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夜幕来探
        “千书,此事的来龙去脉可告知我?”云盛书温润如玉的眸光落在玉飞华身上,轻声一叹,刚才他召了京都三品以上的大臣在御书房议事,不少人上奏告御状,指责来仪公主任性胡来,竟将楚王引到她召开的宴会上,这让他实在有些心累,如今近况不比十年之前,他大权被强势的大臣分散,皇权轻而臣权重。

         云盛书知道自己女儿是什么样的,虽然如今性格有些古怪,却仍旧是细心稳重的。

         “我在习剑的时候,有人避开宫中侍卫,闯入我宫,告知我让歌儿醒来的关键在华儿身上。”玉飞华华装贵服,仿若少女的容颜美艳依旧,一双眸子同云瑶华格外相似,却流转着不一样的妩媚风情,“他告诉我楚王会去找华儿要她的血。”

         “那人是谁?”云盛书眉头微皱,皇宫的守卫天下无双,能避开重重守卫,定然是天下有数的高手,看样子又似乎和来仪有所纠缠,不知到底是何人。

         “我的侄儿……江湖百草堂少主韩语歌!”

         ····

         来仪宫的台阶上,云瑶华衣裳散乱的饮着酒,酒坛子滚在四周,她的眼神迷离狂乱,唇角明明含着一抹笑,却透出无尽苦涩。

         精心的谋划因为他突然的出现险些毁于一旦,她知道是自己不够细心,可是那种恶心的感觉怎么也挥之不去。

         “公主,别再喝了。”赢无双再度提着几个酒坛子过来,实在是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喝酒,岂不是浪费了今夜的月色?”她笑呵呵的说,可是赢无双因她的话忍不住抬头看天,一片黑压压的乌云,没有什么美妙的月色,只有如她此时心境一般的冷沉。

         他的眼中有着一抹化不开的悲伤心疼,长风夜下,美人萧然,美丽的女子染上哀愁,眼中如秋水的清透就是圣人也要跌落红尘。

         “楚长笑我恨你,窦寇琼,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孩子……”她手上的酒坛子忽然的就跌落在地上,迷离之间,她低声的呢喃落入了赢无双的耳中,她有过楚长笑的孩子这事他知道,可是再次听到她这番似恨似怨又似乎还带着未曾褪尽的爱意的话,他的理智仅是在刹那间被结束。

         他并不狂乱,而是小心翼翼的凝视着醉酒的美丽女子,虽然浑身的酒气,可是醉饮江湖的他也总是喝酒,这些酒气对他而言反而比醉人的花香更醉人好闻。

         “公主,殿下……来仪,瑶华。”他轻轻的说着,蹲下身,抱住云瑶华,那倾城之颜无比清晰的印在他的眼底,红唇吐着芬芳,无声的引诱着他亲吻下去,半睐的眼睛也透着一种忧伤而宁静的清远,那是映出她心中悲伤的眼神。

         一直看着,他终究还是没胆敢放肆的轻薄心中的人。

         单手伸到云瑶华的颈后,将她揽到怀中抱起来,感觉怀中清瘦的女子,忍不住轻声一叹,她太瘦了,瘦的让他几乎感觉不到有任何重量。

         轻手轻脚的将她抱入宫殿之中,不惊动任何人,而后忽然有一阵冷风袭来,躲开之后一个飞镖落在云瑶华的耳边。

         目光一冷,赢无双夺门而出飞跃上宫墙,与楚长笑冷冷相对。

         “又是你。”

         “是我又如何?”楚长笑颇为无赖的笑着,眼中却冷光凌厉。

         “不如何,不过想问一句,你招呼我的时候就不怕伤到她?”赢无双实在不懂得这个男人心里想什么。

         “不会伤到她。”楚长笑淡然的说道,“跟我来吧。”说完他就飞掠着身影朝宫外去。

         赢无双也不多话,跟上去。

         然而宫殿内一道黑影掠过……

         ——————

         本该是在睡梦中的云瑶华忽然睁眼,眼神清明哪有半点醉酒的模样?

         她看着身侧一直凝望她男子,于是坐了起来,目光冷然:“韩语歌?”

         男人容颜清隽,堪称绝色美男子,哪怕胸膛半露,带着不着边的放荡笑意,那也是风流倜傥的绝世风采。

         “是我又如何?”韩语歌靠近云瑶华,撩起她脸庞边的一缕发丝,笑容妖媚,他轻轻在云瑶华耳边吐气,“我终于找到你了。”

         云瑶华眼睛一瞪,巴掌抡过去:“滚你妈蛋!”

         调戏她?活得不耐烦了啊!

         “五年没见,脾气越来越大了……”温热的气息说不出暧昧,云瑶华却觉得这男人脑子秀逗了,感觉不到赢无双,她不知道为什么脾气差劲极了,他定然是被调虎离山,让谁给骗走了。

         随手拿起床上的暗器扔向韩语歌,云瑶华又想起当年那个纵酒狂歌的夜晚,便是那个夜晚让她与他分道扬镳。

         “我脾气大你不是知道的吗?别来说什么好听话,以前我拿你当兄弟,哪里知道你是个龙阳之好的伪君子。”

         “我不是喜欢男人,我是喜欢你。”

         这一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并没有让云瑶华感觉到感动,反而觉得内心堵得慌,不知为什么,这一刻她反而对赢无双牵肠挂肚了起来。

         若是他在,韩语歌只怕不敢这么放肆了,可若不是当时他将她带去韩语歌那里,韩语歌也不会认出她。

         “你是想干什么?为什么来我这里!”云瑶华皱着眉头,目光满是埋怨和不解,“我不想看见你,你懂不懂。”

         “可是我想看见你!”轻缓柔和的声音带着羽毛般的柔顺,云瑶华看着他的眼睛,忍不住微微出神,这是一双极好看的眼睛,流畅的线条,眼尾处微微上挑,勾勒着男子天成的风流姿态,无处不勾人。

         一瞬间,云瑶华也被惊艳到。

         下一刻忽然发现窗外站着她的母后,她却立刻推开了他。

         身姿优雅的由窗口飞入宫殿内,看见两人暧昧的姿态,玉飞华面上一寒:“语歌,华儿怎么说也是你表妹,你放尊重些,不然我不会看在你母亲的面上客气的。”

         “姨母多虑了,我曾与她在江湖结识,叙叙旧,不是您想的那般。”韩语歌收敛了他那副玩世不恭的风流,便会清清淡淡的神情,若不是见过刚才的浪荡,云瑶华定然会认为这是一个仿若谪仙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