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阻
    黑色的小猫灵巧地跃下石头,不停地嗅来嗅去。“喵?”小猫疑惑地歪着脑袋,没有吗?可是明明已经闻到味道了呀!“喵!”一团黑色的物体砸向小猫,吓得它忙朝一边躲开。炸开毛,弓起腰。气势汹汹地瞪着前方。

     “喵呜?喵呜!”只见它呆了一下,转眼间就扑到了那团物事旁边,一口咬了下去,喉咙间发出愉悦的声音。

     “西瓜,真乖。”杨梦岚抚摸着西瓜身上柔软的皮毛,“沈青棉和花堪折在哪里?”

     西瓜抬起头,奇怪地看了一眼杨梦岚,好奇怪,十七怎么变漂亮了?西瓜歪了歪头,比起自家那个毫无常识神经脱线的主人,十七真是靠谱多了,最起码知道西瓜大人喜欢吃鱼。想到这,西瓜甜甜地叫了一声,叼起地上的大鱼,昂首挺胸地走在前面。真希望她能和沈青棉好好说一声,西瓜大人一点也不喜欢胡萝卜,更不喜欢吃青菜。

     繁花满地,绿草依依。花堪折慵懒地半躺在花枝间,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的丝线,而线的另一端则绑在沈青棉的脚上。他悠然得眯着眼,神情闲逸地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沈青棉气愤地瞪着花堪折,手不停地拆着脚上的那根该死的绳子。明明看上去那么细小的丝线却用什么方法都解不开,而且另一端居然还拿在花堪折那个死人妖手里,简直是叔叔可以忍婶子也忍不了。

     就在她低下头准备折腾的时候,西瓜叼着鱼走了过来,讨好地蹭了蹭她。铲屎官,西瓜大人可是把十七带过来了,快夸我一下吧。西瓜甜甜地叫着,尾巴甩来甩去拍着她的手。

     可惜,沈青棉却完全没有理解西瓜大人的内心想法,只见她嫌恶地看着那条黑色大鱼,无奈地指着西瓜大声控诉:“嘤嘤婴,西瓜你好恶心,居然又吃臭臭的鱼!快给我放下啊!臭死了臭死了!”

     西瓜愣了一下,嫌弃地白了沈青棉一眼,傲娇地留下一个孤傲的背影飞奔而去。真是太丢喵脸了,西瓜大人怎么摊上了这样一个主人?活到现在还没饿死真是上天庇佑的原因对吧?西瓜大人受伤了,西瓜大人生气了。

     杨梦岚看着沈青棉,最后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眼里的淡漠也被暖意代替。“谁?”沈青棉耳朵一动,接着抬起头就看到了正对着她微笑的杨梦岚。“十七!”沈青棉惊叫了一声,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飞奔而去。

     然而,她却忘了脚上仍绑着一根丝线,线的另一端还被花堪折紧紧抓住,于是,可怜的花堪折猝不及防之下便从树上跌了下来,沈青棉也跑到一半就摔倒在地。

     “喵呜。”刚刚把鱼藏好的西瓜一回来就看到眼前这幅景象,忍不住把头埋进爪子里面,真是太让喵郁卒了。

     “十七!十七!”花堪折直挺挺坐起来,忽而哭忽而笑地大喊起来,“我只当此生再也见不到你了。”

     夜色凄迷,雾拢烟华。积雪簌簌地从枝头落下,洛萱儿板着脸,瞪着面前阻拦着自己的玉修。晚上在花园闲逛的时候,她看见杨梦岚偷偷溜了出去,想起了早上玉秋他们在花园里遇见妖怪的事情,心中不禁起疑,谁料到刚出府门就被玉修拦下来。

     “师弟这是何意?”洛萱儿不满地看着玉修,又想起他救了自己一命,口气又软了下来,“师弟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屋里闷,出来透透气,没想到会碰上师姐。”玉修挠挠头,“不过还好遇上了。”

     “什么意思?”洛萱儿盯着他问道。

     “师叔是好人,师姐也是好人。”玉修劝道,“师姐回去吧!现在你也追不上她了。”

     “呵!”洛萱儿冷笑道,“师弟真是宅心仁厚,那日奋不顾身地来救我,今天又阻止我跟踪杨梦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她和妖魔勾结了?”

     “师姐这话可就诛心了。”玉修皱了皱眉眉头,“师叔是玄华上仙的弟子,又怎么会做出和妖魔同流合污的事情,那天救我们的人是她,杀了如姬的人也是她。”

     “可是每次她都全身而退了。”洛萱儿悠悠说道,语气不屑,“就算是云烟师叔也未必能做到的事情她偏偏做到了。”

     玉修无奈摇头,“师姐可是怨恨当日玄华上仙收了师叔为徒?”

     洛萱儿脸色骤变,当日那一幕在脑海里回映,从小到大,她都未曾受过如此耻辱,而且还当着那么多的人。她强按下愤恨,僵硬地笑道:“师弟何意?可是在指责我对玄华上仙不满?当日上仙虽未收我入门墙,但我只会怨自己没有那个命,又怎么会嫉恨同门?”

     “如此便好。”玉修似没有察觉到洛萱儿的心口不一,开心地走近她身边,“就知道师姐不是那样的人,其实祸福相依,师叔作为玄华上仙的弟子也未必是福气,天下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呢!”他轻声感慨道,接着又苦笑一声,这种事情何时轮到自己操心了,况且师叔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两人并肩而行,明亮月光照射在雪地上,显得更加清冷。洛萱儿最终还是忍不住疑惑,轻声问了出来:“那天你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救我?”

     “我有一个姐姐,她也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不过后来为了救我死了。”玉修憨憨一笑,“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