烟的袖子撒娇道,顺带着还给杨梦岚抛了个鄙视的眼神,“我们可不像某些人,听到同门遇难连一点表示都没有。”

     杨梦岚抬起头来,定定地盯着董封逖看了一会儿,淡淡开口道:“董总兵虽是面有忧色但报信之时神情淡然,想来董总兵所忧之事与被掠弟子的安危应无太大干系,或者说董总兵不认为我门下弟子会有危险,既如此,我缘何忧惧?”

     董封逖嘴角忍不住牵出一丝笑意,他微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下杨梦岚,“姑娘果然观察入微,不知姑娘师承何人?”

     “家师声名不显,不闻于世,董总兵恐未曾听闻。”杨梦岚答道。

     董封逖似笑非笑地看着无华,“若连玄华真人也算声名不显之辈,那么世间又有几人算是闻达于世?”董封逖轻摇羽扇,“听闻玄华真人新近收了一个新弟子,想必就是姑娘了,那把白剑应该就是无华了。”说罢又似想起什么般朝她递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

     玉秋等人都目瞪口呆地站立当地,云烟只是苦笑摇头,自看到无华她就知道杨梦岚就是自己的小师妹了,不过无华的名声在外,被认出来了难免会给云璃和玄华真人惹来些许闲言碎语,加上杨梦岚为人低调,她便一直装作不知,如今却一下子就被别人拆穿。

     “江湖险恶,妖魔狡猾,云璃修为低下,师父未免担心,暂借无华,以图心安。”杨梦岚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坦然而答,“董总兵能否告知门下弟子所在,我怕等得久了难免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