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
        对于连假面的寒心,对无能的愤怒,对识人不清的懊恼,对现今环境的无助,她现在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怎么可以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托付给一个只认识了几天的人,怎么可以无条件的信任一个靠铁腕手段登上巅峰的人,怎么可以浪费三个月的时间、一点点走进别人的圈套中?

         顾盼从没这么冷静过,她现在的处境就是四面楚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和凯因·巴勒德的名字彻底捆绑在一起,如果她离开这里,所有人都会认为她和于连是一伙的,没人会帮她。

         现在能够帮她的只剩下西蒙,可她没法联系他,于连手中有星网影子,哪怕她在星网上回个评论都能被发现,更别提联系西蒙,她不能让于连发现端倪,更不能把西蒙置于危险之地。

         越分析越心惊,越心惊越绝望,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没有任何道路可走了,好像不管怎么看,她都只有一个选择,继续依附于连。

         ……好窝火啊。

         顾盼长出一口气,将胸中的郁结吐出去,眼神也清明了几分。

         这就是于连的打算,把她逼得退无可退,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她乖乖留在这里,就算这些都不行,他手里不是还有子智环么。

         顾盼冷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幸好她还有一层伊芙的身份,现在皇家学院就是她唯一的突破口,在那里多学习星际知识,让自己变强,再加上认识一些人,说不定就能打破现在四面楚歌的状况。

         现在于连在她心中的信任值已经降为负数,她打定主意,不管于连再说什么,都不能再信了,同时,也不能让他看出来她想反抗,不然她一定没好果子吃。

         因为睡得太晚,第二天起来,顾盼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连于连说了什么都没听清。

         “啊……啊?”

         于连奇怪的看着她,“昨晚没睡好?”

         顾盼眨眨眼,“有一点,你刚才说什么?”

         “下周学院开学,在那之前咱们就要搬过去,尤金已经去派人去打扫了,你也收拾收拾,把你想带的东西交给07,让它带过去。话说回来,07呢?”

         顾盼淡定回答:“它去施肥了。”

         其实她是怕07一个不小心露出猫腻,所以找个理由把它支出去,估计07正在花园里委屈的种蘑菇吧……

         于连的清闲日子彻底过去,以往顾盼起的最早,现在她是最晚起床的,除了用餐时间,她基本上见不到于连,而且庭院里的人越来越多了,希尔斯、尤金、菲尔、格兰特,这四位最近存在感很强烈,只要出门,必定会遇上四人中的一个,希尔斯还是很绅士,尤金和菲尔依旧面瘫,反倒是格兰特,一改之前的态度,对顾盼很是热络。

         “哇,生长系啊,这个异能很厉害的,我以前上学的时候总是被一个人压制,他是学院第一,他的异能就是生长系,回回我都打不过他。以前还没毕业的时候,我还听说过你呢,那时候你就很有名,怎么样,过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更厉害了?要不要和我打一场?”

         “……不打。”

         格兰特皱眉,“为什么?怕输?放心啦,虽然我曾经是学院第二,几十年过去,我也很生疏了,就用学院的比赛模式,不会伤到你的。”

         拜托!她从没学过怎么使用异能,要是真打了,她还不立刻被甩上天?!

         顾盼很有自知之明,继续摇头道:“不打,你总在这儿待着干什么,你们将军没给你分配点任务?”

         格兰特挠挠头,“分了,但不着急,听说你在这种草,我就过来看看。”他才不会说真正的原因呢,被顾盼顺毛很舒服这种理由……绝对要藏到肚子里。

         顾盼默,“这不是草,是药。”

         格兰特瞥了一眼旁边的“杂草”,眼里立刻放出光芒,“毒/药吗?!”

         ……为什么他会这么兴奋。

         顾盼看了看他左臂上的血口,拔下一根草药,递到他手里,“磨碎了敷到伤口上,一晚上就好了。”

         原本没有那么大的功效,但因为人们的身体太逆天,连带着治愈速度也跟着翻了好几倍,人们普通的伤口会自行治愈,他人所致的却不行,还是需要药物治疗,越强的人造成的伤口越难治愈,也不知道这小子去哪打架了。

         格兰特一开始不敢接过来,但看着顾盼就这么大喇喇的用手拿,他才接住,然后狐疑道:“不是毒/药,还这么厉害?”

