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再见】
        吴天狼最近一段时期心情十分糟糕。

         他年纪在四十岁出头,原本是青州一代丐帮四代弟子,数年前因为违反帮规被革出丐帮,之后就一直在中州、青州交界一代做些拐卖绑票的勾当,临沧城是他活动的主要地点。出身武学鼎盛的丐帮,虽然吴天狼在帮中地位并不高,但靠着巴结六代长老,也学得一套“五虎断门刀法”,离开丐帮后,吴天狼依靠这门功夫成功开辟自身下丹田,踏入一元境,成为附近州县贼匪中的核心成员。

         几年来,临沧城一代,除了红莲寺的武僧和扬威镖局的镖师不能惹以外,吴天狼一伙匪徒倒也无所畏惧。然而好景不长,今年年初,神宵城六扇门苏谦苏捕头还乡,领了临沧城江湖神捕总捕头的职位,大肆整治临沧城治安,吴天狼一伙人起初还妄图反抗一番,却不知苏捕头乃是三花聚顶境界的高手,接连折了无数人手,最终饮恨逃出城池,流落到城外蛰伏。

         最近一段时日,吴天狼觉得风声已经过去,本来想要重整旗鼓,不料数日前忽然被一个神秘高手找到了隐蔽藏身之处,交给他一个简单的任务:查出是谁在城外荒庙练武功,并用一切手段阻止其再次出现在荒庙!

         “已经半个月过去了……”

         吴天狼带着两个手下隐蔽在距离荒庙不远处的路边,面带焦虑。他们选择的隐蔽之所恰到好处,无论是谁,若从临沧城方向来荒庙,必然要经过三人面前的小路。然而十几天下来,并无一人路过。

         五月的天气炎热无比,林间蚊虫不断,吴天狼的两个手下“蔫狐狸”“毒刺猬”早已经苦不堪言。

         二人早年亦是丐帮入门弟子,追随的头目就是吴天狼,当初吴天狼犯帮规也有两人一份,所以一并被革出了丐帮,算是吴天狼的心腹,也对吴天狼的手段了解颇深,所以不敢有任何怨言,不然的话,即便神秘高手没有对二人出手,吴天狼也会让他们两个死的很难看!

         “当家的,喝口酒吧,太阳都奔西边儿去了,我看今天肯定没人过来了!”毒刺猬掏出个酒葫芦,轻轻打开塞子,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脸陶醉的表情。

         吴天狼烦躁地摆了摆手,脸上表情阴郁。

         整整十五天,自己三人都没有完成神秘高手的交代,喝酒?命都要没了,还有心思喝酒吗?

         直到此时此刻,吴天狼仍然记得面对交给自己任务的神秘人时,感觉到的那种由内而外的战栗和恐惧!那种境界是的威压,他只在当初丐帮大会上,远远看到丐帮帮主乔布施的时候才感受到过,而与乔帮主相比,神秘人的气息更加血腥,更加恐怖,仿佛那些佛教壁画上画的的地狱恶鬼一般!

         吴天狼深刻地知道,自己必须毫不懈怠地完成神秘高手的吩咐,若有半点异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刺猬,你他舅的少喝两口,那黄酒是留着擦蚊子叮咬的地方的!”蔫狐狸挠着身上一颗颗红肿小包说道。

         毒刺猬白了蔫狐狸一眼,没好气道:“谁让你怕热穿那么少的!看我跟当家的,都穿的长袖长裤。”

         “我肉少,蚊子要叮也是叮你!”蔫狐狸说道。

         毒刺猬正要回击,忽见前方吴天狼身子一紧,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二人急忙住口,齐齐向小路延伸出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布衣少年背着书袋,快步向荒庙的方向走来!

         吴天狼目光中闪过一丝精芒:“来了!”

         ……

         自从老爹误会自己和秀秀约会以来,十几天过去了,姜白还是第一次来荒庙。

         走在荒草丛生的小路上,姜白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个多月以前,自己还是什么武功基础都没有的普通人,和秀秀小胖一起嚷嚷着要学武功,要当大侠,而一个多月后的今天,自己居然真的初步开辟了体内下丹田,一只脚踏进了武道的门槛。

         “唉,以后要怎么和老爹解释呢?”

         姜白心里一阵苦恼,老爹以为自己在和秀秀处对象,结果自己却神不知鬼不觉踏入了武道一元境,走上了爹娘最反对自己走的习武之路!

         “还是先不要告诉家里,等以后……嗯?”

         走在小路上的姜白心里忽地一动,停下了脚步,目光疑惑地向路旁的灌木丛中望去,但仔细看去,除了丛生的杂草外,并没有什么东西!

         屏住呼吸,姜白用心倾听。

         除了鸟鸣、虫鸣、风吹枝叶晃动的声音,再无其他的声音!

         “难道是错觉?”

         姜白摇了摇头,或许是最近练功太过用力,对周围的环境有些敏感了,不由得笑道:“写小说的时候,总有类似的情节,大侠走在幽静偏僻的小路上,忽然站住身形,表情自信地说一句‘出来吧,我早已看到你了’,于是反派就狼狈地跳了出来,被大侠一顿教训!这样的情节用的多了,也就不新鲜了,以后再写类似的情景时,我可以稍作改动……”

         一边在脑子里面构思着小说,姜白一边继续向荒庙走去,不多时,便来到荒庙破败的断墙边。

         透过断壁残垣望去,里面是一株被手指戳了许多洞的可怜古树,一个简易的煎药用的炉灶,正殿的墙角处还藏着几包草药和小胖的《铁罗汉功》,这货怕被家里发现,所以放在荒庙不敢带回去,秀秀的《落英十三剑》藏在另一个地方,自己送她的木剑倒是带回了家里……好吧,直到现在姜白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削一柄木剑送木匠的女儿!

         什么是班门弄斧,什么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不过看秀秀的样子,似乎很喜欢我做的木剑!”没用多久,姜白就完成了自己此行的目标,两本功法全都带在了身上,还有自己剩下的几包药,都带回去藏到城里。

         全都收拾妥当,姜白走出了荒庙的残垣,回过头,最后望了一眼这处荒凉却有满是记忆的地方。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