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大胆】
        “喂,拜托力气再用大一点好不好?”

         姜白被吃瓜弟子握住右手食指,神情不慌不忙地说道。

         他早就看出对方的修为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以一元境的实力想要掰断自己的庚金指,实在是有些困难。

         “你……”

         吃瓜弟子表情僵在了脸上,心里暗吃了一惊,只觉得自己掌心里握住的不是一根能够轻易掰断的手指,而是一根硬铁!

         他见姜白年纪轻轻,穿着打扮又十分普通,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姜白放在心上,只当做普通人对待,此时才发现自己错了,脸色微变,想要松手,却又碍于面子,不肯松手。

         这家伙……明知掰不动我的手指,为了面子却还要死撑着吗?

         既然你不愿意主动放手,那么就让我来帮你松手把!

         姜白从刚刚来到这里就被两个家伙先后奚落,所以心里面是有些生气的,不过是送一封信而已,只因为自己看起来不像什么名门大派的弟子,所以就要出言不逊吗!

         从弟子的行为就可以看出,明月山庄的素质恐怕高不到哪里去!

         姜白心中微怒,气息在下元丹田处缓缓聚集,紧接着,一股热流升起,轻车熟路地沿着他体内的手太阴肺经向手指的方向冲去,云门,中府,尺泽,经渠,太渊……一个个穴位犹如一个个节点,经脉中运行的热流每到一处,便增快一分,增强一分,眨眼间,已然冲到了姜白的食指指尖!

         “啪”地一声!

         吃瓜弟子仿佛不小心触碰到烧红的烙铁一般,右手飞快地松开并且扬了起来,在半空中用力地甩动,嘴里一个劲道:“好痛好痛!好痛啊!”

         姜白数月以来修习《庚金神指》,金者从革,他体内脉气都偏于攻伐,当初成功开辟下元丹田之时,就曾经一直裂开青石,此番运转脉气,仅仅稍稍外放,便已将吃瓜弟子的右手割伤数十处,鲜血瞬间流淌了出来。

         “你竟敢在明月山庄的地盘伤我们的人!”守卫弟子见同门受伤,心里先吃了一惊,随即噌地撤出佩刀,刀尖对准姜白,伺机待发。

         姜白见状,暗骂对方袒护同门,分明是吃瓜弟子先动手,自己只不过是正常还击而已,对方已然抽刀,姜白不得不抽出了从毒刺猬那里缴获来的匕首。

         正在这时,明月山庄两名弟子身后出现一人,容貌阴柔,衣着华美,他一把分开两名山庄弟子,来到姜白面前,面带烦躁道:“这里是明月山庄的地盘,谁活腻歪了敢在这里撒野!”

         “邵师兄!”

         “邵师兄!”

         两名明月山庄弟子看到邵骏,立刻都露出了谦卑的表情,各自向邵骏施礼退到一旁。

         邵骏看都懒得看两人一眼,摆了摆手,算是将二人打发,随即抬头望向了姜白:“是你在我们明月山庄的地盘闹事?”

         “我只是送一封信给广寒仙子戴月柔,阁下怎么称呼?”姜白不卑不亢地说道。

         在邵骏打量自己的时候,姜白也在打量着面前的人,相貌倒还算英俊,只是有些阴柔,穿着比一般的山庄弟子好上许多,从刚才两个弟子的恭敬态度也能知晓,这个家伙在明月山庄的地位不低,至于修为,姜白看不出深浅,凭直觉来讲,姜白觉得这个人比自己要厉害许多许多。

         “你问我?”

         邵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呵呵,告诉你也无妨,我的师父乃是东海月名山庄庄主,江湖人称妖王戴九智,我是戴庄主的关门弟子,姓邵名骏,江湖人称‘快刀手’的便是。”

         姜白摇了摇头:“哦,原来是快刀手邵骏,以前没听说过。”

         邵骏神情一滞,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越发冰冷:“呵呵,在下学艺不精,江湖上并不出名,却不知小兄弟姓字名谁,师承何处,为何胆大包天敢给我们戴庄主的千金送什么情书!”

         “我叫姜白,至于门派……”

         姜白想了想,白眉师傅临走的时候说过,门派什么的,自己随便起一个好听的就行了,什么好听呢,总不能真的叫“从不段更门”或者“小黄书帮”吧?

         想了一会儿,依然没有什么头绪,姜白只好诚实道:“我的门派还没有想好名字,师父叫什么我也不清楚。”

         邵骏的脸沉了下来。

         他盯着姜白,冷冷说道:“你想死吗?”

         “我不想死,我只想送信,自始至终,都是你们明月山庄欺人太甚。”姜白不卑不亢地回答。

         “呵呵……好好好,如你所愿!”邵骏冷笑着转身,背对着姜白道:“你不是想给广寒仙子递情书吗?有本事,就跟着我上船。”

         “不去。”

         姜白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我又不是傻子,方才已经得罪了你们的人,现在若是随你上船,无异于羊入虎口,要杀要剐,都随你们了。”

         姜白说着,慢慢后退了三步,在邵骏等人诧异的目光下,双手在嘴边摆出喇叭筒形状,对准楼船最高处大声喊了起来:“广寒仙子戴月柔姑娘,我有一封信和一件礼物要交给你,请你亲自下船来取……”

         邵骏都傻掉了,差点没一头摔倒在舷梯上面。

         这小子疯了吧,莫非真的以为站在河岸上,明月山庄的人就不敢动他了吗?

         邵骏扭回身,想要狠狠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顿,谁料一回头,就见姜白的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过来……

         “小兄弟,敢这么大胆追求戴仙子的,你是第一个!有魄力!”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戴月柔姑娘一定会被你的真情感动的!”

         “加油,我们点沧三侠看好你!”

         “兄弟,需不需要帮忙,老哥闯荡江湖二十年没别的本事,就属嗓门特别大!”

         ……

         苍水河岸,本来就聚集了无数江湖侠客,明月山庄的楼船因为戴月柔的关系,一直是这些江湖汉子注目的对象,方才姜白和山庄弟子冲突的时候,已经被不少人发现,这会儿见姜白在舷梯下“真情告白”,顿时蜂拥过来一大批人,有的起哄,有的看戏,有的则跟着姜白一起高喊了起来……

         与此同时,遥远的沧水一边,几艘巨大的风帆缓缓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