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他又来做什么?
        “楚帝身份尊贵,便是喜爱一只小猫也不能让它欺负到头上去,还是杀了算。”似乎不知道楚长笑意有所指的说她,云瑶华笑得格外妩媚,那波光潋滟的秋水美眸清盈盈的,即使这样也不能遮盖她眸子深处的冷意。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她似乎又变了。

         他见过她骄纵的模样见过她华艳的风采,这般淡然而冷冽的站着,便轻轻松松夺了一片天地光彩的自在却是他从未见过的。

         离开了他,离开了那个困住她的楚宫,她似乎活得更加好了。

         杀妻之仇,害子之痛,他妄想抛到脑后的痛苦这一刻似乎又涌现在脑海中翻滚,可是他也忘不掉她一笑倾城时令他心动的妍媚。

         红颜祸水……

         唇角含着淡笑,楚长笑用容颜的平静压抑住内心的酸涩苦痛。

         他不后悔没杀她,却在想她为什么攻下他的王国的时候不杀了他。

         是为了报复而折辱,还是为了情恨难两全而放过?他想不到,因为女人心,海底针。

         当目光移到赢无双身上时,看着这个俊美冷漠的男子,他头一次生出危机感,面对这个风采卓绝不下于他的男人,他更有吸引云瑶华的资本。

         赢无双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天凤王朝的第一公子,能文能武,更是战场之上的绝世战神,他见过赢无双染血时的狠历,此时换了一身服装,倒是显示出几分绝世翩翩佳公子的风采。

         可是再怎么斯文,也改变不来这个人表皮下是个杀神的事实。

         楚长笑也只是看了一眼,一个对他女人求而不得的男人,他还是懒得去瞧。

         云瑶华说得极狠,她话里的意思根本就是要和他拼个你死我活,她懒得想楚长笑如今对她的心思,离了楚宫,渐渐淡忘楚宫暗无天日的记忆之后,她也慢慢把楚长笑放下,再情深的女子也经不起负心郎的欺骗和背叛,况且她本就凉薄。

         一刀寒光惊心魄,身如惊鸿姿似舞。曼妙而赏心悦目的刀招带着逼人的杀气。

         云瑶华先向楚长笑的下盘砍去,对方脚尖一点施展轻功退后,一个转身卸掉冲击力。

         能巧妙淡写躲过她的刀,比起五年前,他的轻功长进许多。不过也是,她进楚宫被条条框框束缚,他却能日日习武强身健体,当年她武艺胜他许多,如今的差距只怕拉近,甚至被他赶超。

         她被师傅誉为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可是也未必能天下无敌。

         眼光冷厉一凝,她内劲由经脉运至手中,再以刀为媒介,发出气劲,楚长笑后仰躲闪,然而一丝长发还是被余波削掉。

         楚长笑看着云瑶华,心知她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心一横,也发出一掌内劲。

         云瑶华另一只手握住刀刃,以刀为盾防御住楚长笑的进攻,未退一步。

         轻挑眉间,云瑶华松了口气,看来楚长笑的武功还没有她想象的高,如今的她要取他首级虽然有难度,却也未必不能。

         “楚国余孽,放下刀剑,不然下一刻便让尔等命丧于此!”御林军流水一般的冲进来,有的护卫住受伤的闺秀,有的围住刺客,其中的精卫围住了楚长笑,刀剑相逢,杀气重重。

         云瑶华退出包围圈,墨黑的眸色淡若天光,她知道这些人困不住楚长笑的,除非她或者赢无双出手,否则楚长笑要走要留是随他便。

         眸光转动环顾全场,见到除了个别闺秀受伤,并没有死亡,这才松了口气,她举办春风宴除了想要在京都闺秀中挑出好苗子为她左膀右臂之外,还有一事便是为了竖立她的威望,如今发生了这般事故,只怕朝中大臣要议论纷纷了。

         “放他离去。”天空一道明黄的身影掠过,玉飞华雍容高贵的身姿出现在高台上。

         “母后?”云瑶华惊呼道。

         “见过天凤帝后娘娘!”楚长笑十分优雅的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玉飞华的神色格外冷,她对着云瑶华说的,“华儿,给他一滴血。”

         玉飞华暗中传音云瑶华:“有人秘密告诉我楚长笑在这,还告诉我只要给楚长笑一滴你的血,那么你皇兄就苏醒有望。”

         “帝后娘娘如何知道我是为此而来?”楚长笑的惊愕似真似假,让玉飞华也搞不清楚那人说的是真是假。

         “无需多问,我会让你安全离开,你也需告诉那人,别忘了他的承诺。”冷哼一声,玉飞华到现在仍旧是看楚长笑这个她曾经连知道都不知道的女婿不顺眼,光是拐了她的宝贝女儿,害她女儿失身伤心就够让她痛恨他一辈子了。

         只是如今她沉睡三年的儿子苏醒有望,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了解楚国的背景,蛊术邪功在其疆域之中格外盛行,让云瑶华交出一滴血也许都有些危险,可是为了云遥歌的苏醒,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云瑶华听闻之后,也不问,唤人取来一个玉瓶,一刀划开自己的手掌,一串血珠滴落玉瓶之中,接着利落盖上瓶盖,扔给楚长笑。

         “你倒也不怕。”楚长笑似笑非笑的神色不改雍容天成的王侯贵气,透着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邪气。

         他的风流不羁中似乎多了妖一般的邪意。

         云瑶华笑意清浅,却犹带几分冷然:“目的已成,你改离开,这么多闺秀因你而伤,不杀你已经很好。”

         两位皇室权贵的做法让人猜不着用意,一众书香门第自恃聪慧的女子不敢多言,却暗想定然要将春风宴上的种种告知长辈,她们目光尚且短浅猜不透,可是族老们未必猜不透。

         楚长笑眼中瞬间多了几分厉色:“云瑶华,你的无情我还真见识了。”

         云瑶华这个娇女的骄傲曾碾碎成尘,零落芳华,早就找不到曾经的一往情深了。

         遥遥前尘往事,既然以别,她就不会再回首,哪怕是错。

         一丝难言的情怀浮上心头,点在眼中,染得曼美的眸子也黯淡。

         “我朝公主,其是你可揣测中伤?”一道剑气射向楚长笑,赢无双不再保持他一直的沉默,俊美的容颜上迫人的压力竟还胜过楚长笑。