         顾盼笑呵呵的,“试试就知道了,如果是毒/药,大不了废一条胳膊,然后让凯因给你装个新的。”

         顾盼本来是在开玩笑,但格兰特一听,看着手中草的眼神立刻亮了,“好!我这就回去试试,有效果了再来找你!”

         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

         格兰特踩着风火轮一般跑远了,顾盼还蹲着,她转头看向满园的草药,不知不觉间已经培育了那么多,也要多亏于连这里的顶级设备了。

         曼陀罗、乌头、半夏、天南星、断肠草,以前还真没注意,原来这里有毒的草药也不少,虽然爷爷从没教过她毒/药配方,但害人永远比治人简单多了,随便弄个一锅乱炖,出来的就是标准剧毒汤。

         顾盼边想边笑,07默默瞅着她,不知道主人又怎么了,笑了一会儿,顾盼站起来,指挥07挖了几根已经成熟的温性草药,然后就施施然的回去了,至于刚刚看到的几味毒草,她连看都没看。

         还不到那地步呢,如果真到那个地步,她再考虑考虑吧。

         以前的顾盼每天除了吃睡就是看智环,连最爱的草药都不怎么看望了,可自从晚宴结束,顾盼立刻变得勤奋起来,好像又回到了pg2333,每天都在研究草药、更深层的学习星际通用语言,还有了解星际常识,她和将军一样忙,07不禁老怀欣慰,主人长大了呢。

         相比07,顾盼很是焦头烂额,她的时间太少,伊芙上了八十五年的课程,怎么可能只靠一周就全都学会,不得已,她只能从最基础的看起。

         幸好其中有很多是成年人立刻就能看懂的,她还不至于看的太吃力。

         07想了想,还是过去提醒顾盼,“主人,很晚了,快睡觉吧。”

         顾盼眼都没睁,还在用脑电波读书,“我不困,你休眠吧,不用等我。”

         “噢……”已经好几天都是这样,07也渐渐习惯了。

         不知过了多久,微弱的气息传过来,顾盼陡然睁开眼,于连回来了。

         他总是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重新回到军部,要忙的事情应该很多吧,所以他就顾不上看着自己了,说不定……这就是她逃跑的最佳时机?

         这个念头一起,顾盼立刻把它压了下去,她手上的子智环无法解除,这也意味着不管她逃到哪个星球,只要于连轻松下个指令,她立刻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逃跑没用,只能智取。

         问题是,怎么智取……

         一想到这个问题,顾盼就无比心塞,她从没这么懊丧过,曾经看过一个年代久远的恐怖电影,里面的女鬼无处不在,不管人们怎么努力、怎么抵抗,最终都是死路一条,她现在就是这样的处境。

         心情沉淀到底端,顾盼蹭的坐起来。

         不行!不能放弃!于连就是再厉害,他也只是个人,还没升级成神呢,她也是人,凭什么就一直被他控制着?只要仔细、只要努力,肯定能找到离开的办法,然后……哼,都到这地步,也不能怪她不仁不义了。

         最后一句其实是过过嘴瘾,她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报复于连,除了给他下毒。可他俩也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她连解剖小白鼠都要做将近两个月的心理建树,杀人……她绝对下不了这个手。

         顾盼叹了口气,时间已经到深夜了,这里的夜晚很长,不知道是不是星球特质的原因,好像这里人们的睡眠也很长,如果没人叫她,她可以睡到天亮,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十四个小时,顾盼走到窗边,准备看看夜景。

         “嘶!……”

         好冷啊,顾盼忍不住抱着胳膊,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不对啊,她一般感觉不到冷,而且这还是恒温控制的室内,刚刚彻骨的冷意,放到外面都能把人冻僵了吧。

         冻僵……顾盼瞳孔猛地缩紧,她打开窗户探出身子,视线在黑夜里快速的搜索着,倏然,她感觉到身后如针扎一般的刺冷,顾盼立刻转身,西蒙就站在她身后,07身上则覆盖了一层薄冰,西蒙先看了看这个房间的陈设,然后才看向顾盼:“怎么样,这几天想明白了吗?”

         顾盼目瞪口呆半天,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你你你连这儿也能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