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12.12.12.12
    看到对方认出了自己,阿喀琉斯一点也不惊讶,同样友好的伸出手,回握着安普洛斯。

     人和神都看不出来他的模样,半神却可以。原来这就是古河神腰带的弊端,不过也无所谓,因为他很喜欢这个半神。

     “我不是神,我叫安普洛斯,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跟着酒神来到这里,刚刚只是想看看特洛伊,却怎么也看不见。”

     阿喀琉斯温和的笑笑,为他解释:“那里已经被神祗包围了,越来越多的神盘旋在上面,他们散出浓雾隐藏自己,也隐藏了特洛伊。谁都能看出,很快就会有一场恶战。”

     的确,飘荡在空中不同寻常的气息,有的人战战兢兢,有的人热血沸腾,神已经降临,这一场十年的浩劫,很快就会有个结局。

     没等安普洛斯回答,阿喀琉斯又问:“可是你为什么也来了,如果说神祗来是要选择一方战斗,你又是来做什么?”

     安普洛斯眨眨眼,声音轻快,“如果一开始是陪伴酒神的话,现在应该是为了遇见你。我早就仰慕你的名字了,大英雄阿喀琉斯。”

     听到安普洛斯的话,阿喀琉斯忍不住笑起来,“我可不是大英雄。”

     说着,他张开双臂,向安普洛斯展示着自己,“如你所见,我不过是一个落魄的统帅,阿伽门农轻视我,我早就不参与战争了,到现在也是等待着战争结束,回到自己的家乡去。”

     安普洛斯笑了一声,看着地上的沙子摇头。

     阿喀琉斯奇怪的看他,“你笑什么?”

     安普洛斯抬头,眉毛高高挑起:“我笑你虚伪。”

     阿喀琉斯怔住,他是希腊人的主心骨、特洛伊人的噩梦,即使是敌人也只敢赞美他,绝对不敢造次,第一次听到一个人明目张胆的批评,他反而没有生气,耐着性子问,“为什么?”

     安普洛斯向前走了两步,看着灰白的大海。

     “你渴望战斗,所以遭到了侮辱也不愿意离开;你关心自己的战队,所以才会在这个能看到特洛伊的地方和我相遇;你害怕被人发现,所以对我说谎。阿喀琉斯,我说的对吗?”

     阿喀琉斯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你看着个子很小,却很聪明、也很勇敢,就像奥德修斯。”

     安普洛斯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不,我可没他那么奸诈,我这都是小聪明。”

     阿喀琉斯笑的更开心了,他本来就反感奥德修斯,少年的话正好说在他的心坎上,阿喀琉斯更加喜欢眼前的这个蓝瞳少年。

     一时兴起,安普洛斯跟着阿喀琉斯在海岸走了很久,甚至都接近希腊人的领地了,他们聊的起兴,突然听到一阵轰隆的声音。

     闪电疾速落下,天空一瞬就变黑,狂风大作,到处混杂着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嘶吼,安普洛斯震惊的看着天上,阿喀琉斯比他反应的快,迅速把他压在身下,严密的保护着他。安普洛斯的脸压在沙子上,有锋利的沙子划破了他的脸,一阵痛感传来,他也没法顾及这些,安普洛斯的心咚咚直跳,刚刚虽然只是一瞥,但他还是看到了。

     持雷电者,万神之父宙斯。

     闪电来无影去无踪,只留下熊熊大火和不断哭喊的人们。

     阿喀琉斯抬头,皱眉看着不远的海岸,声音低沉:“宙斯发怒了。”

     是的,宙斯发怒了,因为阿波罗和波塞冬不听从他的命令,还是插手了这场战争,所以他降下雷霆警告他们。然而神祗可以自保,无辜的人们却在这场天灾里绝望哭泣。

     安普洛斯缓了缓受惊的心情,慢慢爬起来。阿喀琉斯搀扶着他,在看到他脸上的血痕时愣了一瞬,“你流血了。”

     说着,阿喀琉斯伸手在安普洛斯的脸上轻柔的抹了一下。如同众人对待海伦,阿喀琉斯也温柔的对待安普洛斯,美人总会引起人们的无数怜惜,即使他们的心肠比毒蛇还可怕。

     阿喀琉斯的手还没收回来,一阵风荡过,安普洛斯便不见了。他惊讶的四处查看,再一抬头,发现安普洛斯和一个金发天神站在一起。安普洛斯被紧紧的搂在天神怀里,脸上也满是惊愕,天神对他怒目而视:“阿喀琉斯!你居然敢亵渎我!”

