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如姬
    天,阴沉沉的,压抑得让人恐慌。北风飒飒,卷起地上的残雪,干枯的草丛在风中无力地摇摆着,老树枯枝摇荡。天,阴沉沉的,压抑得让人恐慌。忽而一道流光自天际飞来,落在树林间。乌云,老树,枯草,残月。几座断裂开的石像倒在地上,白色的蛛丝随风而动,说不出的凄凉。杨梦岚冷艳看着被枯叶覆盖的石阶,尽头处便是山神庙,洛萱儿几人就被关在那里,而那里亦似有什么东西若有若无地在召唤着她。

     压下心头的悸动,杨梦岚拔出自己的剑,一步一步地拾阶而上。

     山神庙内,残破阴森的神像早就不知被丢去哪里,神庙外表虽破旧了些,不过内里却是一派靡靡之相。一个身着蓝色宫装的女子慵懒地躺在软床上,几个面红唇白的半裸少年或斟酒或捶腿或掰几个果子递进她的嘴巴。台下,是穿着各色衣裳的妖魔,一个个的在豪饮纵歌。

     洛萱儿几人被绑着吊在空中,底下是一个黑黢黢见不到底的深洞,令人望而生畏。宫装女子似笑非笑地盯着身穿红衣的洛萱儿,一杯接着一杯地饮酒,眼神愈加阴冷下来。

     “曾经有一个贱人也喜欢穿这样颜色的衣服,”女子轻声开口,庙内瞬间安静下来,只余下她婉转又夹杂着无数怨恨的声音,“不过她可比你好看多了,”女人自嘲地看着洛萱儿,“比所有人都好看,而且还很会装迷糊,贱人!”一声脆响,手中的就被已被她捏碎。

     “既然如此,你尽管找她的麻烦去,为什么还要为难我们?”一个男弟子挣扎着开口,“而且……而且我们又没有穿红色衣服!”

     “闭嘴!”洛萱儿气愤地喝到,“堂堂天元弟子,怎可对妖魔低头!”

     “说得好!”蓝衣女子浅笑嫣然,说不出的妩媚动人,“不过我如姬生平第一恨的是红衣女子,第二恨就是你们这些自诩正道实则肮脏不堪的伪君子了。不过,要我放过你们却也不难…..”如姬眼光灼灼地盯着洛萱儿看,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这般出身高贵的美人儿,想必是冰清玉洁凡俗男子难以接近的吧?那我便将她赐给你们,若是你们能把她调jiao得听话顺从,那我放过你们又有何妨?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哟。”言罢洛萱儿几人便被放到地上。

     柔媚入骨的言语说出的却是世上最恶毒的语言,洛萱儿身子一震,绝望地看着几个眼露凶光的同门,故作镇定地说道:“你们切莫听她妖言惑众,她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师兄你们醒醒!”这时,一个弱小的身子挡在洛萱儿身前,“同门相残可是门规不允的!”

     “玉修让开!”先前开口求饶的弟子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少年,“我们怜惜玉贞师妹还来不及,怎么会做出同门相残的事情?”

     “我不让开!”玉修看着眼前变得狰狞而恐怖的同门寸步不让,他咽了咽口水,“你们要欺负玉贞师姐,先打死我再说。”

     洛萱儿内心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前的小小身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若是当着我的面让你被打死,那不是给师父丢脸了吗?”随着清冷声音出现的是几具妖魔的尸体以及几块破碎的山石。白衣、霜剑、银色月光,一个翩然如仙的女子立在门口,身型虽瘦小,却仿若天地立于眼前。

     女子冷冷扫了一眼被吓呆了的妖魔,眼光略过洛萱儿及玉修时才带了一丝暖意,“你很好。”她开口赞道,待看到那几个意图不轨的男弟子时神情更加冷峻起来,“至于其余人等,待回到山门玄阳长老自会处置。”

     而此时如姬也收起了媚意,严肃地看着杨梦岚,心里是说不出的恐慌和厌恶,以及一阵无力,“你是何人?”

     “玄华之徒,天元云璃。”杨梦岚凝神回答,眼前这个女子给她的压力太过强大,完全不似寻常妖魔,“你又是谁?我看你非妖非魔,更非人族,身上隐隐带有仙气,你究竟是何人?”

     “玄华的徒弟?”如姬说起玄华时,神情里多了些许无奈些许幽怨,“云璃?这名字为何让我想起了那个贱人呢?他又为何收你为徒?”说到最后,一股煞气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妾身不才,做过数百年头的小仙,而今虽然谪落,却也不是你这小小筑基的修士能敌的。”

     “能不能敌可不是嘴巴说说就算的。”杨梦岚横剑胸前,一步一步走到洛萱儿跟前,“等一会儿带她走!”她低声对玉修说。玉修悄悄点了点头,蹲下解开洛萱儿的绳索,警惕地看着四周。

     “谁要你来救?”然而洛萱儿却毫不领情,恶狠狠地看着杨梦岚,“休想我对你感恩戴德!”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就算死在这里又关我何事?只是别连累了旁人。”杨梦岚随手把自己的长剑扔掉,刚好掉在玉修的手边,拔出了无华。如姬的神色在看到无华时愈加难看。

     “看来他对你这个徒弟可真是上心。”

     剑影纷飞,蓝色的长袖如同鬼魅般迎向剑影,一时间庙内飞沙走石,惊叫连连,那些个妖魔吓得屁滚尿流,纷纷杂杂地挤向出口,玉修赶紧趁此机会,拣起剑拉住洛萱儿也跟着那些妖魔逃出去,奈何门口太小,大家都被挤在一起,慢慢地往前移动着。

     就在他们差一步走出大门时,如姬一掌拍飞了杨梦岚,一把抓住洛萱儿,把她甩向那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早就说过了,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穿红衣的女子了,你以为逃得了吗?”如姬冰冷的话语传入耳里,洛萱儿不禁一阵哀凉。“而你,也逃不掉的,就算你是他的徒弟也要死!”

     “师姐,我不会让你死的。”玉修坚定的话语拉回了洛萱儿的思绪,她看着这个清秀的少年,忍不住流下眼泪,而后就是左肩传来一阵剧痛,自己和玉修越离越远。

     “不!”洛萱儿尖声叫起来,最后看到的只有玉修心满意足的笑容。

     “怎么会是你!?”就在洛萱儿悲痛欲绝时,如姬又难以置信地尖叫起来,她呆呆愣愣地看向如姬,又看向杨梦岚,发现杨梦岚的面纱不知掉向何处,额间火焰形状的印记鲜艳欲滴。

     “怎么会是你?你居然没死!居然没死!”如姬如癫似狂地笑着哭着,声音里满是怨恨,“不过,今天我一定要让你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轮回!”

     杨梦岚怪异地看着一下子变得疯狂的如姬,毫不怠慢地把无华插回剑鞘,双手掐诀,身型也随着舞动起来,“一醉三千年,魂回时,却道当时几多愁与怨。”杨梦岚吐出一口鲜血,一只凤凰自身后显现,而后扑向了如姬,而此时如姬也终于完成招式,一道蓝汪汪的刃光飞向凤凰。

     两者相撞,登时整座山都震了几震,那些还留在原地的妖魔刹那间灰飞烟灭,而余波向四周扩散,一排排的老树倒下,就和地震了一样。待得烟灰散尽,唯有小妖几只、深洞一个,如姬和杨梦岚洛萱儿已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