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壹拾叁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到了我下班的时候。

     白子在徐夫人拿走寒月之后就很古怪。

     也不能说他古怪,毕竟他本来就不怎么正常。他在我反应过来他手里的那个小瓶子里装的是徐夫人的血并成功的炸了毛之后笑得一如既往地灿烂与欠扁。不过我总感觉现在的白子有哪里不太对,可要我仔细说我又说不上来。

     我走出玉苑,回头还能看见白子蹲在椅子上跟我挥手道别。

     一直到我到家,我都想不明白这出现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索性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毕竟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什么。回到住处后简单整理,又看到了挂在衣服上的“金乌骨”吊坠。

     白子这家伙太不靠谱,不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就算了,还想蒙我说这是金乌的骨头。我就算什么都不懂,这也不可能是金乌吧。不说金乌是什么太阳的神灵之类的吗?总之就应该是稀有珍贵品种,这么就送给我,当我傻呢。

     不过仔细看来,这白色的小坠子也很精致讨喜,摸起来光滑又温暖,让我很喜欢。于是我翻箱倒柜的捣腾了一阵,找了条编饰品的黑褐色绳子,用这颗“金乌骨”坠子加上几颗小白玉珠,编出了一条手镯戴在了右手腕上。黑色编绳加白色珠子,看起来挺好看。我对这个新作品十分满意。

     我这手用绳子编活扣饰品的能耐还是苏北禋手把手教出来的。苏北禋是我小时候的一个邻居,学考古的大学生,神神叨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神棍。他会的事情也不少,琴棋书画先不说,他还会编绳捏面人,用细长的草叶编蚂蚱胡蝶之类的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功能加强版的民间艺人。院里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他,因为从他那里总能讨到好玩的东西。

     这一番折腾下来,我也累了,于是便在楼下明老先生家做饭的声响之中睡了过去。

     此时此刻我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工作清闲,工资又高的吓人,生活平静又有奇异的事情满足我对诡异事情的好奇心。我现在觉得留在玉苑真是一个极为正确的选择,希望我的生活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当然,此时的我不会知道,一觉之后,现在的古怪平静的生活将被打破。

     ……

     我睡得迷迷糊糊,被手机吵醒,才发现睡觉前又没关手机。挣扎着去摸手机,就算我现在是个昼夜颠倒的家伙,但是我仍然是个起床困难户。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趴着“张艺茹”三个字。

     我松了口气,看来这傲娇已经忘了生我的气了。

     “小歆子!~”一接起电话,那充满了元气的娃娃音就在我耳边炸了出来“啦啦啦我想你啦!你有没有想我啊!我放假在家好无聊啊,别的人都比我开学早啊,我们学校暑假太长了现在我在家都快长毛了。我想来找你玩儿吧,还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爸今天又出去玩儿了还只带着我老妈不带我……”

     ……很好,我揉着耳朵淡定地接收着来袭的音波,她完全不记得要生气了。“那你现在在干吗?”

     “我在无聊。我能去找你不?”

     “我又该去上班了。”

     “我就知道!……小歆子,本宫要无聊死了怎么办……快来救驾啊!我可不想一个人上街转,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凄清寒冷,萧瑟悲凉。我也不想一个人在家扣电脑扣手机,一天到晚和电器宅在一起迟早会因为受到的辐射过多而发生基因突变的。我一个人在家还容易吃吃吃,在学校食堂里一个学期减下来的肉在家几天就吃回来了!我……”

     “停,打住。你再这么说下去我的手机听筒很可能就会因为震动频率过于频繁而牺牲。”

     “你的槽点真不文艺,充满了现充的本质……那你什么时候可以陪我出去玩儿啊……”

     我感觉隔着手机我都能看见对方的怨气:“我要上班……”

     “……玩……”

     “夜班……你把我吵醒的这么早我还真是要感谢你哦。”我瞅了一眼表,十六点十分,真是……还能再睡一小觉。

     “哎呀,不用谢,咱俩谁跟谁吖~”

     ……喂!

     “小歆子是好人,你九点才上班嘛,现在还早,陪我去步行天街逛逛……”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是好人。”

     “走嘛走嘛,我去找你。”

     如果不答应可能就会陷入电话骚扰的事件中……看来我不用想着再睡一小觉了。

     “你赢了。快一点,太晚了让我迟到我肯定会扁你。”

     那边顿时传来一阵响动,只听见张艺茹吼了一句“小歆子我爱死你了”,之后就是一阵东西扔来扔去落地的响声。

     ……

     三十分钟后,我被张艺茹拉着走在步行天街上。

     也真亏了她有办法这么快,不过那位被她催了一路还忍着没有爆发的的哥大叔真是好涵养,那个看到张艺茹这神烦终于下车的表情简直动人。

     我被张艺茹拉着,一家店铺接着一家店铺的逛,像一只上了无限发条的陀螺,根本停不下来。爱逛街的人历来如此可怕,我真想不明白凭张艺茹那刚刚及格的体育成绩是怎样把我累成狗、在街上跑一天半天的。

     “艺茹,这家你最喜欢的饰品店不进去了吗?你别待会儿转一圈之后还要再回到这里看,我会累死到这里的。”

     “哎唔,唔(我)差点嘟(都)没看见这里还偶(有)一喳(家)店了。”艺茹捧着大杯甜品,叼着棒棒糖两眼冒光“gogogo,以(里)面的那个小叭(摆)件好萌。”

     我看着这孩子冲进去,不由得望天。她是玩儿傻了,还是吃糖吃傻了,每次必看的店也能忘。我觉得艺茹今天可能是嗨过头了,从见面起便一直在吃糖。害得我都想先准备几瓶水,省的她糖吃太多脱水皱缩了。

     “小歆子!快来帮我看看,这两个哪个好看啊!”

     艺茹在那边举着两个不同的摆饰向我挥手。

     “来啦来啦。”我无奈,提着大包小包向那家店门口走去。因为刚才走神走得太厉害,完全没顾及到旁边有什么,于是就成功地撞上了别人。

     有东西落在地上。旁边站着紧皱眉头的白衣男子。

     嗯……

     我怎么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