     随即,阿喀琉斯就明白了眼前是哪一位天神,他卑躬屈膝、虔诚的弯腰,“我没有,酒神。我刚刚是在保护他。”

     事已至此,他也明白了这两人的关系。没有说亵渎“他”,而是亵渎“我”,可见安普洛斯在他心中有多重要。

     狄俄并不信任他,转过头来看受惊的少年,安普洛斯急切的指着自己的脸,“刚刚闪电落下时,我也差点被波及到,是阿喀琉斯救了我。他看我脸上流血了,才会这样,没有你想的那样啊。”

     狄俄看看安普洛斯,再看看地上平静和他对视的阿喀琉斯,心里也知道是自己错怪对方了,但看到安普洛斯这么急着维护对方,他心中的怒火一点没平息、反而燃烧的更旺。

     冷哼一声,挥下一道风刃,阿喀琉斯皱眉,应该是非常痛的,因为安普洛斯看到他的手上出现了一大道伤口,甚至隐隐可见白骨。

     安普洛斯大惊,责怪的推了一下狄俄,“你做什么!”

     狄俄却不管他,带着他飞回到城内。

     连他都要好不容易才能碰到的地方,居然被那个半神轻易就触摸了,酒神表示很不爽。一想到安普洛斯推他的动作,还有不赞同的神情,他就更生气了。

     不惩罚他一下,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究竟做了多可恶的事,如果不是他真的没有私心的话,管他是不是神的儿子,狄俄一定让他当场碎尸万段。

     安普洛斯第一次对酒神有了意见,如果是平时,他一定百依百顺,可狄俄居然伤害了刚刚救他的人,而且这个人马上就要上战场了!

     安普洛斯越想越生气,转过身来指责他,“所有人都知道阿喀琉斯很快就要重归特洛伊战场,而且这是他生命的最后一站,你居然还伤害他!更何况他什么都没做啊,只是保护了我,保护我也有错吗?”

     狄俄危险的眯起眼睛,平时他不会表现自己对安普洛斯的怀疑,可今天他被气昏了头。

     “生命的最后一站,这件事除了神祗没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安普洛斯呆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狄俄向前走几步,逼近他,“安普洛斯,我的爱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神祗之间的事呢?比如佩罗卡森林,比如古河神的腰带。”

     安普洛斯睁大双眼,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狄俄笑道:“忘了告诉你,古河神的腰带只能给神的后裔佩戴,除了流着神的血液的,不论是什么,戴上都没有作用。可是你,安普洛斯,你和它契合的那么完美,你还要告诉我,你只是个普通人吗?”

     安普洛斯紧张的冷汗频发,一步步后退,眼前的人又一步步逼近。他漂亮的眼眸因为紧张不停的向右看,却找不到合适的回答。无法,他只能低下头,躲避狄俄的逼视。

     狄俄生硬的抬起他的下巴,因为痛感,安普洛斯皱了下眉,下意识的,狄俄就减小了力度,但还是不愿意放他走,继续逼问:“说啊,为什么?”

     安普洛斯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他再一次推开狄俄,眼神变得幽深,“我是神祗的后裔,那又怎么样?我从没探求过你的过去,你又为什么对我的过去这么在意?我遇见了你,爱上了你,心甘情愿的和你在一起,不够吗?我的过去早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现在和未来,如果你一定要执着于过去,那我应该再好好考虑下我们的关系,因为我不知道你是爱我,还是爱我的身世。”

     说完,安普洛斯便转身回了房间,他害怕酒神还会追上来问他,但幸好没有,狄俄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另一边,希腊人再度战败,连他们的保护神都被囚禁在宙斯的雷霆之中。阿喀琉斯的挚友来劝他,他却一直坚持着最初的要求:阿伽门农要亲自来道歉,他才会重归战场。

     万王之王,阿伽门农统帅着所有的国王和王子,他是绝不会轻易低声下气的,即便十年的战争眼看着就要结束,他投入了自己国家的所有战力、财力,即使快要失败,他还是抵死不承认当初的错误,不打算放下他可笑的所谓尊严。

     阿喀琉斯的挚友帕特洛克,是一个只有十八岁的男孩子,他脸上的绒毛还没褪去,青涩的面庞在战场里尤为显眼,虽然长的稚嫩而且像女人,但没人会笑话他。因为帕特洛克高贵的身份,还有他如传奇一般的朋友——阿喀琉斯。更稀奇的是,他长的和安普洛斯有点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